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ㄟ…不過我不想跑就是了!」康姐姐偷吃桌子底下的零食。
「我也不要!」何小昇也是同樣的決定,「我自己賺搞不好比那個還要多!!」
大頭誠沒有說話,看著窗外想著他的祕技,還一邊自言自語唸著詩,「你輕輕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的心永遠和你相隨…..」,念著念著,流下淚來,後來還是教官把他叫回魂的。
教官握拳,看起來一副要砍人的樣子但還是強顏歡笑,「不會啦,學校的活動就只是路跑,很單純的啦!」,他這樣解釋後,氣氛完全沒有回升的跡象,他當了半晌,才緩緩的説下去,「那個大頭誠!你要是想要拿回你的違禁品,那就參加吧!!」教官用條件交換的方式來威脅利誘!!
「好!!」他猛然回神,立刻答應。
教官見這招有效,便說出了不是一個教官該說的話,「各位同學,如果有想要拿回違禁品的,那就參加吧!!」,這下子,大家不得不參加了,特別是康姐姐跟何小昇,他們被沒收的最多,絕對是跑定了!
這條計謀都是因為教官太機車所引起的,誰叫他們什麼東西都要沒收!
像我上次帶的「共產論」,根本就是上課有關的延伸書籍,他硬說我是親共,要把我的書沒收,還有上上次帶美國哲學家羅素寫的「左手的謬思」也被他沒收了,原因是:我有左派思想….這是什麼爛理由ㄚ!!至於其他人就不說了,說下去的話大概四五千字寫不完!這也是為什麼教官室要換大間一點的關係了!
我看到教官這麼墮落,所以打定主意不去!就只是一兩本書而已,就讓他們兩本書去喚醒教官心中沉睡的良知吧!!!
「何小鳴!你這個要不要!」教官叫我,我站了起來。
一個錢包,一張照片。
我一摸我上衣口袋發現錢包不翼而飛,「我的錢包!」,我大喊!
教官搖搖手,「這個錢包沒有什麼錢,只有一張學生証,我想應該是這張照片比較重要吧。」,賤賤的笑容在教官的臉上暈開。
「柔柔~~」,我深情的叫著,希望照片可以經由我的呼喚回到我的手中,那可是我喜歡的女生的照片ㄟ!!可惡!竟然被他這種墮落的人給玷汙了!我握緊拳頭。
「那你也來參加吧!」,一句簡單的話。
我瞪著他,「嗚呼!為何如此苦苦相逼,其心不如禽!」,
教官用手背揩著眼淚,「吾上有年邁父母,下有兩位幼兒,更有兄弟姐妹要扶持奉養,不得不出此下策阿!」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怒吼。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教官拿起手帕擤鼻涕。
我無言。
「好啦!不跟你耍白痴了,講什麼文言文!一句話,要不要!」教官馬上停止流淚,媲美王牌演員的演技。
「好啦!」我無奈。
照片中的女孩彷彿流下了淚水,疼惜著即將受到蹂躪的我.。

所以,全校在這個「拿回違禁品」的條件下,全都參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