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愛情故事-內傷

 

林健輝-內傷

 

作詞:管啟源
作曲:蕭煌奇

 


是如願以償,還是一個安慰獎
你抱著我哭了一場,那麼的悲傷
我想我們的肩膀,靠起來有點像
你從我身上,借點安全感
 

我和她相遇,是在我家巷子後面的公園。

 

記得那時候下著雨,雨滴不大,就像是電影裡面會隨風四散的綿綿細雨,如果搭著Adele的迷人聲線,修飾那飽含雨水的背景音,然後撐著傘散步在人行道上,獨享這個空曠的公園,那應該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但很不巧的,我的女朋友在凌晨三點傳了「我們分手吧」的訊息給我,然後封鎖所有的聯絡管道,自己蒸發掉自己,在我的世界裡面登出。

 

接著上班出門皮鞋開口笑趕不上公車,覺得諸事不順想請假,以免遭受更大未知傷害的時候,主管要我代理他去開一個審計部的會,好不容易忍痛花了錢搭計程車趕到開會地點,沒想到會合的同事忘記帶資料,去了就是被洗臉洗到脫一層皮。

 

最後身心俱疲的搭公車轉捷運回家,在途中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包菸,想說偶爾抽抽菸,放空一下,但就在我菸剛點起來,還沒好好假裝憂鬱的盯著橘紅色菸頭閃爍的時候,就被機車撞上了。

 

「啊……」我連幹都來不及罵,就整個人歪倒,先是撞在公園的護欄上,然後卡在機車前輪下的左腳腳踝「喀」的一聲,就直接躺在地板上動彈不得,經過一番掙扎,好不容易撐起身來,看看肇事者到底在搞甚麼鬼,居然在人行道上騎車還撞到人,盯著壓著腳踝的機車,發現肇事者比我更慘的被機車壓著,還在嚎啕大哭。

 

我無言地想辦法把腳從機車底下抽出來,跛著腳把機車立起來,看穿粉紅色拉拉熊雨衣的她,安全帽跟眼鏡都歪了一邊,頭髮也被雨淋濕的亂七八糟貼在臉上,雖然嚎啕大哭,但缺遮掩不了她精緻的五官,如果要具體形容的話,大概九成像剛從海裡跑出來,頭上黏著一堆海草的美人魚。

 

「你還好嗎?」我努力裝作很正經地問她,「需要幫你叫救護車嗎?」,一邊說一邊對她伸出手,要拉她一把。

 

「一點都不好……」她拍開我的手,就坐在地上把散在旁邊的雜物裝進一個斷了提把的波士頓包,啜泣著。

 

我收回手,站在旁邊看她急著把東西收進去,然後整個人亂七八糟很狼狽的樣子,很沒有禮貌地笑了出來。

 

「你笑甚麼啦……」好不容易沒有嚎啕大哭的她,停下手,帶著哭腔說,然後狠狠地看著我,「對啦!你們就是笑我啦!我就是不好,我就是沒有用,我沒有人要,甚麼事情都做不好啦……

 

嚎啕大哭。

 

「失戀了嗎?被欺負了嗎?」我聽到她的無能為力,在她的眼淚當中看到我自己的倒影。

 

她看著我,大哭,然後點點頭。

 

我蹲下抱著她,把她拉了起來後,微微彎著腰凝視著她盈滿眼淚的眼睛,「我也跟妳一樣,只是我眼淚掉不出來。」

 

美人魚突然停止了哭泣,感覺時間像是被暫停一樣的,看著我,一直到她懸在眼角的一滴淚落下,滑過臉頰的瞬間,被停止的又開始流動。

 

她抱著我,繼續嚎啕大哭。

 

 

 

看來是你太善良,什麼事都不隱瞞
你仔細對我說他的瘋狂,他不夠浪漫
打開回憶讓我俯瞰,仿佛我就在現場
心要多強壯,才能夠抵抗
 

那個晚上我跟她就全身溼答答的坐在公園旁說著自己的故事,在這個總是擦肩而過的城市中,把握一點點相遇的奇蹟。除了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拚著會感冒的風險為自己的情緒找個出口外,還用了半包菸的代價教會了她抽菸。

 

然後,交換了LINE和臉書。

 

「我不是泡沫,是一條在眼淚中游泳的人魚。」這是我回家洗澡完後,躺在床上按摩腳踝時看到她發的新動態,忍不住笑了。

 

「我在人行道上,遇見了用腳走路的美人魚,雖然大我7歲,但是是個很可愛的姊姊。」我在當天的日記上本來要寫下滿滿的髒話,但是在遇見她以後,寫了這一行就結束了。

 

 

 

那一天開始,在短短幾個月內就好像跨過了好幾年的時光一樣,熟得像多年老友,她說著養了叫才才,爸媽都以為是名字是柴柴的柴犬以前她的生活還有現在的工作、曾經為了愛情跟著喜歡的對象到國外工作,然後那個劈腿的前男友怎樣怎樣。

 

我也說著我的故事,說著對我來我是起起伏伏,但是跟她比起來總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小風浪。

 

「欸,你自己的事情都不多說一點。」我跟她坐在便利商店裡面,喝著啤酒,她剛說完現在辦公室來了兩個奇怪的工讀生,一個上班要帶著大耳機的嘻哈歌手,一個是會趁大家都在忙的時候偷開A片的猥褻工讀生的事情,我吃著多力多滋,她開了一瓶橘色包裝的啤酒瓶,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後皺起眉頭,吐出舌頭。

 

我把喝完的啤酒瓶捏扁,又打開了一罐,「哪有,是妳都在說妳的事情好嗎。」,再拿了一片完整的多力多滋,張大嘴巴的把它塞進去,「大概有八成都是妳在開口說話,我在這邊陪你,你應該要多請我喝兩杯。」

 

「好啊,那現在就讓你說,我洗耳恭聽。」她把她剛剛拿的啤酒推給我,「送你一瓶南瓜口味的啤酒。」

 

我皺了一下眉頭,這口味看起來超奇怪,肯定不好喝,可是我還是接了過來,「可是我的故事差不多也在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就講完了啊……

 

「對嘛,那還說我都講我自己的,你要把它喝掉!」她一臉慧黠地笑,然後把多力多滋拿走,「不可以配,哼哼。」

 

翻了一下白眼,把那個怪口味的啤酒推到一邊,「等一下再喝,你繼續說妳的故事好了。」,想說拖一下,等等偷偷倒掉就沒事了。

 

「別想逃,今天你一定要把它喝完。」她突然把臉湊近,用著知道我在想甚麼的口氣對著我說。

 

我看著她微紅的臉頰,聞著她身上飄過來的淡淡香味,突然口乾舌燥了起來,「喝完有獎勵?」

 

「你先喝完,我再跟你說。」她微涼的手貼上我的脖子,軟軟的,嫩嫩的。

 

我點點頭,然後拚著不知道是甚麼獎勵的勇氣,把南瓜口味的啤酒一飲而盡,在把最後一口啤酒吞下去以後,我皺了好久的眉頭。

 

「謝謝你。」她突然沒頭沒腦的對我說了這句話。

 

「嗯?」

 

我的臉頰上多了溫溫的一個吻。

 

我知道,我們好像有甚麼,不一樣了。

 

 

 

那天晚上,我牽著她。

 

送她回家。

 

 


你不懂我內傷,能笑我也盡量
我要對誰去講,關於我荒謬愛著這種荒涼
你的心到底什麼形狀,我伸手碰到的是一道墻
那些溫柔與我無關
 

我們做著情侶都會做的事情,但卻沒有在一起。

 

 

 

「我愛妳。」我牽著她,散步在夜裡的公園,一樣的場景,一樣的兩個人,不一樣的天氣,站在她撞倒我,我遇見她的地方,看著她。

 

「我知道。」她抱著我,緊緊的。

 

我抱著她,緊緊的。

 

 

 

「我愛妳。」在漁人碼頭,看著閃爍的燈光,還有煙火的時候,握緊她牽著我的手,拉了過來,吻了她,「跟我在一起。」

 

她吻了上來,沒有說話,我可以感覺她的吻帶著的炙熱,還有甜甜的味道。

 

 

 

「我愛妳。」我聞著她頸側的香味,解著她的扣子,解著她上班穿的白襯衫,裙子已經被我撩起,從背後慢慢地推入,聽著她壓抑住的呻吟聲,溫柔的交合在一起,「妳愛我嗎?」

 

她回過頭吻著我,吻到我們都有點缺氧的時候,她稍稍的退開了一點距離,用著有一點複雜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再狠狠地吻上我。

 

我總是說愛她。

 

她總是沒有給我答案,或者,還不到給答案的時間。

 

「我喜歡你,但是還是離愛差一點點。」在某一天,她枕在我的胸口,躺在我的床上看著小說,左手牽著我的手,「如果我哪一天,好愛好愛了,不管是愛上你,還是愛上其他人,我都會跟你說,在那之前我可能沒辦法給你答案。」

 

我默然。

 

「而我們差了7歲,現實上還是會有一點問題在,我們都有結婚的壓力,而結婚,是兩個家庭都需要去面對跟接受的問題,你的家庭接受,我的家庭不一定接受,我們還需要一點點時間。」她溫柔的,摸摸我的頭。

 

我低頭吻著她,她回吻著我,小說在相互擁抱的時候掉到床下,散開成張牙舞爪的模樣。

 

 

 

有些事情努力了以後,卻沒有什麼回應,也許是欠缺了什麼,例如經驗,例如方法,例如更努力。而如果,盡了最大的努力卻依然無解,那就表示缺的是時間,等時間過了,就會有解答了。

 

當你知道缺少的是時間,也不用去追問「需要多久?」,而是問自己「給得起多少時間?」。給自己訂下時間,給得起就等待,給不了就放手。

 

所以我等待,幸福但卻如坐針氈的等待。

 

 


你不懂我內傷,能哭誰又不想
並不喜歡逞強,只是我,答應當個稱職陪伴
我像是個謙卑的鐵匠,把心痛都熬成了信仰
其實我們都很像,不等到快要絕望,不肯放

 

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開始忙碌,忙著一個又一個的專案,慢慢地,也發現我們越來越生疏。

 

 

 

「今天還好嗎?記得要吃飽穿暖,我很想妳。」

 

「今天遇到奇怪的客戶,被罵了一頓,妳今天過得好嗎?」

 

「最近公司附近開了好吃的泰式料理,下次一起去~」

 

「妳還在加班嗎,我回家路上順路,送杯咖啡給妳?」

 

……

 

 

 

看著已讀不回,或者她突如其來的熱情回覆,我知道有甚麼變了,只是她沒說,我也就這樣過著,「……如果我哪一天,好愛好愛了,不管是愛上你,還是愛上其他人,我都會跟你說……

 

因為我記得她說的,也相信著。

 

只是,那起起伏伏的情緒猜測,還有期待和落空,都要隱藏在日常生活的問候,又要拿捏得不超過尺度,不造成刺探的猜疑,變成一種煎熬。

 

「別這樣了,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恩,不錯。」

 

「不喜歡泰式料理,你可以找同事一起去啊。」

 

「謝謝你,我在家了,不想下樓。」

 

……

 

 

 

看著簡短的回答,還有過於客氣的用語,明白真的變了甚麼,只是我依然相信著那個承諾。

 

剛從高雄出差完,回到台北,才剛走出車站大廳,同事就吆喝著要去唱個歌,順便喝兩杯,隔天星期六放假剛剛好可以睡到自然醒,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我滑著手機,盤算著要早點回家,然後明天買個她最愛吃的小惡魔巧克力布朗尼過去。

 

卻看見了,二十分鐘前。

 

「覺得放鬆跟幸福。」是她和另一個男人的打卡。

 

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頭,突然都寂靜了下來。

 

 

 

思緒回到忘記是哪一天,她坐在電影院外面打著卡,我在旁邊抽菸,「欸,如果我打卡不打你,你會介意嗎?」

 

我聳聳肩,「還好耶,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通常都不會打別人卡,除非跟男朋友出去,可是又怕你介意啊,問一下。」她用性感的小腿頂著我。

 

「我不是男朋友嗎?嗯?」我吐出一口煙,雖然早就知道她會說甚麼答案,或者有甚麼反應,但我還是忍不住地試探。

 

「是,準男朋友。」她拿走我的菸,丟到旁邊的水溝裡,「哪一天變成男朋友,就會被打在上面了喔。」

 

 

 

「唱歌算我一個,今天我出兩支威士忌。」我說。

 

然後我從禮拜五的晚上開始,一直到禮拜日早上,除了回家洗澡以外,所有的時間都是待在KTVBar裡面度過。

 

「掰啦,再這樣喝下去我怕我領不到退休金,哈哈哈,你自己好好保重啊!」同事拍拍已經喝茫,坐在台階上沉默抽著菸的我。

 

「這個周末你真的很屌耶,根本無敵戰神,你有前途,下次應酬就算你一份啊!」另一個同事從我的口袋拿出菸盒,抽了一根點起火,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沒有反應,我只是看著微亮的天空。

 

「第一次看你跟異性打卡,所以是我想的那樣嗎?」

 

已讀,然後一個笑臉。

 

「所以是嗎?」

 

已讀,再一個笑臉。

 

我顫抖著手指,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幾次,彷彿在螢幕上點點鍵盤是一件多麼艱鉅的任務。

 

「是男朋友嗎?」

 

已讀,我顫抖著。

 

「是。」

 

 

 

那一瞬間像是被背叛,一種被諾言背棄,卻又好像事先預告過要我有心理準備的感覺,但是又加上她體貼的溫柔,還有溫柔帶來的殘酷和折磨。

 

我在清晨的街頭痛哭失聲。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

 

她說。

 

 

 

我用模糊的眼睛把訊息看完,然後按下右上角的隱藏。

 

這次,換我已讀不回。

 

已讀,不回。

 

 

 

愛情就像是拔河,相愛的兩個人在愛與被愛之中拔河,在關係和現實中拔河,每一場愛情的拔河賽中,獲勝的兩個人都是極其幸運的,失敗了就別去在問那些你已經知道的答案,明明知道答案是甚麼,但卻還是想要確認,然後讓那個答案經由她原本說愛的嘴說出,傷透你的心。

 

在回想那些遺憾的時候,說甚麼責不責怪太過於膚淺,而且愛情也不是這樣能規則和究責的,這樣的愛變成跟法律一樣,變得壁壘分明,變得量化,然後失卻了它的本質,變成一種價值的交換。

 

那就不是愛了。

 

就像肆一說的。

 

「要遺忘一個人,常常要花的時間要比想像中長,所以才會以為再也好不了。可是,人是會療傷的動物,花點時間,不要喪失信念,就會好的。

 

人生難免會遭遇一些不好的事,打擊自己的信心,讓自己傷心沮喪,有時候就連要訴苦也沒有人。因為人都是會有孤獨的時候啊,但再難過也不要放棄希望,感覺累了就休息,懷抱希望,明天醒來就會好一點。」

 

而當你過不了自己那一關的時候,就都推給緣分吧。

 

緣盡了,就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即使內傷,慢慢地都會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