只是不夠愛自己.png

 

叮噹-只是不夠愛自己

 

詞:葛大為

曲:呂至傑

誰喜歡被稱讚獨立

生活穩定 偶爾旅行 缺少個人關心

並不是對愛情抗拒

要忘記你 比想像中艱辛

 

當我從臉書上發現你不愛我的事實,我竟然不是去想為甚麼你和她在一起,而是我檢討起自己哪裡做錯了。

 

看著她標記你的名字,說著甜死人的情話,還有下面每一則回覆的調侃和羨慕,都在我心底刻下一道一道的傷痕,再往前翻,從你的每一則貼文中看見她出現的蹤影。

 

我在那個背景是我們說好要一起去的海灘,她穿著小洋裝戴著草帽,牽著你手的頁面,停了好久。

 

 

 

你說,你忙希望我可以學會自己去上班,所以我學會了吵醒你搭公車,學會了騎機車,學會了開車。

 

你說,你會對機械之類的事情很不在行,所以我學會了自己換燈泡,修水管,通馬桶。

 

你說,你喜歡會煮菜的女孩子,所以我學會了煮中西式的菜色,就連你喜歡的西點和甜點都學了一些。

 

你說……你說……每一個「你說」的背後,都有一個我努力的理由。

 

我開了你的相簿,裡面滿滿的是我和你的合照,看著那些勾畫著未來藍圖的字句我們曾經的打情罵俏、賴在你懷裡叫著你「傻瓜長頸鹿」的溫暖大家起鬨的留言,我懷念起沒有變質前的時光。

 

在薄薄的假象還沒有撕破之前,我可以假裝你是愛我的,可以假裝我們之間沒有她,可以假裝我很堅強,可以當作你的支柱,可以很獨立的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包辦那些讓你表現的小事,可以在你同事面前開著你的車,載著喝醉的你回家……

 

只是那些曾經,都像是泡沫一樣,一個一個的破滅在我的眼淚中。

 

我點了右上角自己的帳號,然後選擇了註銷這個帳號。

 

 

 

因為我知道,自己會有空沒空就滑滑你的臉書,看你是不是發了甚麼動態,在哪裡打卡,有誰按了你讚,或者看你上線沒有,上線了多久,最後憂鬱的默默把蒐尋紀錄刪除,回到現實。

 

或者打開LINE的動態首頁,看你是不是換了新的照片,還是發了甚麼動態,如果發現自己看不見你的動態,就開始猜想是不是被封鎖了,還是你和她過得多麼幸福的不讓我知道。

 

或者看著那些自己被標記的照片,下意識地走往和你曾經走過的街道上,然後明明只是要散散步散散心,但卻又把自己往回憶的漩渦裡推。

 

忘記愛一個人很難,但我不得不。

 

而那些不得不,每一筆劃都盈滿著我的傷心。

 

 

 

我從來不讓人擔心

連說放棄都能堅定到 你深信不疑

但其實還走不出去

眼看著你 擁抱新的戀情

 

我很獨立。

 

我從不讓身邊的人擔心我,一直到遇見了你,我才能讓自己被看見柔軟的那一面。讓你看見我喜歡柴犬,看到柴犬都會忍不住停下來看看,然後拍張照;讓你看見我抱著絨毛娃娃,賴在床上磨蹭它;讓你看見我除了上班畫的淡妝以外,也是像一般女孩子會試試其他的風格;讓你看見……

 

但現在,能夠讓我變成撒嬌蟲,偶爾耍耍小任性的人都沒有了。

 

我很冷靜,身體很冷靜的做出決定,刪除照片刪除動態還有刪除帳號,可是心卻忍不住那種被挖空的感覺,侵蝕著自己每一寸理性,甚至我沒辦法控制眼淚,明明不應該哭的,可是卻不由自主地從眼眶中掉出來,弄糊了我臉上的妝。

 

「你還好嗎?」坐在我旁邊的小如姐趴上了OA辦公桌的隔板,看著我身體顫抖著,可是手卻近乎瘋狂地不斷在頁面上點著,即使我知道註銷帳號後,所有的動態和照片都會消失,但我還是執著地把有關他的一切隱藏起來。

 

我點點頭,然後點點頭,眼淚掉得更兇了。

 

小如姐伸手摸摸我的頭,「我知道你發生甚麼事情了,去走走吧。」,我轉頭看著她,緊閉的嘴唇才吐出哽咽的聲音。

 

「哭吧……等等哭完我們去吃樓下好吃的草莓鬆餅,跟他說草莓要雙份,奶油也雙份好嗎?」小如姐走過來,蹲在我的辦公桌旁邊,轉了我的椅子,然後抱著我。

 

我把頭埋在她的肩膀,然後大哭起來。

 

「草莓……草莓要三份,還要加蜂蜜……」我一邊哭一邊說。

 

「好好好,再加蜂蜜!」

 

其實我現在根本甚麼都吃不下,只是為了掩飾我的脆弱,做一種徒勞無功的掙扎。

 

即使我覺得,掉眼淚是一種自我療癒的過程,讓那溫熱滑過臉頰,然後在臉頰蜿蜒著,那表示有那麼一部份的我,被安慰了,有那麼一部份的遺憾,就這樣釋懷了,就像是沙灘上的足跡,被浪撫過就變平整了,即使是深深的坑洞,慢慢的都會變淺,最後一片平靜。

 

但,偏偏有些地方,無法被安慰,無法釋懷,也不想釋懷。

 

那個地方,滿滿的都是傷,永遠不會癒合,永遠都是那樣子的張牙舞爪,用著那每一橫豎的深深淺淺來彰顯那些刻骨銘心。

 

那部份是我一直假裝的堅強。

 

 

 

也許只是不夠愛自己

才一再而再勉強自己

反覆提醒應該前進,我不是沒有盡力

如果只是不夠愛自己

又何苦跟回憶過不去

說再見而已,不必那麼真心

 

主管讓我放了好幾天,中間怎麼放假的就不用多說了。

 

從公司走出來後,我沿著街道走著,經過熟悉的麵攤正噗嚕噗嚕的滾著熱水,常去買茶的飲料店老闆娘在門口掃地,每次經過那扇雕花黑色鐵門的時候都會汪汪叫的小狗趴在門下,露出鼻子在門外面打著鼾……他們都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地球依然轉著,時間依然一分一秒的跳著,每一樣人事物都像往常一樣過著自己的生活,只有我的世界靜靜的崩潰著。

 

就好像宮崎駿的天空之城結局一樣,當希達握著巴魯的手,對著飛行石念出毀滅咒語「巴魯斯」的瞬間,那一塊一塊的崩解墜落,然後消失在虛空之中,伸手想抓住些甚麼,可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逐漸地消逝在遠方,最終皆不可見。

 

我走進便利商店,漫無目的地逛著,最後站在櫃台眼神失焦的看著櫃檯後面的菸酒。

 

「小姐,請問……你要甚麼?」便利商店的店員問了我話,我才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這個店員身上,他高高瘦瘦的,但看起來很結實,眼皮一單一雙,笑起來左臉頰還有一個酒窩。

 

我看著他靦腆的樣子還有笑起來的溫柔,跟放棄我的他重疊在一起,「你叫甚麼名字?」

 

「叫我……Lan就好,那小姐,你在搭訕我嗎?」我眼前的大男孩很大方地說了他的名字,但是還是有點害羞地抓抓頭。

 

「給我,一包DUNHILL,長的。」我沒回答他,開口要了一包菸,一包他常在陽台抽的菸,看著和他相似的笑容,想念起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道。

 

「好的,這樣85元。」Lan刷完條碼,然後給了我一個打火機,因為你有搭訕我,所以打火機送你。」

 

我給他一個疑惑的表情,Lan把菸和打火機再往前推了一些,「我覺得妳看起來很傷心,看你的手指跟一些小地方也不像是會抽菸的人,所以送你一個打火機。」

 

我點點頭,接受了這個大男孩的細心。

 

「你應該菸少抽一點,然後去花蓮散散心,那裏空氣好,還可以去七星潭看看海。」Lan笑了笑,然後又抓抓頭,「因為我是花蓮人,如果要去可以找我。」

 

我對他笑了笑,「聽起來好像是個不錯的地方。」,然後轉身離開。

 

「欸,小姐,你的名字呢?」在我要跨出門口的時候,Lan從背後叫住我。

 

「我叫Wei。」我轉頭看著Lan,看著他似曾相似的溫柔笑容,還有笑起來瞇瞇的眼睛,然後眼淚掉了下來。

 

「傻瓜長頸鹿,再見。」

 

 

 

也許我的勇氣,還不足以站在你的面前,對著你說再見。

 

這是我,不願不想,但卻唯一能做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