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機會來了。
「低著頭畫圖的同學。」
國文老師顯然發現教室裡有位明顯辜負他最後總複習苦心的同學了。
他站了起身。
「你告訴我,論語是誰寫的?」
四周的同學像是被電到一樣,忽然警覺起來而無不將眼光望向他。無論是在偷偷傳紙條談情說愛的,還是寫信的、偷看小說的都將目光集中了過來。甚至於總是在國文課時昏睡的「睡神」也忽然驚醒,擦了擦口水。
這時候她才知道其實還有很多人也聽說過「三字傳說」的!
任何一個人都知道,是孔子弟子與再傳弟子所著的!
她敲了敲自己的頭,顯然昨天在書店看了一本粉紅兔子封面的奇怪小說,造成她一些觀念上的混淆。
不過,這個問題無論你要回答「孔子弟子」或是「再傳弟子」,都一定要超過三個字。就算是你試圖把一句話分成兩句來講,每句也都要有四個字才算完整!
嘿嘿!這下子「三字傳說」總算要破滅了!
教室裡的人無不摒住氣息,等待著他的回答。
「很…多人。」
他終於開口了,而且技巧性的用三個字迴避了主要的答案!
所有的同學又將目光移向國文老師。
顯然,國文老師對於這個答案不甚滿意,露出相當不悅的樣子。這讓剛剛發出嘆息的同學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她見到教室裡一雙雙眼睛都像燃燒起來似的亮著。
「很……多人?你告訴我到底是誰?」
國文老師冷冷的說。
刷!
她從來沒見過教室裡的同學這麼整齊畫一的將頭轉向另一邊的。
如果「火焰挑戰者」有這個項目,他們班的整齊畫一必定可以得到一百萬。
他咬了咬下唇,顯然有點為難。
教室裡的氣氛充滿了緊張跟懸疑,隨時有可能一觸即發。
他抬起頭,緩緩的張開嘴……
她覺得心臟幾乎要停了。
「不知道。」
天哪!竟然還是不超過三個字!
忽然之間她見到教室裡四處充滿了微聲的髒話以及失落的眼神。
「這就是不用心聽的結果!」
國文老師顯然不知道「三字傳說」,而且還有些得意。
「『論語』是『孔子弟子與再傳弟子』所著的!」
唉……誰管它是誰著的?
「來~你說一遍,『論語』是『孔子弟子與再傳弟子』所著。」
忽然間,她見到教室裡又亮起了希望之光,日光燈上彷彿停著鴿子跟天使,無不在歡唱著讚美與祝福的喜悅之歌。
破滅吧!那三字傳說!
她彷彿聽見了教室裡每個人目光所流露出來的語言。
破滅吧!
她想起以前有人用「眼睛好像會說話」來作為形容詞。
真是太貼切了!
破。滅。吧!
「噹!噹!噹!」

該死的下課鐘聲及時趕到。
「好吧,既然下課了這次就算了,不過這個必考題一定要記住喔!」
國文老師把書立起來靠攏,然後在講桌上輕輕的敲了敲,然後就拍拍屁股走了!
完全罔顧教室裡數十雙期待延長上課的眼神。
她想起以前有人用「眼睛好像會說髒話」來作為形容詞。
真是太貼切了!
然後,下課時她刻意繞到他的座位旁,看了他所畫的東西。

在深褐色的桌子上,一本無格子的筆記本攤開來,上頭用原子筆畫著樹、山以及蔚藍的天空。
她從來沒見過原子筆可以這樣子用!
那是一片相當相當潔淨的天空,像是可以包容一切似的無限寬廣。
她愛上了他的畫,雖然那只是原子筆的隨意塗鴉。
坦白說,原本她期待看到的是國文老師的畫像,不過在那本筆記本或是課本的空白處卻完全找不到人的畫像。
並不是他不畫人,筆記本上也是有畫著台上老師的衣服或是手的姿勢。可是你永遠找不到臉。
「你喜歡畫風景?」她從後面開口問了。
「嗯。」
「不喜歡畫人?」
他緩緩的抬起頭,看了她一眼。
「不會。」
「那為什麼不畫人?」
她的問題中,好奇與挑戰三字傳說的目的各半。
「不知道。」
彷彿那是他的必殺絕技似的,每每到了好像應該要回答出一大串文字的句子時,他都會祭出「不知道」的三字絕招。
「你畫得這麼棒,可不可以幫我畫張畫像?」
班上最活潑的玉玫湊過頭來。
他想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為什麼?」
玉玫顯然深受打擊,怎麼說她的姿色也在班上女同學中算得上有個好名次——這是她偷偷聽到男生們在私下排名所得知的。
「不想。」
他冷冷的用兩個字斷絕了玉玫企圖表達好感的溝通。
這讓玉玫相當不滿,於是她轉過身走了。
她覺得有些好笑,不過也興起了想要惡作劇的念頭。
於是,接下來的每一天,她都會試圖跟他對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