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剛好要騎車回家,剛剛以為你是因為車禍倒在路邊我就停下來阿。」我把機車往後滑,回到原本位置上,然後熄掉引擎放下腳架後下車,「妳蹲在水溝邊,腳踏車又丟在地上,弄成這個樣子是想嚇死誰啊!」

「沒事啦……」女孩低頭,小小聲地說,聲音裡還是滿滿的哽咽。

「恩……」我皺了下眉頭,對於女孩子的眼淚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樣去面對,總不能像是連續劇裡面那樣子,要嘛就呼女孩子一巴掌然後抱住她,不然就是深情款款的捧住她的臉,然後輕輕地用拇指抹掉她的眼淚。恩,那是連續劇才會有的情況,在現實世界這樣,我敢保證絕對會有警察出場的機會……

「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坐了下來,把腳橫跨過水溝,交叉的橫在田埂上面,「不然沒事不會三更半夜一個人蹲在路邊哭,是想家?」,我隨口問一些有可能是問題的問題。

她搖搖頭,沒說話。

「拜託,妳不把問題說出來,問題還是在那邊,它不會跟政治人物的保證一樣自動跳票。」我雙手放進口袋,掏出一個一塊錢的硬幣,「喏,買妳一個問題。」

她沒有動,只是轉頭看著我。

「不賣?」我皺了一下眉頭,「不賣就不出價了喔。」

她還是沒動,「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只是單純無聊,有時候人對人沒有所謂好不好,只有需不需要。」我把一塊錢收回口袋,「不說的話,那我就走了喔,晚安。」

她把頭轉回去,看著田裡那在黑暗中被風吹皺的水波,在秧苗與秧苗之中若隱若現,像是個魁儡娃娃一樣。

我聳聳肩,發動機車準備要騎走的時候,看到她的腳踏車還在地上,就忍不住下去把車子牽起來,就在牽車的瞬間發現整台車子的感覺都不一樣,然後我那多事的個性又發作後,就稍微檢查一下車子的情況。

「喂,妳在那邊哭是因為車子的輪胎破掉喔。」我順著乾癟的車胎摸了四分之一圈,然後捏了捏確定沒有氣,「這樣就哭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然後我就聽到了,她哭出來的聲音。

原來,傷心的聲音是這樣子……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又問了同樣的問題,但是我也不奢望她回答,如果因為我問腳踏車的事情而造成她又大哭的話,那就表示她會在這邊跟腳踏車一定有很大的關係。

我順著車胎摸,再摸了四分之一圈後,發現有一道長長的口子,很明顯就是被故意割破的,「幹!這會不會太幼稚了,割別人車胎,我操你媽的!」

我並不是心疼她,或者為她感到難過,我只是想到國中的時候也被別班的同學這樣子對待過,而且那台車還是我媽送我的生日禮物,那時候的我,哭得很傷心。

她的側影,和當時蹲在車庫大哭的我逐漸重合。

「乖,別哭了,這筆帳我會幫妳討回來。」我蹲下,摸摸她的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那台車是我媽媽的腳踏車……嗚……那是……我媽媽的腳踏車…..那是她……送給我的……嗚……」她哽咽,然後抱著我大哭,一邊哭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只能這樣說。

只能這樣說。



五月的夜風很涼,我就坐在水溝邊聽她說整件事情的始末。

「我是單親家庭。」她第一句的開頭是這樣子的。

我點點頭。

「我爸很早就過世了,然後留下一大筆經商失敗的債務,在我印象當中,那一陣子常常有人會到家裏面來討債,為了還債,我媽一個人白天做工,下午賣菜,很辛苦的養我還有我妹妹,後來我學測沒考好,只能上私立學校,我媽那時還拉著我的手跟我道歉,說沒有辦法讓我去補習,沒有辦法讓我買更多參考書,所以才沒有辦法讓我考好,那時候的我好難過,因為那根本不是她的問題,是我的問題啊……那時候,我還想說,那我就不要念書了,高中畢業後就去工作分擔家計。」她很小聲地說,「但我媽一直告訴我,一定要念大學,因為只有讀書才可以改變這種生活……」

她把雙腳抱在胸前,盯著稻田另外一邊的老房子中的燈光。

「後來,我繼續考指考,好不容易被我矇到中正大學,本來我以為上國立的會比較輕鬆一點,但是在四處打聽以後才知道學費幾乎是我媽五個多月薪水……雖然有辦了就學貸款,但是平常的生活費還有家裡的開銷不能一樣讓我媽媽負擔阿……然後我就開始瘋狂打工,然後打線上遊戲賺錢……」

「線上遊戲可以賺錢?」我很好奇,因為在我經驗裡,打線上遊戲幾乎賺不到錢,就算會賺,最多也是回本,不過更多時候都是一直拿去升裝備,根本都是在花錢的情況下度過。

「可以,而且很好賺。」她點點頭,「好賺到你會迷失在裡面……所以我從放榜以後就在打工打電動中不斷循環。開學後,我什麼活動都沒參加,除了上課會去以外,其他還是打工打電動賺錢,我同學都說我是怪胎。」

「你不賺獎學金喔,賺獎學金不是比打工快多了?」我問。

她沉默了一下,「我就是為了獎學金才去上課,才拼命念書,但是每個學期拿到的獎學金僅僅不過是剛剛好把學費跟書錢打平,但是獎學金的頭銜還可以拿去當作招攬家教學生的證明……」

「看不出來妳成績這麼好,會打電動又會玩,照理來說……」,我大概猜得出來那種中二心態的人會做的事情,「該不會因為這樣子他們就弄妳吧。」

「恩……有一個叫做佳宜的,每次都很喜歡找我麻煩……」她說到這邊,又開始哽咽,「平常在上課看到我冷嘲熱諷就算了,還會對我潑水,在學校外面亂放謠言……這些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但是……他們……為什麼……嗚……」

「為什麼要破壞妳的車子對吧。」我幫她把話說完。

她點頭,然後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然後是我的沉默。

「你知道那台車子,是我媽媽從小載我跟我妹上下課,然後上工賣菜的車子嗎?你知道車子上面裝了多少的回憶嗎……?你們都不知道…..不知道……」她努力的把自己縮起來,像是要躲避那些無情的攻擊一樣。

「我知道。」我說,很認真的說。

然後,抱住她。



後來,我也忘記怎麼讓她不哭的,我只記得她身上的香味很香,然後眼淚很鹹很真實。

我把她的車子掛在機車後面的鐵架上,帶去找賊仔伯,半夜把他挖起來叫他修理,然後再把她載回宿舍。

「明天跟我約個時間,我來帶妳去牽車。」我把車掉頭,「這是我的手機,記好了喔!」

她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就只是看著我。

「快回去澡洗一洗,然後好好上床睡一覺,像我覺得我今天心情很差或者自己很衰的時候,我都是快回家洗澡,把不好的感覺跟運氣洗掉,然後快一點上床睡覺。」我一邊說一邊覺得自己很沒有說服力,「反正……快去睡就是了!」,我最後只好草草結束我的「洗澡改運論」

「恩。」她點點頭,然後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問,她搖搖頭,「有問題要說阿,不說的話,那種感覺好像有一尾蟲在你的心裡面撓來撓去的!」

「恩。」她又只是點點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我攤了攤手,「如果不問的話,我要回家洗澡了,今天忙了一整天也想好好回家休息了。」,跨上機車,發動。

我刻意的調整了一下照後鏡,給了她一點考慮的時間,但是看到她還是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嘆了一口氣,然後催動油門。

「等一下!」

聽到這句等一下我沒有放鬆油門,也沒有加快,只是假裝沒聽到繼續往前騎,因為不會把握機會的人是應該好好處罰一下你說對吧?而且我也想看看她對這個問題有多在乎,我偷偷的從照後鏡瞄著她。

「等一下,等一下!我叫你等一下!」她竟然拔腿狂奔,她狂奔並不會讓我驚訝,驚訝的是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我有那種她是瞬間移動的錯覺。

我停了下來,回頭看著她,一句話都沒說。

「我想問,腳踏車會不會好……我想……」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大汗淋漓,然後哽咽的說著,我分不清楚那到底是她的汗還是眼淚。

我嘆了一口氣,「賊仔伯是村子裡面最會修理東西的,放心吧。」,我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快回去洗澡睡覺,我去催一下賊仔伯,快的話後天應該就會好了。」

「恩……謝謝你……謝謝你……」她的感謝混著哭音,在夜裡顯得特別寂寞。

當背後沒有依靠的時候,我們連退後和懦弱的機會都沒有。

即使已經遍體鱗傷,即使已經痛哭流涕。

那些無情的鞭笞仍然像下雨一般地落在身上。

還有心裡。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人生,要有歸零的勇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