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妳身旁呼吸著,那屬於妳的獨特香味。

看妳,自信的笑臉。

或許,幸福就是這樣子而已。

曾經我以為。

能在喜歡的女孩旁邊,看她笑,聽她哭,讓她抱。

是一件,跟世界一樣重要的大事。

曾經以為,這樣子就是世界的全部。



但,現在。

並不是這樣。

陪在她身旁,並不是這世界的全部。

而是。

我的感情世界的全部。



我的世界很大,卻也很小。

我的世界,大到,即使我達到的我的目標,卻還是不滿足,一樣的貪婪想要更多。

我的世界,小到,只需要妳的一個微笑,一個擁抱就已經滿足。



什麼是真實的「世界」。

我們無法定義。

心之所向,即是世界。



因為,那屬於「心」的世界。

是幾何倍數前加上一個「Sigma」。

或者,是發散數列,取「Limit」。



或者。

就像是,對妳的思念背後,更是無盡的思念。



所謂世界,是世界,卻也不是世界。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好久好久,沒有這樣子看過彩虹了。

或者說。

好久沒有看見彩虹了。

也可以說。

沒有看過如此完整的彩虹,有虹,也有霓。

很感動,很感動。



2008年6月28日下午,我坐在我家的樓頂,淋雨。

然後,用簡訊,發出了滿心喜悅的分享。

然後。

讓自己,在雨水中,找到那個,失蹤已久的自己。

讓自己,在那種似如幻夢般的虛渺當中,品嚐那種平靜的感動。




2008年6月29日下午,我依然坐在我家樓頂淋雨。

看著一樣的彩虹,一樣的半圓,一樣的完整。

一樣的感動。

不同的是在我背後的陽光。

璀璨的金光,從那雲層中透射出來,在那略微灰藍的天空中,分割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衝突,矛盾。

但是卻有著異樣的合諧。

那一瞬間,世界幾乎停止了旋轉。

聽不見雨聲,聞不到那雨天特有的潮溼氣味。

看不見滑過天空的飄雲,感受不到那帶著微冷的微風。


只剩下自己的呼吸。








傳說,對著彩虹許願。

在它快要消失以前。

就有可能會實現。


我許了兩個願望。

一個,是秘密。


另一個。

是。

「能不能跟妳的手心,是Cos90°的距離?」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是我啊。」黑狐微笑,「現在應該沒有時間讓你慢慢驚訝,要告訴你很多事情呢!」

「你不是說你打不開那個入口網站?」我看著他。

「打不開啊。」何健鳴在吃著另一塊披薩。

「那你怎麼可以進來這世界?」我問。

他笑了笑,「你還記得我叫你去抓的檔案嗎?」,我點頭,「那是個間諜程式。」

我恍然大悟。

「所以只要你抓的下來,我就可以開來看了,我想,設計者應該沒想到這點吧。」他看著潔白的天花板,笑笑

「你剛剛說,有什麼事情要讓我知道的?」

「要讓你知道,現在要怎麼去破關。」何健鳴說,轉身,「各位,桌子上收一下,要爆料了。」

「喔!」桌子那邊的人七手八腳的把東西從桌上挪到地上。

一個看起來像流浪漢的人用大拇指比了一個向上的姿勢,何健鳴點點頭,「走了。」

我下床,但是腳步依然不穩,這樣子被重擊頸部,沒有掛點其實是滿神奇的一件事。

坐到桌邊,大家都沒有說話。

「先自我介紹吧。」何健鳴說。

然後依然沉默。

一直到我忍不住,要自己打頭陣發言時,總算有人先站起來說話了。

「我叫阿刀,專長是做刀,在現實生活是開老爸的貨車到鄉下幫家庭主婦跟阿公阿嬤換菜刀跟磨刀,當然也有接訂製刀子的Case。」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說。

「他們叫我德爺,現實生活是退休老人,專長是鑽研武術。」老爺爺看起來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我是尼歐,不務正業的電腦工程師,喜歡打網路戰略遊戲,還有翹班爬山。」壯哥的身材很壯碩,穿著一件無袖上衣。

「我叫黑狐,職業是學生。」何健鳴這樣說,「再這邊大家都是叫綽號,既然你都叫本名了,那其實也沒差。」

我點點頭。

「我叫官煜,是,恩,黑狐的同學。」我說,「接下來請大家多多照顧了。」

大家點點頭。

真是簡單扼要的介紹。

「那接下來,我說明一下現在的情勢,而且,以後大概也沒有機會再這樣聚在一起了。」何健鳴習慣性的甩著他有點長的瀏海。
「為什麼會沒機會?」我問了一個很爛,但是我真的不知道的問題。
「因為,我們所有人都變成逃犯了。」阿刀說。
「逃犯?」我一臉疑惑。
「當然是你看到的所有人。」阿刀。
「為什麼。」我問。
「你忘記你跟之宜被通緝嗎?」阿刀說,看著我,「我們也是差不多幹了同樣的事情。」
「所有人?」我環視。

所有人點點頭。

「現在,我說清楚目前的情形,你昏睡了一個多月快兩個月,說正確點,你已經浪費掉這個遊戲限制時間的六分之一了,這之中,幾乎所有人都選擇獵殺其他玩家,我們也是一樣。」何健鳴拿起桌上的可樂,旋開瓶蓋,「後來,慢慢的,開始有小團體的出現。」

「意思是現在演變成團體戰略?」我說。

「不只這樣,幾乎是一面倒的情況。」尼歐說,「最大的團體,有,十個人,而且他們還跟警察合作,直接出現在檯面上。」

「不只這樣,帶頭的那個人叫宮澤元太郎,結合宗教名義,養了一堆信徒,人數到底多少人,沒有人知道。」阿刀補充。

「這樣子,人數不斷在銳減當中。」何健鳴補充,「但是死了將進三分之一的人後,遊戲沒有結束,情況看來,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當『鑰匙』的人很幸運,沒死在那群人當中,另一種,就是殺掉玩家並不是得到鑰匙的方法。」

大家沉默。

看來沒有人想出那句,「鑰匙在某個人身上。」,到底是什麼意思。

「接下來是另外一件事,就是跟我們連絡的方法,那個東西等等之宜會教你。」,何健鳴嘆了口氣,「最後,這件事很重要,本來想說如果可以不要這樣子的話,比較沒有危險性,但是,既然局面變成這樣,我也沒有辦法了。」

「現在又有新情況?」一直沒說話的德爺開口了。

何健鳴點頭,「你看,這是什麼情況。」

他站起身,走到牆邊,右手成爪狀對著牆壁。

轉頭看著我們。

「看清楚了。」

他的手指,整個穿進牆壁,然後那面牆整個碎開。

牆上留下一個手掌大的洞。

「這是你在變魔術嗎?」之宜張大嘴巴。

他搖頭。

「這是一個事實,一個你們從來沒有去正視的事實。」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結果,一直到最後,還是沒有後補上。

一直以為自己可以靠著好運後補上領導人高階的。

但結果並沒有。

所以,有點失落。

曾聽別人說,「做事幹麻抱著希望,對任何事都不抱著希望的話,最後得到的瞬間才會有最大的快樂跟滿足。」

我沒有回應,只是笑笑。



我從來,都不認為說,不抱著希望就能夠怎樣。

反之,抱著希望也不能怎樣。



但是,因為有希望,才有繼續向前的原動力。

我還是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抱著希望向前。

向學校爭取經費,爭取不到,主任跟組長拼命阻撓所有的行政事務,我沒說怎樣。

當大家都放棄希望,想說乾脆不要去比賽時。

我還抱著希望。

所以,我找了很多條路,找了很多的方法,最後找到校董,跟家長會。

最後。

還是給我搞出個什麼名堂。

因為就是信仰希望,所以才能向前。




即使,結局是悲傷的。

就如同這次的領導人高階一樣。


我還是,不會放棄我的信仰。


就是,這樣子相信希望。

還是會抱著希望,走到最後。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看過了,許多風景,經歷了,許多回憶

體會過,心動的痕跡,迷戀著,妳的聲音

每一次,都眷戀在,和妳對話的每一吋光陰

等著妳回應的迷離,撓動著,不安的思緒

結束總在,那千篇一律的,很想妳

星光在窗前游移,對於思念,尋找著更美的詩句



在眾裡尋他千百度,後

發現,最美,最純粹的

依然是那句

很想妳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如果年級不同。

愛情是不是也會不一樣?

換句話來說。

年齡會不會是一種距離?



不會。

因為有我等妳。



男孩微笑著,在教室外看著對面棟教學大樓的女孩。

手指在手機上來來回回的按著。

一字一句的輸入。

「學妹,我喜歡妳。」

然後。

發送。



兩天後的放學。

有一個女孩在校門口等人。

「這簡訊是你發的吧!」女孩在男孩面前搖晃自己掛滿吊飾的手機。

男孩尷尬了,「恩……」

「有些話是不是要面說會比較有誠意啊?」女孩微笑,手機螢幕又逼近男孩一步。

男孩吐吐舌頭,「喔……」

女孩用著靈活的眼睛看著他。

紮起來馬尾在風中翻飛。

身上的香味一陣陣的在空氣中游離著。

「學妹,我喜歡妳。」,男孩深呼吸,看著女孩。




「給我兩天考慮,可以嗎?」女孩俏皮的比出兩根纖細的指頭,看著他。

男孩點頭。

畢竟,他並不能要求什麼。







兩天後。

一樣的地方,一樣的兩個人。

女孩沒有開口。

男孩沉默。

對望著。

一直都沒說話。

終於,男孩打破沉默。


「其實,我沒有什麼資格要妳給我承諾,因為現在我的年級要面對的是大考,如果,不願意陪我一起面對,或是不願意等我,我能體會妳的立場。」男孩一字一句說著,「或者,妳擔心,以後的我會因為分隔兩地的距離而對妳造成傷害的話,這考慮我也會諒解。」



女孩看著他。



女孩微笑,「但是你不需要等我了。」


男孩看著女孩。


他想,大概結局跟自己預料的相差不遠。


他沉默著。


女孩說。


「因為我已經在你身邊了。」






如果距離,會是感情變質的一種因素

那這段感情,並不是真正的感情。

或者,這段感情並不純粹。

如果。

你能給出承諾的話。

請告訴他。


「我會等你。」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我喜歡遼闊。

所以想去流浪。

一直一直,都好希望,自己能很獨立,然後,走在那些異國風情的街道上,或是對於我而言,那是一個陌生的國度。

也許是,充滿熱情氣味的亞馬遜。

也許是,酷暑黃沙的古埃及。

或者是,奇幻繽紛的極區。

追求的是一種與天地之間的孤獨。

用心講話。

不需要語言,不需要多餘的動作。

就在呼吸之間,了解。

一直,希望,放自己出去走走。

一種躲開所有人群,所有事物的角落。

用流浪更加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所渴望的是什麼。

很多我們內心深處所寄望的東西,通過語言的描述後,往往都是失去真相,就如同感情一樣,有很多事情無法量化,也就無法用語言跟字彙去闡述。


我喜歡遼闊。

想要流浪。

想要自由。


所以,我們約好。

放榜後。

一起去流浪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這是一個有點濕的天氣。

天氣不算陰,但是有著那種綿綿的雨。

天空是那種要晴不晴,要雨不雨的尷尬天氣。


男孩總喜歡坐在窗邊,讓風吹進來,不管是不是下雨。

「把窗戶關上啦,這樣子你的桌子都濕掉了呢。」坐在男孩旁邊的女孩說,眼睛盯著黑板用心的抄筆記。

男孩看了她一眼,「乖乖抄妳的筆記,這樣子不專心可是不行的。」,完全沒有把窗戶關上的意思。

就算是喜歡的女孩子,也不可以這樣子放棄自己的習慣吧!

男孩這樣想著

女孩沒有回嘴,默默的抄黑板上的字句。

就這樣,老師拼命說。

女孩用心抄。

男孩一樣的吊啷噹。

總算,老師的口水乾了,宣佈,「剩十分鐘就放學,大家利用這段時間好好自習。」後,女孩才轉過頭來。

「為什麼你這麼愛吹風,你這麼愛吹風就搬台電風扇來就好了阿!」女孩看著他,女孩很可愛,白皙的皮膚搭上長髮跟微微的鳳眼,實在是上帝的傑作,現在女孩正用那雙眼睛投射出一種壓迫的訊息,「你看看,桌上都濕了,還有,風吹進來呼呼呼的聲音會讓我沒有辦法專心上課ㄟ。」

男孩沒有說話,因為這是他第一次這麼直接的看著女孩。

以前的他總是熟悉著女孩的側臉,熟悉女孩束起來的馬尾。

第一次正面相對後,有點呆了。

「你說個理由嘛!這是個很多元化的社會,我會給你表達的機會的。」女孩的微笑中帶著邪氣。

「就沒辦法咩,習慣嘛!」男孩笑嘻嘻的說,但是看到女孩的眼神,乖乖的把窗戶關上了。

「這樣才對嘛。」女孩看到窗戶關上後,微笑,轉回去收書包。

過了,八分四十七秒

放學了。


男孩跟著女孩下樓梯。

他們走的是同一條路線。

也住在同一個社區,所以天天都是一起回家,一起聊天。

「你知道嗎?」女孩的聲音小小的,軟軟的,跟平常的她不大一樣。

「知道什麼?」男孩提著書包,看著依然讓人很悶的天空。

女孩雙手的指頭交纏,「你知道嗎,很多人都說……都說……」

「說什麼啊?」男孩很好奇,女孩怎麼會變成這樣?

「說我們是男女朋友。」女孩說的很快。

男孩微笑,「本來就是啊,妳不知道嗎?」

「哪有!我媽不準啊,我也還沒答應你。」女孩急忙辯解,「要也要等上大學才可以!」

「對阿,而且我也還沒有告白啊。」男孩加快腳步跟到女孩旁。

女孩低著頭,臉紅,「對嘛!他們怎麼可以這麼說!」

聽到這樣子的回答,其實女孩心中是有那麼一點雀躍的。

「可是我現在告白啦。」男孩跟女孩肩並著肩,「而且,我有一個為妳特別改變的習慣呢!」

男孩舉起了他的右手。

「恩?」女孩抬起頭。

「為了妳,我把提書包的習慣從右手改到左手。」男孩停下腳步。

女孩也停了下來,雨漸漸的變大了。

「因為,右手,是要用來牽妳的手。」




是的,我的右手,就是用來牽妳的手。












後記 - -

全文完


其實這故事結構應該是被我放在我的小說「習慣」裡面(沒看過的可以去看看),但事後還在交稿時寫不下,因為字數太多放不進去,所以就把它刪掉了,那其實重新寫一遍後,再換個場景,還是一樣的有當初的那種悸動在呢。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