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後,接著就是一月,然後二三四月,冬天跳遠,可以使身體暖呼呼的,所以非常爽快,不過在夏天就不是這樣了,夏天熱,還會下雨。
整個沙坑都裝滿了水,髒兮兮的,而且沾上衣服後要很用力刷才刷的起來,這是我的切身之痛,小學在學校玩沙,結果被噴得全身都沙,還被老師寫聯絡簿,我媽媽就叫我自己刷,差點把我累死。

「喂!不要去啦!」下雨了ㄟ。」我撐著傘。
「不要。」康耀文回絕,拿起掛在窗邊的傘,走了出去。
我,跟了上去。
「喂!喜憨喔!下雨ㄟ!體育場不會開拉!」我趕上他的腳步。
「你不想去不要去,就這樣。」他的回答讓我很不爽,我是關心,他那是什麼態度ㄚ!
「去ㄚ去ㄚ,你以後都自己去,哪有人不會看情況做決定的!你沒有放下憤怒你永遠都不會進步!」我對著他大叫。
他回敬了我一個字,「幹!」

回家,洗了一個澡,讀著書,看著要用微積分算的公式,有點看不下去。
「好累,換一本好了,…恩…換電學好了。」我拿出補習班的電學講義,開始寫題目,寫了沒幾題,又開始寫不下去,「靠!什麼立方體電阻…大學考這個…鬼才算得出來!!」
我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的心浮氣躁,也知道自己在不安什麼。
「媽媽!我要出去一下!」我對著在晾衣服的媽媽說。
「下毛毛雨ㄟ,你要出去幹麻?」媽把脫水過的衣服甩開,披上。
「去看一下康耀文,我怕他出事。」我說。
「出事,他有怎樣嗎?」媽媽問。
「他今天怪怪的,我去體育館看看,等等就回來。」我看著媽媽。
「好啦!小心啦!記得看路,小心車子。」媽媽叮嚀。
「喔!」我走去牽車。

體育場,是關著的。
今天是關著的。
但是,卻有一條繩子。
「康耀文他該不會爬進去了吧!」我看著繩子發楞,伸手拉了拉。
很結實,很穩。
現在我的心中開始交戰,要不要上去?要?不要?
剛剛試繩子的時候,我的心中有著一種自私,希望繩子可以不穩,這樣的話我就有理由可以不上去了,可是,他是我的朋友,我不可以這樣,一種矛盾在心中出現。
到底要不要上去?
要?
不要?

吐掉口中的那股濁氣,「上去看看好了,不過,要小心。」我提醒自己,給自己一點多餘的提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走吧。」,手攀住那條繩子向上。
在爬的時候,我開始想,我可以這樣爬沒有人抓我,是不是因為管理人員他們想不到有人會為了一個這麼可笑的理由跑進來體育館?還有一個可笑的人為了可笑的理由也一起攀爬而上?他們知道後,會不會加強對體育館的保護?
想著想著,我已經爬到觀眾席了,站在矮矮的牆上,看著我剛剛爬上的高度有一點擔心,「等一下該怎麼下去?」,呆呆的看著這麼高距離,要是等一下要下去的時候被人家發現會不會以為我要自殺?「管這麼多!船到橋頭自然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