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孩,還有女孩。
在陽光的午後。

「你以後,會不會結婚?」小女孩問。
「會阿!」小男孩天真的回答。
「那…我嫁給你好不好!」小女孩羞澀的問。
「當然好阿!!」小男孩開心的答應了。

「如果,時間能重來,你願意,再一次彌補過去的錯誤嗎?」

柔臻猛然從床上坐起。
「又是這個夢,我是怎麼了…怎麼一直做重複的夢。」柔臻梳了梳微亂的長髮,揉揉太陽穴,接著便歪著頭思索方才在夢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那…… 那是什麼意思呢?
-
柔臻很少會對平時無意義的夢境特別去回想什麼,不過這次的夢境卻讓她有一種割捨不掉的怪異感受。
仔細想想,平常自己會做的夢,多半醒過來後便忘光光了,偶爾會因為做了奇怪的夢而特別去回想情節,但這些夢頂多也只給自己一種「很好玩」的感覺罷了,卻從來不曾有過像這次的夢這樣。
她皺了皺眉,事實上夢的其他部分她完全記不得了,只知道最後的那句話,那就好像有某個人忽然抓住自己,要自己牢牢把這句話印在腦袋中似的。
「如果有一個機會可以讓你再一次彌補過去的錯,你願意嗎?」她小聲重複了一次夢裡的話。

柔臻伸出手,試著去觸摸被子上的縐折。一時之間,她似乎就要相信在這樣的觸摸之後,整個被子以及周遭的空氣就要染出一陣漣漪似的。

她有點區分不出到底哪個是夢境,而哪個又是真實?
-----------------------------------------------------------------------------------------------------
「喂!柔臻嗎!你今天要不要出來?」電話那頭是一個男生。
「柯銘軒,你一早就給我moring call,很煩ㄟ。」柔臻拿起電話懶懶的說。
「你要不要來?看電影。」柯銘軒問。
「喔…好吧。」柔臻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但是心中卻是一千個一萬個願意。
其實他心中是喜歡這個傻傻的男生的。
從小學,到國中,然後是高中。
一直都是這樣,一直延續著喜歡,而當初的小男孩,也一直沒有忘記當初的諾言,一直喜歡著女孩,但女孩總是假裝不知道男孩的表達。
「你來了喔!」銘軒笑著,他總是靦腆的抓抓頭,然後用著一種「今天天氣真好」的口氣跟你說話。
「恩。」柔臻不知道為什麼,在男孩面前就是說不出話,只有恩恩恩。
「你要看什麼?」
「都好。」
「那…神鬼奇航?」
「恩。」
「要不要吃東西?」
「都好。」
「這個要不要?」
「恩。」
他們之間的對話,都只有這樣。
這樣也相安無事的過了好多年。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


柔臻,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喜歡告訴銘軒。
從來都沒有,連一點點表達都沒有。
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