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臻吃著雪糕,不以為意,「那是你交易所得到的能力,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你每練跳一百次就會進步一公分,但是,如果沒有練的話你會一天失去一公分。」
「你是說一天要練一百次?」康耀文的眼睛發直了。
「不不,我是說如果你沒有練,一天之內一次都沒有的話,就會退步一公分。」柔臻咬著冰棒棍。
「原來如此。」康耀文點點頭,準備做出他的跳遠大夢。
我坐在一旁看著柔臻發呆,「你幾歲?」
他看了我一眼,笑笑,「你覺得我幾歲?」
「十六吧。」
「人類的年齡來算,我十七歲,以地獄的年齡來算,我四百多歲了。」他笑,牽住我的手。
第一次被女孩子牽,我開始發呆。

發…呆…

從那一天起,我們兩個人每天下午都先到體育館看康耀文練習完再回家,一直到了那一天,康耀文被發現沒有影子的那一天。
學校有一個老師,至於是教哪一科的我就不說了,他一個講話很不留口德的老師,專門拿他看不順眼的學生開刀,特別是功課越好他越愛拿他來開刀,我跟康耀文還有怪咖何健鳴,還有很多人就是每次上課被轟的可憐蟲,今天他又不知道是吃錯藥還是怎樣,開始對我們砲轟。
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來說,生物是適應者生存,不適應者淘汰,我們就是那些適應者,演化出一種自動封鎖聽覺的機制。
他在台上機哩刮拉嘰嘰咕咕批哩啪啦的罵,我們還是不鳥他,後來他可能是以為我們有重聽就跑到我們的位子旁邊來罵。
我不聽我不聽,充耳不聞就是充耳不聞,也沒有誰鳥他,全班都很安靜讓他一個人唱獨腳戲,唱久了他自然會回去,很抱歉,他並不適宜個這樣之羞恥的人,他竟然停了下來,找尋我們身上任何一樣他看不順眼的東西。
「康耀文!!!你沒有影子!」他大叫。
在突如其來的尖叫聲中下,每個人都會驚慌失措,康耀文的樣子正合他意,他又開始對著這件事大放厥詞。

好不容易到了下課。
「我跟你說吧,有誰會這麼無聊?」我帶點諷刺的語氣。
「靠!現在怎麼辦?」康耀文愁眉苦臉。
「我怎麼知道,你選擇的ㄟ,自己負責。」我說,不過說真的,我就算想幫我也沒有辦法。
「是嗎?」他看著天空發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