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畫什麼?」
「看。」
一個字。
「你很喜歡畫畫喔?」
「喜歡。」
兩個字。
「之後有什麼打算?」

「考美術。」
三個字!
無論她如何的挑戰,總是沒有成功過。尤其是到了他很專注的時候,更是絕對不會搭理她的問題。
不過,國父也是革命十一次才成功的。
「為什麼你說話都不超過三個字?」
「沒有。」
「還說沒有,你每句話都不會超過三個字!」
「……」
「你曾經有說過三個字以上的句子嗎?」
「偶爾。」
「在哪裡?」
「家裡。」
……
她想國父也是有辦不到的事。
一個總是畫著風景畫跟物品的男孩,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成了她每天必定要注意的對象。
幾乎任何時間,她都會看到男孩拿著筆記簿,低著頭在上面畫著。而且他也毫不在意的將筆記簿攤開在桌子上,任何一個人經過都可以看到。
但,男孩也不是所有的畫都會這樣子隨意讓人家看的。
有一本藍色封皮的筆記簿,上面印著天空和白雲的圖樣。他總是會小心翼翼的收進書包中,從來不曾放在能給其他人看到的地方。
偶爾,她還會看到他拿出那本藍色的筆記簿塗塗寫寫,或是望著筆記簿裡的東西發著呆。
她總會想著,筆記簿上的藍色天空裡,是不是藏著什麼樣的秘密?那是一幅男孩最滿意的景色?或者又或是他所畫過最滿意的作品?
還是另外一片寬廣的藍色天空?
她不知道,但她也不是那種可以放任疑問的女孩。
「喂!」
男孩懶懶的從筆記簿中抬起頭,看著這個每天都會來試探他能不能說到超過三個字句子的女孩。
「可不可以讓我看看藍色筆記簿裡面的畫啊?」
她直接了當的問了。
男孩搖搖頭。
「為什麼?」
她有點生氣,雖然這也是預期的結果。
「裡面是什麼?」
「畫。」
好不容易開了金口的男孩只使用了一個字。
「畫了什麼?」
她開始每日例行的追問。
「圖。」
男孩似乎企圖這一天用一個字來了結她的挑戰。
笨蛋!我當然知道畫的是圖!--她在心裡罵著。
「讓我看。」
「不。」
「拜託。」
「不。」
「難不成是令人難為情的東西?」
她開始使出激將法。
「原來號稱只畫風景不畫人像的人,裡頭居然藏了一堆裸女圖?」
男孩羞紅了臉,死命的搖頭。
顯然這讓他有點不高興起來了,接下來無論她問了什麼問題,男孩都拒絕回答。於是她只好宣布今天的挑戰失敗,回到座位上。

不過,她從小就崇敬鐵拳無敵的國父精神,小小的挫折怎麼能夠打倒她試圖挑戰三字傳說的念頭呢?
既然說話不能超過三個字,那麼寫字呢?
於是她開始猛寫便條紙。
「借我看藍色筆記簿。」
一張紙條傳過去了……
「不。」
一張紙條傳過來了……
「不然你跟我說裡面畫什麼。」
一張紙條傳過去了……
……
然後就再也沒有紙條傳過來了。
「拜託啦~」
她不死心,又傳一張紙條。
「不要。」
於是,一天一天過去,總是不曾有挑戰成功的跡象。
於是,一天一天過去,三字傳說還是不曾破滅。
男孩的畫本上添著一幅又一幅的風景畫跟物品素描。
而那本她總愛從裡頭撕下便條紙的筆記本也越來越薄……
直到,那一天下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