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衝向那三個人,那三個人也是一樣的對衝。
但那個人工智慧卻退在旁邊,似乎沒有插手的意思。
既然,這遊戲是有關生命的遊戲,那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一個人手下留情,如果,在這邊就輸掉的話,那一切都沒有了,特別是在這種恐怖的氣氛下,還有那幾個人的跋扈態度。

「去死吧!」我咬牙,右腳微蹲,向左斜滑,躲開棒球棍的攻擊,右手趁著尾勁衰弱時抓住,然後翻轉,輕鬆奪下第一把武器,接著球棒甩出,甩向拿鐵條的人渣。
「嗚阿!」鐵條男左手捂背,右手鐵條就失了準頭,之宜用著一樣的手法奪下鐵條,順便扭斷了他的手腕,那聲清脆的斷裂聲好不響亮。
一招披掛的「挑」,我掐住拿球棒的那個,球棒沒在他手上,就只是一個草包,「喝!」右腳一掃,把它整個人摔了出去,拿生魚片刀的那個本來是刺向之宜的,卻被這個倒楣鬼吃下。
倒楣鬼瞠大眼睛,跪下,一句話都沒說,就趴在柏油路上。
我拾起球棒。
之宜拾起鐵條。
筆直的對著拿刀的跟躺在地上的鐵條男。
「把刀放下,我留你們一條活路。」之宜說,我看著她。
本來我是想說直接把他們幹掉的,因為留著他們實在是會惹來很多麻煩,不管是電影還是動畫裡面,只要主角很好心的幫助那些反派腳色,在未來總是會被反將一軍,或許有人會說,「正義終究會得到勝利」,但,那是電影,現在的我們用的是命在賭著未來。
「不好吧。」我的視線沒離過他們兩個。
「如果一直殺人,最後只會變成野獸。」之宜說。
「可是我們爲了活下去。」我說,向前踩了一步。
「你的觀點,我同意,但是,至少給我個理由吧。」之宜的鐵條對著的方向偏斜到我的球棒前。
我深呼吸,「我要活下去。」,再向前踩一步。
「因為要活下去,所以殺人?」之宜冷笑,「大家都要活下去,現在的規則並不是把所有人殺光就能結束這遊戲的!是要解謎懂不懂!」
「可是規則是就是要找出那鑰匙啊!」我再度深呼吸,我發現自己在這種壓力下繼續下去一定會失控,「而鑰匙就是靈魂!」
「那只是我剛剛爭取時間的假設而已,或許,事情不是我假設的這樣。」之宜用另外一隻手抓住我的球棒,「走吧!你們兩個走吧,不要再出現我們面前。」,她對著那兩個人說。
生魚片刀掉在地上的鏗鏘聲,還有倉皇逃走的腳步聲聽在我兒裡竟是一種刺耳的感受。

我看著他們兩個越跑越遠。

然後看著我旁邊的女孩。

她看著我。
「你壓力太大了。」她輕拍我的肩膀,「壓力不用這麼大,我們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的。」
我看著天空,「在這種用生命當做一切籌碼的遊戲,真的很讓人壓抑,我好怕轉個頭還是幹麻的,就死在這種不明不白的地方。」,看著天空,是不讓我眼中的淚有落下的機會。
現在的我,好害怕,好害怕。
或許,我沒有想像中這麼堅強。

「小朋友,哭什麼!都幾歲了還哭!」人工智慧站在人行道上,看著我們,「這遊戲所謂的鑰匙,像你女朋友分析的差不多,那鑰匙不是實質的,但是到底是什麼,卻沒有人知道。」
「那東西的說法,只不過是讓所有參加者有那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本來會從幾個人先想到,接著影響到所有人,最後遊戲會朝著死路的方向發展,如果我推理的沒錯,應該曾經有人殺完所有人以後,還是被困死在遊戲裡面。」之宜轉身,面對著人工智慧,防範著他的一舉一動。
「大致上來說,方向沒錯,但是問題的癥結就是在,答案。」人工智慧朝我們走了過來。
「別過來。」我用上臂快速的擦掉眼淚,擺出攻擊的姿勢。
「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人工智慧仍一步步的接近。
「不要再靠近,在沒有清楚所有底細之前,我都會對所有人保持懷疑的態度。」吐氣,身形矮下。
之宜點點頭,「你總算理性一點了,現在可以懷疑,但不能隨意出手。」
「OK!OK!隨便你們怎麼說,我退回去就是了。」他倒退著步伐回到剛剛的位置。
「我完全想不出來,那到底是什麼意思。」之宜搖頭。
「會不會是……」我想起我所有玩過的遊戲,把所有過程都快速的瀏覽一遍,「條件限制。」
「條件限制?」之宜看著我。
「你沒玩過RPG遊戲?所謂的條件限制指的是要完成某一個任務或是遊戲要求的東西才能夠破關。」我解釋。
「那一定就是這個了。」人工智慧點點頭。
「你說這跟剛剛的結論有什麼不一樣?還不是不知道所謂的條件是什麼!」之宜說。
我點點頭,「說的也是。」
我們三個沉默,車子開始流動,看起來前面的爆炸已經被處理掉了。
「那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吧,一直站在這邊很危險的。」之宜看了看四周,「因為跟現實世界一模一樣,所以沒有辦法分辨到底誰是不是參賽者。」
「是阿,跟現實世界一樣,所以……警察來了!」人工智慧指著遠方疾駛而至的數輛警車。
「快跑!」我拉著之宜衝出,「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多一顆腦袋多點幫助!問題多找一點人總會想到的!」我們兩個爬過那人行道旁的圍牆,然後跳下,接著狂奔。
人工智慧看著我們,微笑,輕鬆一跳躍就飛過圍牆,輕巧的落在我們面前,「我來背你們,要抓緊了。」,雖然他說「背」,實際上卻是用「拎」的,他就像是電視上有輕功的武俠高手一樣迅速的逃竄。

我想現在之宜跟我想的一定都一樣。

「好險剛剛沒跟他動手。」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並不是難過,並不是頹廢。

但我並不否認,剛發生的那一兩天真的很頹廢。

現在的我,不說話,不是難過,因為,我不想多說話,說那些笑話,對我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幫助吧。

現在的我,不笑,不是因為責備,而是愧疚,我對於我爸媽所賦予我的期望,搞砸了,人生中,最怕的,就是愧疚。

現在的我,沉默,不是我不開心,而是,我在找尋我的定位。

或許,我會這樣下去。

反正,不會再重蹈覆轍,走回我再度失敗的那條路。

我還是我,只不過多了一點改變。

一樣的我,一樣的低調。

一樣的我,一樣的不照常理出牌。

一樣的我,就是一樣的我。

謝謝,你們給我的鼓勵。

真的很謝謝大家。

我,會和以前一樣,還是那個,我。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所有一切,開始失控時,我選擇了煞車。

我想去改變這一切,不想讓這一切隨著慣性發展下去,想跟衝力做個決戰。

方向盤在我手上,控制權在我腳下,我在飆的,不是秋名山,而是那條叫做人生的山路,或許白天,或許黑夜,或許,無趣乏味,但再怎樣我都不會中止自己對自己的比賽。

當我所習慣的一切都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條理,我會選擇改變方向,就像某句名言,「不是路盡了,而是該轉彎了。」

對我而言,改變,頂多是轉個方向盤,改變自己的方向,用力的踩住煞車,然後在這彎道滑出一個完美的弧線。

改變,煞車,轉彎,甩尾。

就是如此簡單。

我們之間,我的生活,或許都要有一點改變。

但是轉了彎,回不去原本的起點,頂多,只是在我們的起點的那條平行線上而已。

或許,曾經說過的那些相信,就只不過是相信,但我還是選擇相信。

我選的,已經不能回頭了。

我想,就像妳說的,「你會懂」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很爛的劇本。

爛到,本來以為學校會給我們什麼有趣的題目,後來卻讓我失望到家。

題目。

就是,交通安全。

好吧,廢話不多說,我們就此開始。

********************我是分隔線********************

有一天,小黃騎著跟他媽ㄟ來的機車在路邊把妹。

然後,有一天,看到一個正妹在等車,所以想說要去搭訕。

接著,他騎過去對向車道加上180度的完美甩尾時,剛剛好來了一頭卡車輾過他,然後他的腦袋就跟氣球一樣爆掉了(請準備一個氣球,然後,戳爆它)。

在朦朧中,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擁有藍天綠地的地方。

「這……這就是天堂嗎?」小黃說。

他的背後傳來一陣快樂的笑聲。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這採用複製貼上技術)

「這是?」小黃轉頭看著四隻長的很奇怪的外星人。(註,阿扁他沒有看過天線寶寶)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還是複製貼上),你好~敝姓丁,我叫丁丁。」紫色的外星人說話。(後面另外三支外星人要跟著喊,「丁丁~丁丁~丁丁~」),「歡迎來到陰森幼幼台~~呵呵呵。」

「我為什麼可以跟外星人說話?」小黃問。

「因為,你死了啊!」丁丁說。(「死掉了唷~死掉了唷~死掉了唷~」)

「我為什麼會死掉?」小黃問。

「因為你不守交通規則ㄚ!」丁丁。(不遵守~不遵守~不遵守~)

「阿!怎麼會!」小黃。

「怎麼不會?」丁丁。(怎麼不會~怎麼不會~怎麼不會~)

「我還沒有把到妹,怎麼會死了呢?」小黃抓著他旁分到很過分的髮型。

「因為你不戴安全帽又亂騎到對向車道ㄚ!」丁丁(因為你不戴安全帽又亂騎到對向車道ㄚ~因為你不戴安全帽又亂騎到對向車道ㄚ~因為你不戴安全帽又亂騎到對向車道ㄚ~),「別吵!!」,丁丁對著三隻外星人大叫。

「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小黃。

「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我以後會好好的遵守交通規則的~」五個人,所以喊五次。



全劇終


OK!小黃,我就先幫你寫到這邊了唷~其他的,你就自求多福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名字,代表的是一個個體。

我們周圍,因為有了名字這種東西,所以有了人對我,我對人的基本認知。

但,一旦失去了名字,那,對於我們所認定的一切,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當一個名字從記憶中消逝,淡化,呈現在外部的,叫做陌生,當我想起妳的名字時,只剩下好像又這麼一個人存在,卻又不清楚的身影,因為我們已經,陌生。

而,當,她的名字在我的世界對我來說具有某種意義時,那種關係叫做羈絆,羈絆或許隨著時間加深,或許淡化,或許,似有若無,那種東西,存在就是存在。

名子跟名字之間的連接,很簡單。

卻也很難。

或許有了她,就不該再有妳的名字存在?

或許,也許不或許。

我只想,簡單的讓心有個可以喘息的地方。

在夜,有一個名字念起來很溫暖,想起來很溫柔,有個人聽我說話,這就夠了。

在夜,想起妳的名字,是怎樣的感覺存在?

或許,我不知道。







或許不應該打這一篇的,因為要考試了,但是突然想到好久沒打,我還是手癢的打開電腦,這是,習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課本怎麼改,國父都是 孫中山

不管,政治人物怎麼操弄,過去式不會變就是不會變

就像歷史老師說的一樣,我們所能做的,是創造歷史,而不是,竄改歷史

中華民國,生日快樂




國家
作詞:孫儀 作曲:劉家昌

沒有國那裡會有家
是千古流傳的話
多少歷史的教訓證明
失去國家多可怕
炎黃子孫用血和汗
把民族的根紮下
多少烈士獻出生命
培育出自由的花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
四海之內的中國人
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沒有國那裡會有家
是萬世不變的話
當你踏上了別人的土地
才知道更需要它
在風雨中使我有信心
就是我的國家
苦難中把我扶養長大
也是我的國家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
四海之內的中國人
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國家 我愛 中華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看到大家都說有拿到領導人的影片,然後我就一直沒拿到,好不容易我經過千山萬水,跋涉了千哩,總算從組長口中套出,「阿!我忘記了。」的爛答案。

雖然說這過程聽起來很智障,不過重點不是過程,至少我還保留下些許已經逝去的時間回憶。

重看了一遍,其實發現,我還是擁有快樂的。

從營隊回來以後的三個月裡面,一直被功課壓住,本來一望無際的那一大片草原,漸漸的被壓力跟無奈堆疊成一道堅固的牆給擋住了,接著,原本慢慢前進的我,走進了牆所遮住的陰影中。

但,因為這一片回憶的DVD,把那片堅固的牆狠狠的敲出一個大洞,毫不留情的擊碎,重新見到那片草原跟天空的我,發現,其實快樂還是在我身邊。

營隊裡的開心,合作,融洽,笑聲,一遍一遍的重播,重播到,好像我有重新活了一遍,全身上下又有了不同的能量,原來生命體還是比無命體強的。

回憶,就是如此神奇。

想念,說給你聽。

我們都是領導人,相信我們都有點天份。

PS各位……作業要記得寫!!10/20要交作業唷~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很喜歡春天旅店這首歌。

一直都很喜歡。

這首歌代表了回憶,緣分,還有不知名的情愫,更讓我感覺,很浪漫。

不聽歌詞的情況下,那跳動的音符觸動著我的心弦,特別是,沒有閒事,一個寧靜的午後,或者,今天,在那颱風給出的慘澹天空下那種孤寂,更強化了那種閒適的浪漫。

旋律,音符,回憶,交織出的那首歌,已經脫離了所謂春天旅店給出的幸福感覺,或許,這首歌只是一種媒介,一種心靈上的媒介,經由它的帶領,我能夠離我的心更近一點。

閒暇時浪漫,或許不必經由體力上的消耗就能夠排解地那平時的壓力與不滿,曾經老師說過,我很理性,理性到,我的眼淚都流不出來。

或許是這樣,不過說實在,我也已經好久沒有哭過,不論是悲傷的哭,感動的哭,還是其他。

或許,老師說的對,我太過於理性,理性到我的心幾乎對於那種對眼淚再也沒有感覺的人,因為就我的觀點,哭並不能解決事情,所以乾脆不要哭,就好像佛洛一德說過,人類擔心的事情,有百分之九時都不會發生,而發生的那百分之十,又是人類無法解決的,所以,我們不需要擔心。

雖然不能混為一談,但這理論是我當初跟老師硬ㄠ的產物。

或許,因為理性,所以背叛了自己的心?

或許。

但經由這首歌,心,似乎好像有那麼一點解凍了,似乎能夠感覺到,心上有一股暖流流過,那種疏遠,卻又熟悉的感覺,或許就是我遺忘已久的感動。



春天旅店
(因為克腦得的音樂現階段只能授權給無名小站使用 ,所以無法將歌曲上傳 ,如果你們真的喜歡 ,可以使用網誌設定的方式,謝謝!)

詞 : 王紀堯 曲 : 克腦得

我愛你 你聽見了嗎
說的像春秋大話
夏夜寂寥近況好像
冬季台北街巷
我愛你 你感動了嗎
笑我哭著說傻話
那天起 我再想不起
淋溼你的雨季
唱著春天一天一年的日記
就有一年一天的勇氣
望著旅店一秋一冬的四季
哭泣就不必千方百計
也許你開始唱著首歌消遣
也許你開始享受了黑夜
我還學不會問心無愧
還學不會一個人睡

我愛你 你微笑了嗎
我是說不好情話
那天起 我再不想起
一次短暫默契
唱著春天一天一年的日記
就有一年一天的勇氣
望著旅店一秋一冬的四季
哭泣就不必千方百計
一年一天一個夏天 一瞬間
黑夜不需要秋涼的慰藉
當我喜悅還在等待這冬天
你就親身經過春天旅店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東西,是我的興趣。

但是一旦寫東西變成一種工作以後,就覺得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了。

這個禮拜很少處理新文章就是這樣,校刊投稿加上教官室的邀稿(天殺的4000字,而且寫的讀後感是心理學叢書),再加上老師拜託的演講稿,這些事情就讓我快吃不消了。

一個人再怎麼唬,也寫不出這麼多字吧。

所以就只好放給它慢慢來阿,我希望我對於寫,是一整心情的紓發,是為了特定的人而寫,例如讀者,朋友,傾聽者,還有,特別的她。

味了一個人寫文章時,妳的心事甜蜜的,是那種具有正向意義的。

更或許,帶點幸福的感覺。

沒有壓力,不求任何回報的寫,那是快樂的,雖然說我很愛投校刊去賺錢,哎呀!這是正常的吧!你說哪個人不愛錢,我又沒有說我是聖人,但至少我寫東西的最初目的不是為了「錢」為出發點的。

我只不過,想創造出一些我心中的世界,把我心中那些天馬行空的一切用文字,具現化,讓大家進入我建構出的世界,我一直相信,這東西傳導出來的,是文字中我想表達出的感動,讓大家跟著文字裡的主角一起感動,一起開心,一起落淚。

或許現在的我還沒有這樣的等級,但是只要持之以恆,我想,總有一天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