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後,我在人稱最美的都市---巴黎住了下來,我住在市中心那邊整天到頭全都是喧雜的喇叭加上一堆雜七雜八的聲音。
老實說我在這邊過的還不錯,只是偶爾會很想回到台灣去看看永婷,在這半年內,我著著實實的被法國人欺負了老半天後來還是找到認識的朋友才幫了我這個大忙,很多到外國讀書得莘莘學子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應該都是語言的問題吧!
而我,不一樣,我除了我努力的學法語外,當然也不可以忘本!!當我對他們開始不爽時都會面帶微笑的對他們撂下一句:去你的!!或者是去吃屎吧!渾球!等等等的
畢竟髒話是由我們的臉部表情和語氣和語言中的音調這三個要素所來判斷的,不然你想想嘛,我們常罵的x你娘、靠ox、操xo、…..都是很生氣才會講的~因為大音量加上語氣,而且髒話類都是四聲的,連英文中的FxxK或SHxT也是一樣樣有四聲的阿~~所以以後罵人要面帶微笑語氣溫和~,這樣別人比較看不出來

等等~我離題了,從最美麗變成髒話教學阿!
我看著夜晚的街道,正寫下我對法國人不滿時,背後的數位電視播出了今天台灣最新的消息!!
「今天早晨在嘉義的玉翔企業的總裁和其家屬通通被綁架,而本台記者四人也被綁匪帶入二十四層樓高的公司總部,而綁匪要求玉翔企業交出所有財產的二分之一,否則將讓他們全家被凌虐而死,且綁匪們經過本台記者的錄影機發佈了另一個消息:迅速釋放將在明天槍決的飛龍老大否則將整個嘉義市都炸成廢墟,以下是我們的獨家影片..」主播清脆的聲音在小小的房間中擴散出來
「怎麼會!!」我一拳砸在桌上,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電視上的轉播,「不會…這樣的…」我吞著口水,眼睛盯著電視,而手不停的按著電話上的數字鍵,打電話給我的那個朋友,他在法國滿有勢力的,我想他或許可以給我一些幫助吧
「喂?找誰」他的聲音透露出疲憊
我不等他的聲音消失便急著大聲問道「:你知不知道永婷被綁架了?」
「阿?永婷?誰阿…喔喔~~我想起來了!是不是那個有名的勢利眼的女兒」他果然是有這種異於常人的記憶力!
「別的事情我不多說,你趕快用數位電視看中視新聞!」我盯著電視上播出的搶匪所錄製的錄影帶,電視上的搶匪有著亦口不怎麼標準的中文,想必是外籍人士。
他把電話放在櫃子上,等了一下下,「恩,我看了…」,接著是一陣沈默…「怎…怎麼會是他!!!」這一下子換他叫了起來。
「誰阿?你那邊出了什麼事?」我忙問,現在所有發生的一切都出奇的詭異。
「對不起,現在我要趕回台灣,我會幫你處理那邊的事…」他那頭的聲音逐漸冷靜。
「等等!!我跟你一起回去!」我深怕他掛電話,「我三分鐘之內趕到你家!」,手中電話一掛,拿著一件外套和錢包便匆匆出門去了。
一直向前跑一直跑,我甚至衝進了平常我最不喜歡進去的陰暗小巷,腐臭的餿水,肥吱吱的老鼠….
「到了…呼…到了…」我看見他正焦急的在他的別墅前面等著我。
「快快快!!!」他打開車門,是一台法拉利的名貴跑車,我坐了進去
「快快快快!!!」這次換我催他!!
「好了拉!!」他發動車子,狠採油門,而輪胎在地面擦出令人更為焦急的摩擦聲。
法拉利就是法拉利,普普通通的公路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不到15分鐘我們馬上在機場的前面下車了。
一下車,馬上就有兩個守衛靠近我們,「拉不爾先生歡迎光臨你的大駕」
而我這位朋友絲毫不領情,急躁的喊著:「去把車幫我停好!順便叫機長把我的那架私人飛機開出來!現在我要趕回台灣!!」
兩個警衛馬上接手車子,並用無線電呼叫塔台
「ㄟ…我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ㄟ」我揶揄他
他看了我一眼,「士為知己者死,你懂不懂?」
我笑了笑,「好吧…等等飛機幾點開?」
「十分鐘之內」他肯定的回答
「相信你」我走進機場

果然,十分鐘後,就有一位金髮空姐來恭請我們上飛機,「拉不爾先生和她的朋友,飛機的所有事項準備完畢,請你們登機」
「上去吧!」他說
飛機,在直直的跑道上起跑,然後升空逐漸把法國丟在腦後了
「我預估大概八小時會到吧」我把這架豪華客機的躺椅攤平,躺了下去,我的第六感告訴我等等下飛機後會有一對很累的旅程呢!
「大概是吧」他說,他看著窗外,似乎在想著一件很重要的事,隨隨便便應了我了一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你好,我是狐狸 的頭像
你好,我是狐狸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