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不喜歡雨天。

因為那總讓我的心情蒙上淡淡的一層藍色。

然後,喚醒我,刻意忽略的事情。

天,哭泣。



但是,我喜歡放晴後的天空。

當那道赤誠的陽光穿透雲層後的燦爛,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存在。

一直呼吸著,重生後,不再是那種悶濕的情感混雜在鼻腔中,漸漸發酵。

一直把那些不應該被留下的事物,漸漸的,釀成巨大無比的悲傷。




要雨過天晴的彩虹。

就要先有,陰鬱籠罩的密雨天空。


在雨還沒有停之前,誰也說不定他會下多久。

或許,瞬間停止。

或許,不斷延續。

等待放晴,就像是等待奇蹟。

相信雨會停,相信奇蹟。

總有一天,就會出現你冀盼已久的彩虹,出現讓你驚喜萬分的奇蹟。


只要雨沒停,一切還沒有落幕。

什麼都是有可能出現的。


我一直在等待奇蹟出現。

因為我相信。

我相信自己的信仰是對的。

向著正面的方向去走,或許,我們會活的比較快活。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在補習班,聽到老師感嘆說,「如果所有事都掌握的到就不算是人生了。」

聽到後,突然有點驚訝。

照常理來說,大家都喜歡掌握所有在身邊的事物,舉凡從工作到家居,所有的大小事情,都希望被自己精準掌控。

甚至,越精準越好。

精準到,分秒不差,才稱之為人生登峰造極的境界。


但,不好意思,根據真實的社會現實來說,不是這樣。

如果,你能夠精準掌握,掌握到,明年今天的什麼時候你在做什麼,或者是接下來的行程如何如何,然後接Case後要幹麻幹麻,這樣子的人生,變的一點驚喜都沒有了。

你永遠知道,你在做什麼。

人生就是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樣的景物,而美麗。

人生就是因為不知道接下來轉過彎後,看見的是什麼,遇到的是什麼,因為這樣才刺激,我們才有活下去,繼續向未知延伸的勇氣存在。

但是,一旦對未來透澈了解後,未來就不再迷人了。

然後,生命就會變得無聊。

然後,我們就活得,不像自己了。



我試著,不要以一種既定的規則過我的生活。

每天換條路走走。

換個時間晃晃。

我獨有自己的自由。

在自由之中,發現,有些事情,不需要掌控。


試著放掉一些,我們曾經,自以為是的枷鎖。

你會發現,世界,不是同一個樣子。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關於四川地震,我為什麼這麼慢才寫。

因為我很難過。

我是一個不會哭的人,從我國中因為某件事後,我就決定不再哭了。

但是,在這幾天看到這麼多報導,讓我鼻酸。

一直,有眼淚在我眼眶裡打轉。

因為看到了,很多很多,讓人很感動的報導。

我天天找,天天找,找了很久,才找到幾部比較完整的短片。

最後。

我哭了。

哭的不能自己。

真的,一種發自內心的難過。

父母雙亡的孩子,叫著「爸媽」。

孩子逝去的,呼喊著「孩子」。

那種肝腸寸斷的心情,就算不用身在當下,從那聲嘶力竭的哭喊中,就能感受的到。

那是一種,很傷心很傷心的味道。

請大家,為四川祈福吧。

如果,有能力的話,就捐獻吧。

因為,大家都是人。

都是一樣,會痛的。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冷笑,阿昌的身體在瞬間逼近,快的不可思議。

「死小鬼,說話要記得秤秤幾兩重!」快速絕倫的直拳飆出。

砰。

胸口快要炸開一般向一旁旋轉。

這時我應該大叫,或者應該想對策,但是,我這神經大條的竟然還在想,「嗯嗯,這種打法應該是泰拳吧。」

結果又很豪邁的捱了一記。

直接趴倒。

「我還以為你多強咧,原來只是三腳貓。」阿昌冷笑,隨意用腳亂踢。
我沒有說話,並不是不想回嘴,而是真的痛到冷汗直流!

然後很簡單的被戴上手銬,接著拖走。

畚來我以為他們會帶我從側門或者是其他的後門出去,不要引人注目,但是他們卻毫無掩飾的把我從大門帶出去。

全部的人都在看。

我扯著那看起來拆不斷的手銬。

「你再拆,等等把你的手打斷。」阿昌從鼻孔哼了一聲,警告我。
我沒回話,因為真的很怕手斷掉。

如果手斷了,那我連逃跑的籌碼都沒有了。

我點點頭,乖乖走。

快到門口,我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感覺,停下腳步。

「走阿!你想被打是嗎?」阿昌推了我一把。

我向前跨了一步,但第二步卻凝結在空氣中。

「走……」阿昌正準備推我的時候,一個人快速絕倫的從旁邊竄出,然後阿昌的頸骨啪啦一聲,整個人癱在地上。

「你們是……」老胡半句話還沒說完,也是一樣的「啪啦」一聲的倒下。

「你是……」看他這樣子的行動,應該是戰友而非敵人,我出聲詢問。

「別廢話。」他拿出油壓剪,剪斷手銬後,竟然賞給我的頸椎一記手刀,「乖乖的,大家都好辦事。」

「可惡……」我漸漸趴倒。

然後陷入無止境的黑暗中。




等到我再度醒過來後,我在一個房間,一個算是寬敞、豪華的房間。

「你醒了!」之宜不知道從那兒冒出來,握住我的手。
「我醒過來了啊,這裏,是哪裡?」我問,不斷打量四周環境,看到我躺的床前方有一張方桌,方桌旁坐了七八個人。
「這裡是耐斯的王子飯店。」一個我很熟悉的聲音從桌子那邊傳過來,「黑桃一!」

看來他在玩大老二。

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聲音好熟悉,他是誰?
「你知道嗎?你被抓走以後,還好是他救了我,不然我早就被警察抓走了。」之宜說,指著背對我,剛剛答腔的那個人。
「他是誰?」我問。
「不知道,他說他叫黑狐。」之宜說,「啊!你肚子餓了吧,等等我叫東西給你吃。」
「恩。」我點頭,頸椎的那記手刀隱隱作痛。

過了大概十五分鐘後,之宜拎著一堆披薩回來,分給其他人後才拿到我床邊。

「吃吧!」她推給我一塊。
「恩。」我掀開被子,坐在床邊啃了起來。
很快的吃完一塊,「還要嗎?」之宜很體貼的問。
我點頭。
她又拿了一塊過來。
一隻吃到第四塊,我才慢慢放下那像餓死鬼般的速度。

「我到底昏迷多久了。」我問,一邊嚼著海鮮口味的披薩。
「一個月。」之宜說,她兩隻手捧著可樂,小小口的喝著。
「有這麼久?」看來那兩個警察跟我說的是真的,「這之中,你去了哪裡?為什麼我會跑到醫院去,然後被警察盯上?」
「黑狐救了我,因為你抱住我跳下來以後,我只有扭傷,但你全身都是血,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辦,本來想揹著你走掉,但是警察來的太快,太多圍觀的人認出我們是被通緝的人後,我插翅難飛。」之宜一字一句,小聲,卻清楚的說著。
「然後呢?」我問,把剩下的披薩塞進嘴裡。
「接著,黑狐不知道從哪裡出現,背著我衝出人群。」之宜說,「本來我想要連你一起帶走,但是你真的受傷很重,重到我不確定你是不是還在呼吸。」
「接著?」
「然後黑狐說,先把你放著,因為警察不會讓犯人死掉的,他們會好好照顧你,等到你差不多好了以後,再去救你出來。」之宜一口氣把可樂喝光,「但我不相信,畢竟這風險實在太大,聽到他的處理方式,我直接就跟他動起手來,但是一出手,我就知道差距是多大了……第一招,我的手就脫臼了,第二招我用腳,她抓住我後,只說了一句話,就把我打昏了。」
「他說了什麼話?」我很好奇。
「我說,我答應過的事,絕對會做到。」叫做黑狐的人站在我的身邊。

我轉頭。

「是你!」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聽說,物極必反。

我總以為那都只限於那些紙上的文字故事中。

像胡雪巖的傳奇。

像諸葛亮的遺憾。

總以為這種只有故事裡,或者是那些曾經是傳奇的人物才擁有被冠上「物極必反」的特權,不會掉到我身上。

但是,偏偏就是這樣。

現在的考試,對於我有利的條件越來越少。

但是,不利的條件,越來越明顯。

我一直自信著,理科是我擅長的,只要一直努力,就可以擁有彌補文科的不足。

但是。

不好意思。

現實不是這樣。

而且,因為太過自信,自信,我做了這麼多努力,應該會有不錯的成績出現。

然後,在那條自以為平順的道路上,雷禪。

雷的很嚴重,幾乎把整個應該可矣免強拉平的計畫,整個擊潰。

潰不成軍。

潰不成軍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太過於依賴,依賴對自己有利的條件。

這樣子,我永遠都不會進步。



像是賭博一樣。

越容易賭的,利益越小。

越是機率越小的,贏到的利益就越大。

相對的,風險越大。


為了,未來。

還有兩年前,我用幾乎等同於生命的珍貴東西,跟未來這個莊家,賭輸那一把後。



我要一次贏回來。


英文。

是關鍵。

所以。

能不能幫我。

給我個,學英文的建議,為了要贏,我可以付出十倍的努力。

跟我,一起寫下這人生中,名為羈絆的動人樂章。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當四周一片沉寂,沒有一聲電話響起

我才明白,思念也有聲音

呼吸一點,一滴,在窗上凝成水氣

玻璃映出的眼睛,我很想妳

戒不掉,那首妳的香氣

忘不了,妳笑的可愛氣息

妳說的一字一句,我從來都沒忘記

妳給的關心叮嚀,我有好好珍惜

一直,保存著那些回憶

就,只為了往前一點距離

夜半月影搖曳

妳知道嗎?我很想妳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其實,說忘記是騙人的。

我們的回憶,一直都是只有Enter,而沒有所謂的Delete。

常常以為自己忘記了,以為自己很瀟灑的遺忘,以為那些過去被埋沒在回憶沙漠中,但在重新接觸到跟我們自己以為遺忘的不管是人、事、物還是其他,那些東西就又會被再度被攤在陽光下。

然後自己逼著自己,重新檢視一遍。

或許甜蜜,或許青澀,或許,更多的痛。

我不知道,我還記得的她變了多少。

變了很多嗎?我不知道。

就只是遠遠的看著,遠遠的。

是不是還記得我,是不是還記得我的幼稚,是不是……

我還記得很多事情,因為那些事情已經跟我的生命融成一體,畢竟,所謂的記憶跟生命是無法分開的吧。

也許,就也是也許,對你而言,我已經沒有辦法用更多文字在寫出更多東西了。

因為那超越了文字所能表達的範圍。






就算沒有結果 我也能夠承受
我知道妳的痛 是我給的承諾
妳說給過我縱容 沉默是因為包容
如果要走 請妳記得我
如果難過 請妳忘了我





---------周杰倫--藉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試過很多次以後。

我發現我有一種特殊能力。

飆答案,絕對飆錯的能力。

什麼?你不相信?

好吧,我舉個例。



例如,我這題不確定,我猜C。

「嗯嗯,這好像A也對!」我轉著筆,考慮再考慮。

終於。

「好吧!A看起來比較有可能!寫A吧!」

然後交卷。

改出來。

「X!(這是消音,並不是說答案是X,你去哪找有X的題目ㄚ……)答案是C!」




或者。

「恩,這題答案是……A好了。」

我再轉筆,轉轉轉。

「可是……C好像才是正確答案耶……」

我看著天花板,天花板都快被我看破了。

終於。

「好吧!鑑於之前的白痴舉動,不改了!」我英雄豪氣的說。

然後,改出來。

「啊啊啊!!!答案竟然是C阿!」

後面的是一串髒話。




恩。

看完這兩種情況,你一定會說,「啊,就不要改就好了ㄚ。」,或者是,「啊,每次都給他改相反答案就好了ㄚ!」


很抱歉的。



答案就是會跟我唱反調。

我顛倒,他偏偏不顛倒。

不顛倒的時候,他卻很開心的給我顛倒。

一整個就是無言。


更離譜的是,我曾經有一次整張考卷用飆的(因為不算分),結果標出來的答案全部都跟正確答案差一個,例如,我飆A,答案是B,或者飆C,然後答案是D。

備註 - - 是全部答案都比正確解答多一個喔,。不是說那種忽前忽後的……

看倌呀,你評評理,這樣子根本超出常理所能理解的範圍了嘛!

如果我把答案向後挪一個,改出來,是78分。

不改答案。

很開心的。

36分。

挖!六六三十六,六六大順ㄟ。(老兄……這分數並沒有什麼好驕傲的…)



所以說。

以後就隨緣啦,好好努力,別靠運氣比較實在……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回頭看過,發現自己的文字一直在變化。

整理無名,看著自己以前的文章,發現自己以前的問文字是如此的有活力,充滿著朝氣,有著那讓現在的我所羨慕的輕狂。

但是現在。

我不再幼稚,不再天真,換來的卻是那被稱為冷靜的沉穩。

沉穩又怎樣?

那種沉穩,讓我失去了過去所謂的豐沛情感,讓我過於理性。

我無法哭泣。

一篇篇的看著,看著我的文字,發現過去的銳利,現在我所擁有的特質,是過去的我不斷期許的。

得到後的現在,卻又不斷懷念起過去那種青澀的歲月。

曾聽過。

「思念,總在轉身後。」

我們的回顧,也都只有在失去以後才開始回味。

莫名的惆悵。

看著那過去總是帶著生命力的我,春水東流。

現在的我,呼吸著那令人窒息挑釁,向前。

如果回頭,只會讓我更加難過。

那為什麼要回頭。

如果,不想重蹈覆轍。

那就一直向前。

我決定。

不再回頭。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