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
「你在做什麼啊?」
陽光下,她彎著腰低下身來,在他的身後看著他的畫說著。
他瞇了瞇眼,從女孩額前垂下的一縷頭髮在陽光下微微閃著金光。
「寫生。」
「畫了什麼?」
她撥了撥頭髮,像是期待什麼似的眨了眨眼。
男孩攤開了手,把筆記簿上的畫顯露出來。
「看。」
一個字!
她咬了咬唇,怎麼樣也不可能讓這個男孩子說出超過三個字的對話。她有點垂頭喪氣,似乎今天的挑戰又失敗了。
那是一個說話每句總不超過三個字的男孩。
其實,那是一個蠻好看的男孩呢!
如果他不是那麼樣不修邊幅,頭髮也不要那樣雜亂的蓋著額頭,或許她那一群喜歡七嘴八舌討論兼替學校男同學打分數的女孩們會給他高一點的分數。
再者,那實在是一個讓人很難注意到的男孩。
印象中跟他同學了半年,卻很難見到他跟誰特別要好,或是熱烈的聊著天。甚至於運動場上那一群喜歡打球的男孩們中也絕對看不到他的蹤影。
記憶裡,他總是默默的低著頭畫畫,有時候上課,有時候下課抱著筆記本對著窗前畫呀畫的,很難聽到他說了什麼話。
或許是上課時很少見到他專心聽課的樣子--絕大部分時間他都是一個人低著頭畫著畫著,所以他的成績也不是頂好,但是也算不上差,總之就是那種很普通很普通的學生。
奇怪的是,也從沒見過他在運動,可是他的體育成績也像課業成績一樣普普通通的。不高是應該的,不過看起來也不算差。
原本,她絕對不可能會特別對這樣的男孩有任何一點超過點頭問好以外的興趣。永遠他都只會是坐在她左後方,一個無論上下課都喜歡塗鴉的男孩。
直到那一天。
「喂!你有見過他說三個字以上的句子嗎?」
死黨小珍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在超無聊的本國歷史課時傳來一張紙條。
「誰?」
她動作很快,上課傳紙條這種事可是她的專長。
「坐你左後方那個傢伙啊!(我忽然發現同學半年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小珍這張紙條是用丟的,險些降落在走道,還好被她一把抓住。
於是她努力想了想。
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來沒聽過他說過三個字以上的句子。
「早安。」
「早。」
「借過。」
「好。」
「喔。」
天哪!
即使是上課時回答老師的問題……
「那邊那位低著頭畫圖的同學,請告訴我萬曆十二年描述的的是哪一位皇帝的時候?」
「明神宗。」
三個字。
「這一題的答案是多少?」
「十二。」
兩個字。
「還有誰還沒寫完考卷的?」
「我。」
一個字。
天哪!
然後她開始特別注意他,尤其是上課時老師發問時。
總會有三個字以上的答案吧,她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