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天晚上熬夜對我幾乎沒有影響,真多虧了高醫醫學營的同學們的「魔鬼訓練」(這密辛就等到我把領導人的回憶寫完再爆料吧!)

{###_f2200713/7/1162457041.jpg_###}


第一天早上的課程是鄭乃夫教授的「府城風華—昨日與今日」專題演講。

還有第二節課,影像故事。

說實在,這次的課程都是偏向於「精神層面」,而且,很多東西,都偏向於比較枯燥乏味,或者,說它是「純名詞」。

不過,教授長得挺帥的,大概才三十出頭吧,不過我還是很「不小心」的給他睡著了。

中途睡睡醒醒就過了早上半天,下午就到了「綠環境館」還有到情人碼頭給人家閃的。(去那邊看到的,都是情侶!去死去死~~!!)

----->這解說員長得像楊承琳

{###_f2200713/7/1162457043.jpg_###}

{###_f2200713/7/1162457047.jpg_###}




結果我只有跟男生牽手的份!(我性向正常!!!相信我!!)

更智障的,我跑去玩投籃機還被卡錢!(反正我也習慣了....被卡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因為時間不多,所以我們只拍了一兩張團體照就打道回府。(老兄…那是你卡在廁所時間太長好嗎?)

{###_f2200713/7/1162457051.jpg_###}


最後在回程路上聽說有電影看,開心了一下,不過聽到……片名叫做「城市改造影片賞析」,整個心情就開始……不怎麼期待吧。

可是那也只是假象。

也只是,「我以為」很難看。

但是實際上,我看到這影片時,深深的被感動。

原來名字這麼詭異的片子,其實是很好看的。

也就引導出,領導營想表達給我們的,很多事情其實並不能只看表象,也不是這件事情所呈現出的表徵。

而是要一層一層的剝開那些包裝。

一片片的去了解,去剖析。

我們才會了解事情真相,了解,什麼叫做,真實。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既然六天都過去了,我們差不多要一件一件在這邊做成回憶。

然後,把它存在一個我們都能看見的地方,等待我們自己的層次提升,然後回過頭來批判。

或許,我ㄧ開頭,就是這樣用著連我自己都不習慣的語調記錄下所有事,讓你們,包括我,都不習慣,但這才是我們能面對自己的一個契機。

第一天的報到其實很累。

因為那天在下雨,然後,早上六點跟翔駿搭車跑去台南,後來還轉搭客運,客運轉完,還等其他組員,然後再搭計程車過去。

結果到的時候幾乎要遲到了……不過既然有到就好,也不必要求太多。

我本來以為都到齊了(不過也只是「我以為」),可是點完名後發現少一個,少了高嘉鴻,打給他,他還說它東西很多要我們一起搬,不過這不重要,反正後來還是到齊了。
{###_f2200713/4/1144028661.jpg_###}


這些插曲先略過,因為完全寫出來,我想整個版面會爆掉,畢竟同一組裡面已經五個南一區的…

報到完是始業式,始業式真的很無聊,雖然說我有拍照片,不過後來我覺得說還是很無聊就刪掉了。

其實重頭戲是在下午的課程,闖關。

爽的是,有正咩~~

更爽的是,我們在玩遊戲根本就是在拍賭神!

「阿!就是這樣啦!賭了!」

不然就是。

「恩……阿!放給他爛啦!就是這樣子!」

還有。

「我有特異功能!變!變!變!」(這不知道是哪個人說的…好像是我耶…)
{###_f2200713/4/1144028663.jpg_###}


然後…就是空白時間讓我們討論很多事情,不過基本上都是在半哈拉半討論過程中度過。

第一天的生活差不多是這樣。

以下就是我們住的宿舍...(有枕頭...還有那涼到不行的涼被...)

枕頭

{###_f2200713/17/1211319442.jpg_###}

涼被

{###_f2200713/17/1211319441.jpg_###}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喜歡人跟人之間的互動。

那些互動,到最後,會變成一種純粹地感動。

特別是,一起度過一個禮拜的我們,幾乎分秒不離,那所有回憶的一切就以幾何倍數般成長。

每次營隊的回憶,都能釀成一壺甘醇香冽的酒。

實驗的嚴謹。

討論的瘋狂。

演出的合作。

最後那讓我瘋狂的舞會。

還有,大家的擁抱。

一切的一切,都讓我無法忘懷。

每一張合照,每一次牽手,每一個擁抱。

真的都敲進我心底的最深處,接著在新湖上漂空盤旋,在那湖面上觸出一點一點擴散的漣漪。

火車上的我。

輕輕的呼吸著回憶。

電腦前的我。

微笑,且帶淚的敲下每一個字。

我,沒辦法一字一句清楚紀錄所有的過程,因為,有很多事情無法用言語說的清楚,無法用文字透徹的表達出那心中滿腔溢出的情感。

所以,我選擇輕輕帶過。

最後,高醫醫學營的夥伴,工作人員。

謝謝你們。

給了我生命中,一個美麗的意外。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在,妳會想我嗎?

曾經,忘了在哪部電影裡看過這樣的問句。

當初的我,覺得很可笑,這樣子的對白,不會嫌太矯揉造作?

但是現在的我才知道,那句話在那種情境下,是最貼切的一種對白。

一個人就這樣在不屬於我的地方,一個月。

其實心中是有所不捨,有點徬徨的。

在這一個月,沒有人能夠陪我,沒有人在我身邊,其實那孤單可想而知。

但這畢竟是我成熟獨立的第一步,要學著相信自己,處理好身邊的所有事,如果,我連恐懼都克服不了,那我永遠無法向前。

雖然平常就在不同世界...妳也不在我身邊...

我還是想問。

我不在,妳會想我嗎?

我,很想妳。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算是處理完所有事情了,半個月我幾乎沒有碰到電腦,幾乎沒有一夜睡的安穩,只是因為,我想太多。

好多好多事情需要處理,營隊兩個,兩個的性質不一樣,還有很多要準備,再加上學校叫我去參加的「青籌會」(這名字總會讓我想到民國初年跟洪老背背有關的籌安會……),整個行程就是很滿。

太多事情需要安排,安排到最後壓力很大,我好怕做不好每一件事情。

每一件事都需要處理,又要很精準的安排,但我卻無法預料所有事的節奏。

因為,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中間一個環節失落了,所有的行程都會受到牽累。

所以到最後我只安排了大概行程,既然都趕不上變化,就讓他自由發展好了。

結果,這樣其實也挺不錯的。

事情應該處理的都有處理完,而領導人要用的名片也在下午跑去影印店被老闆跟老闆娘伉儷聯手炮轟下完成了(深深的一鞠躬~)。

其實事情大概就好不是嗎。

我一直以為自己能夠很精準的掌控時間。

就連考試前的複習也很標準的去安排一切,但是在過程中還是一樣遇到很多事情就延誤了(例如……「不小心」開到電視,「不小心」拿到小說,等等等……),到最後放他自由發展,給他一個自由空間,也給了自己一點呼吸空間。

或許,感情也是一樣的道理吧。

雖然最近很忙。

但我很充實。

不過對於考試,(媽的!我完全放給他自由!)我想就得過且過就好了,其實並不暴多大希望。

有可能到時候要從營隊回家,我媽會打給我說,「啊~~你可以不用回家了,看你要去睡火車站還是公園……」

到時候再請大家接濟我了……(再深深的一鞠躬!)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幹……」我勉強壓抑制想吐的感覺,但是之宜真的吐了出來。
「好殘忍。」之宜遮住嘴,轉頭。

眼淚不停的傾瀉而出。

我也快落淚了,因為反胃的感覺讓我一陣陣的作嘔。

「反正,先走人再說,如果連自己都管不好了,要怎麼去顧別人?」我拉起她的手,「快走。」
她沒有反抗,乖乖的跟著我走,一路沉默。

「碰!」我踹開鐵門,門後煙塵瀰漫,牆上留著陳年的水漬痕跡,地上厚厚的都是灰塵。
「接下來就碰碰運氣吧。」我深呼吸。

走下樓,都很刻意的放輕腳步,不讓自己的腳步聲掩飾了自己的感官。

其實人類觀察周遭環境的能力原本是跟動物一樣的敏銳,但就是因為文明的進步,讓人類的感官漸漸鈍化,鈍到,連有危險接近自己都還無法察覺。

而要能察覺危險的第一要素就是在身體內流動的氣,在很平常的情況下,大氣中的氣跟生物體內的氣不會有什麼很特別的互動,但一旦一股不尋常的氣侵入,生物便能很快的感應到,或許實際上並不是如此具體,但都能略知一二。

因為要保護自己,因為用來感受大氣的氣已經漸漸堵塞停滯,所以,就會有武術的出現,在武術的定義裡面,並不是要求殺氣跟殺敵,而是很普通的「閃」跟「躲」,而戰鬥是最下等之策。

如同論孟裡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以及古詞常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在或者太極拳說道,「以柔克剛,能避則避。」,以上都是說明了武術的本意在於保護勝於攻擊。

現在的我凝聚心神,注意著所有聲響以及呼吸。

「從這邊下去好了。」之宜說,她指著前方一扇破掉的窗子。

「怎麼下去?」我問,現在比頂樓少一樓,充其量也才少三公尺,從這邊跳下去應該也是一樣痛吧。

「笨喔,去找升降機阿!」之宜說。
「你更笨!我們現在要怎麼去找?」我沒好氣的說,很多人就是這樣,常常提出一個方案,但是卻沒有看到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對喔。」她像是突然頓悟的應了一聲。
「唉。」我嘆了一口氣,「等等,下去樓下看看,說不定會有也說不定。」,我牽著她,慢慢走。

走下兩樓,都是一樣的荒廢,這間大樓一點生氣也沒有,反觀起來到像是電影裡面那種鬧鬼或是有什麼重大災故的荒廢大樓。

最後總算在一個大大的「二十四」的樓層標示下找到了一箱被灰塵覆蓋的東西。

「恩,按照方位來推理,這東西應該就是升降機了。」我看著那已經鏽到不行的支架,一邊在心裡罵。
「都鏽成這樣,還可以用嗎?」之宜把那個升降機擺到正常的使用方式,一邊弄一邊掉出褐黃的鐵屑。
「應該還可以吧。」我說,雖然嘴巴上是這樣說,但實際上卻沒有大把握。
「那既然如此。」之宜一腳踹破那箱子的塑膠外殼,把裡面的繩子跟起降機拿了出來。

拿出來,掛上。

接著我們兩個都默默的看著那看起來故障機會頗高的機器。

「你先試試。」我說,我實在不相信這看起來被泡過水的東西還能夠使用。
「這就要麻煩你了。」之宜臉上帶著可愛的微笑,但為效忠很明顯的有著狡詐!
「我不要!」我搖頭,然後功率開到最大。
「這由不得你喔!」她一邊說一邊把繩子套在我身上,我要推開她,她卻說,「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喊強暴喔!」

恩,被當色狼跟賭運氣……這實在有點難抉擇。

被當色狼只要跑的快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事。

但不當色狼賭運氣的話搞不好等等去買樂透就會中頭獎。

嗯嗯……

經過兩相權衡之後,我決定了。

我決定了。

我決定了。

我決定了。

我決定了。








我要當色狼。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詞窮。

最近我不知應該寫什麼,或者是發表什麼。

完完全全的就是一整個空白。

或許是幸福的空白。

因為,過去那些傷痕都好的差不多了,也或許,我能夠去正視那些傷痕,所以,我能活的更自己。

以前的我,總是喜歡追尋「風格」,但在那輕狂當中,吃了不少的虧後,才漸漸的變的圓滑,不再有稜有角。

以前,總是以為大人都不了解我,但在很多事情以後發現,其實其實是自己不了解自己,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錯誤,沒有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

面對自己的感情,面對很多東西,都是需要時間的。

當在那等待的漫長時間,我們會有很多想法,很多思考,很多假設,很多想念。

但卻在時間點抵達的那瞬間,詞窮。

或許在那瞬間沉默我們都能知道更多。

我詞窮,因為,我知道我自己能夠去面對,能夠知道,我的文字為了誰。

現在,我詞窮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跨年的晚上。

好冷。

但是,有人陪著,就溫暖了起來。

我們在同一片天空下,看著煙火,就這樣看著。

其實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很多事,不用說,其實應該懂。

每年的跨年,都有不同的煙火。

但今年,很不一樣。

真的很不一樣。

我很開心,這或許是一個好預兆吧。

我在讀秒時,用力喊出我的願望,然後跟煙火約定,明年我會帶著我實現的願望來看它,每一年都是如此。

在年的結尾,我不孤單。

在年的開始,我很幸福。

我想,我會在這新的一年,用力的活出屬於我自己的風格。

在交接的瞬間,我很幸福。

也祝大家,要過的比2007快樂。

謹此。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