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努力壓抑自己,讓自己化悲憤為力量,卻變成他只是一再盲目的跳著,沒有規劃性,聽不進任何一句話,我知道他的個性。
我希望,是我對他的認識不夠深,我希望是他真的已經懂得控制自己,可以化悲憤為力量。

看著他的背影,很寂寞,我,卻不能做什麼,只因為我只是他的朋友,我不是他。
有時,朋友不能給你幫助,因為有些事是要靠自己的。
不能幫他,我只有等待,等到他真的可以心平氣和的接受事實那天,他的練習才會有真正的進步,否則,現在的他只是被憤怒所奴役的人型野獸罷了。

「康耀文,你沒有真正的放掉憤怒,是不會有真正的進步的,我爸告訴我的。」我再度拿起課本,看著他,淡淡的說。
他沒有話,站在起跑點,靜靜的站著。
然後,又是一樣的起跑,一樣的跳躍,一樣的落地聲。
他放掉憤怒了嗎?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我也沒有資格可以管他,我說過了,心中有一些事,不是我們當朋友管得起的。
他一直跳著,一直跳著,一直到天黑。


隔天,到學校,還沒有進教室,就先看到對面圍了一堆人。
「好像…是…高中部的。」我瞇著眼,看著位在對面大樓的教室,因為近視,所以不是很清楚。
走著,走著。

「幹!你敢打我小弟!你他馬的不想活了啊!」一個戴粗框眼鏡的高中生站在我們班門口,用力的敲著門,好像這樣敲著門可以宣洩出一部份的忿怒似的。
康耀文白著臉。
我看著他,站在教室外面看著他,發現他沒有像平常一樣這麼堅強,或許說,他沒有我想像中這麼堅強,他表現出的堅強其實只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武裝行為罷了。
「幹!你有種就出來啊!動我的小弟你他馬的不敢道歉啊!跪下!他現在在這邊讓你跪!」那個高中學長一副氣焰囂張的樣子,看了我就不爽,相信不只是我,只要看過他這麼得理不饒人的表情後都會非常不爽,只有一個字形容,幹。
曾錫安跟伍志彰兩個人的表情充滿了爽快的感覺,跟被打的時候求饒的感覺截然不同。

突然,曾錫安轉頭,「老大!還有他!江亦蒼!」
我嚇了一跳。
那個高中老大轉過來對著我,「你也一樣,跪下!」
「跪個屁!」我皺了皺眉頭,哪有人被打的時候孬的跟什麼一樣,然後事後再找別人來討債的?
「我叫你跪你就跪!」他的聲音很大,大到整條走廊的學生都探頭出來看,我發現附近有幾個老師,但是他們看到是這個高中老大時全部都快步躲避,假裝沒看見?還是在一邊為我們出著廉價的正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