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務處門口。
「幹!明明就她們先討打的!」康耀文。
「沒辦法,把人家打成這樣,沒有賠錢就好了…」我淡淡的說。
「ㄟ!」
「幹麻?」我轉頭。
「今天陪我去體育館好不好?」
「去體育館幹麻?」老實說我有點怕,怕他是不是帶了一堆人跟他們約好要去那邊單挑,你們要記得康耀文可不是像我這種溫文儒雅的學生,他是那種火爆浪子型的人!!
「去練習,我要好好的練習,以後跳出一個讓他們驚訝到眼睛掉出來的成績!!」他說。
「喔喔!!你不是要去找他們打架喔,長大了ㄟ!懂得化悲憤為力量!」我大笑。
「白痴喔!要不要去啦!」他賞給我一拳。
「我會叫女生去看的!你看我這麼帥!!哈哈哈哈…..」我說不下去,蹲在一旁大笑。
「要不要去啦!」
「好啦!」

我們下課後,到五金行買了一把圓鍬,還有一捲布尺,老闆一邊拿還一邊問我們說我們要幹麻,我們騙他說要去埋死人,這只是中間的一點小插曲,所以稍稍的提一下就好。


他坐在一旁做著暖身操,我在挖鬆沙坑的沙。
「好了,你可以開始跳了。」我提醒他,一邊打開書包拿出物質科學。
「喔。」他喔了一聲表示知道了,繼續做暖身操,我則坐下來看書。

「衝阿!!!」康耀文向前衝去,落地。
我拿著布尺幫他量,「四米三。」
「每次我只進步一公分就夠了!」他擦掉臉上的汗。
「你要是每次都進步一公分就有鬼了啦!多跳幾次不就超過世界記錄了!喜憨喔!」我笑,「對了!我來陪你,順便也要讀書,所以你把沙坑分成五個部份,每次跳一個部份,然後作標記,這樣我就不必一直幫你量了!」
「搞笑,等一下把標記採爆怎麼辦?」他準備起跑。
「北七!」我罵了一聲。

碰!

又是一樣的落地聲。
「我說!你一次跳一個部份啦!懂不懂!」我把布尺拉開,量了一下,「四米一五。」,我看等一下布尺也不用捲了,直接把它解放好了,省得拉來拉去浪費時間。
「怎麼用?」他退回預定的起跑地點。
「你等一下,冷靜下來。」我走到旁邊拿起圓鍬,在沙坑上畫出四條線,「這樣,五格,不要跑起跑道,懂嗎?」
他看了看沙坑,又看了看我,看這情形他剛剛一定沒有在聽我說話!我知道他心中一定很幹,跌倒後,還可以拿第一名,其實不是名副其實,有一點空虛,本來的他已經欺騙自己,欺騙自己說我是「真正」的第一名,只要是人都會為自己找出一個合理的方法,解釋,甚至是偏激地清除掉一些會壞自己大事的障礙,是人,就會這樣。
那三個混蛋卻把他喚回現實中,再用尖銳的語言劃傷他。
造成了現在的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