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時間葬送感情,我開始埋藏回憶
開始懂得去放棄,開始學會不再想妳
總以為面對要慢慢練習,但,我們都天賦異稟
轉身離去不見你的淚影,才了解自己從來都沒擁有過妳
所有的一切經歷,只是人生中的一個錯誤逗句
語氣不再延續,語意分崩離析,我們的故事不知道該從何下筆
我開始學會不再熟悉,不再回憶
當天空開始下雨,不再自作多情,說它為妳哭泣
我開始學會離去,開始學會轉移陣地
從決定撤退的那一刻起
我們,開始,沒有關係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地軸的那一端北,漆夜靜謐紛飛大雪
山間旁緣那點星淚,恰澄綴了那弦牙月
蒼穹上那帶極光的美,像妳讓我忘了自己是誰
一切回憶淨冽如水,卻也令我深深沉醉
銀白山巔與流星交會,在眼簾留下永恆畫面
嬌嗔的嘴無法拒絕,是你讓我狂亂迷戀
縷絲的雲伴奏著夜,填了星子間的空缺
在心裡靜默的祈願,聆聽見了最深的思念
谷峽間峰迴盤旋,翻飛了孤獨的葉
我們隔得好遠,分在地軸的那端南北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殘日尚未落盡,已被下令群圍
孟德笑等,我的後悔
風沙在吹,盪醒歷史是非
我似神鬼,無人能論我錯對
方字,向也,手持尖戟傲指老天
赤兔,異駒,突圍而出似若閃雷
即使,千軍洶為長江水
我亦不懼,戟如飛
側出,身旋,銀白襯托紅血
再刺嘯的弩箭,誰也喚不回
上位下位之間,背棄至親的淚
戰爭總帶來許多殘缺
如果不能改變,就讓我扛下所有的罪
君王從不了解,泗涕滂沱的夜
用黎民陳釀版圖,其中沉醉
我會用方天,掃碎金爵銀杯
沙塵彌天,壯烈,曹魏,千乘軍滅
餘下的夕暉,托出了孤獨的背
名利繩圈,有誰能解
鏗鏘之間,我憔悴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天空的雲在飄,想起了童年的歡笑
院子裡的藤椅,有著回憶的陳年味道
我記得,坐在什麼地方,聽,揮舞的槍刀,板機的灼燒
咀嚼土豆香,淡化了隆隆迴響的火炮
還記得,那把殘舊的金門菜刀
總是點綴著七十二年的手藝,下廚紅燒
我懷念,黏著奶奶的老貓
八年的毛蛹,羽化成了神鵰
我忘不掉,奶奶為我驕傲的模樣
只是張第一名的獎狀,像我預約了諾貝爾獎
我聞得到,奶奶拿手的香蔥豬腳
即使過了好久,我仍記得那濃郁的味道
為了紀念那朵雲的飄,爺爺的笑,奶奶的好,可愛的喵
我,寫下了,爺爺,奶奶,貓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 icecream (風聆) 看板: SD_Storykuso
標題: 很想在選舉前做的一件事


每到選舉,總會看到一拖拉庫的各種操弄。
偶爾我會很想做一件事,嗯,如果我很有錢很有錢的話,我會在報紙與電視媒體上打類似這樣的廣告:



--------------------------------------------------------------------------------
您也和我一樣,雖然覺得關心政治與選舉是公民的義務,但卻厭倦了這些選舉時的操弄嗎?
您也和我一樣,想提醒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雖然我欣賞你,但拜託你潔身自愛,不要再操弄選舉語言、做各種攻擊與各種莫名其妙的造勢與宣傳,讓一切回歸到選舉的正途上。

是的,選戰總會有「操盤手」,他們依照民調的各種數字,去操作最有利自己陣營的各種宣傳。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有跟我一樣的想法,但其實他們操弄的不是民調,而是我們。

我不想請您改變您的選擇,無論您是藍、是綠、或是中間選民,我只想請大家一起來改變這件事,讓這些操盤手不再操弄我們。反過來,他們才是該被我們這些選民操弄的對象!而我們必須提醒他們這件事。

請您這麼做:

每當有候選人(無論是不是您所支持的那個)出現任何讓您感受到是在操弄選舉的語言或動作(包括攻擊對手、作秀等任何偏離選舉政見的動作時),您可以繼續支持您原來想支持的候選人,但請您在接到民調電話時,用力的給他反對!

當然,您不需要改變您原來的選擇,到時候您高興投誰就投誰,只是不用那麼乖乖的告訴民調。

為什麼要這麼做?很簡單,我們要讓民調大亂,然後讓候選人跟背後這些自以為可以操弄民意的操盤手被好好的提醒:不要在搞這些偏離選舉正道的動作了!還我們一個安靜、理智而公平的選舉。

我期望的是:只要有候選人散佈謠言或攻擊對手,他的民調就會整個摔下來。如果那剛好是您所支持的候選人,您更有義務要藉著這個動作好好提醒他!

當民調大亂時,操盤手也會暈掉,當這些他們可以依循用來操作的東西都崩壞後,一切就會回歸到原點。

是的,選舉的原點。我猜您想的跟我一樣,那就是我們小學時課本都有寫的:選賢與能。

是的,候選人應該告訴選民他是賢能的,而不是靠比爛。

您可以堅持您原來的選擇,但請您和我一起幫助我們的下一代,還有未來我們耳根子與電視媒體的清靜,讓一切回歸到正軌,好好提醒這些候選人。

民調電話來了嗎?嗯,請您好好發揮。

--------------------------------------------------------------------------------

話說上面本來只想大概打一下,沒想到卻寫完一大篇......orz

好吧!如果我很有錢的話,或許我會找人拍出一部更有渲染力的廣告,搭配一些簡單易懂的圖片與文字,讓每個階層的民眾都能瞭解到這件事。

政治真的很重要,因為我們現有社會上很多很多的事情,其實都可以透過好的制度、好的政府機構、好的執行力去解決。包括弱勢團體的照顧、偏遠地區學童的資源,還有教育制度、金融制度以及各式各樣的交通與醫藥政策。

但一次又一次的選舉裡,政客們學會了一件事:操弄選舉語言、多放一點煙幕彈與煙火,要比好好做這些事更容易被選上。

看久了這種東西後,我們會厭倦,會厭煩,會覺得政治都是一攤污水,不值得去關心(甚至會以『對政治冷感』這樣的態度而感到自己是優越而理智的)。當我們或我們的下一代這樣想時,政治只會變得更糟,不會變好。

您知道政客們為什麼會每天在電視上玩弄這些選舉語言嗎?
那是因為它們真的有效。

至少以前是這樣。

但我們必須提醒他們,我們已經不是這些政客與操盤手心中的笨蛋選民。
無論是支持的候選人,或是不支持的候選人,身為公民,其實我們都有義務去提醒他們:請讓選舉回歸到正軌。

等到投票那天嗎?不,那太慢了,而您我可能也很捨不得去那邊投下廢票(通常每邊都一起被拖下來打爛泥仗)。
嗯,這些操盤手與候選人不是喜歡研究民調、操作民調數字嗎?好,那我們就讓這些民調好好的來個大崩壞吧!

但這件事該怎麼辦到呢?如果沒有錢打這種廣告的話?

坦白說,我也不知道。

或許在網路發達的這個時代,可以藉由轉寄信達到不用花很多錢打廣告也可以做到的效果吧?
可老實說,我自己其實不喜歡轉寄信 orz
再者,目前台灣社會中,在這些有投票權的人口裡,不習慣使用網路的人口恐怕還是佔大多數吧!(要不,你就不會看到電視新聞三不五時在替網路塑造一種犯罪、危險與破壞既有價值的形象了。)

唉唉 如果有什麼大企業家或錢多到不知道幹嘛的好野人有興趣的話,看到這一篇,如果跟我有一樣的想法,或許可以試試看喔!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 icecream (風聆) 看板: SD_Storykuso
標題: 有關筆試是否重要的辯論
時間: Sun Mar 18 22:34:12 2007



我必須說這個題目一點意義也沒有。

為甚麼?



因為那就好像我們看到哆啦a夢,

你說他是藍色的,我說他除了藍色還有白色跟黑色、黃色、紅色。



但你還是說他的藍色很藍啊!而且你看他的頭頂看是藍色的,手臂也是藍色的。

我說他不但有藍色,還有白色黑色黃色跟紅色的地方,比方鼻子就是紅的。



可惜接下來我聽到的總是更多強而有力的例子,去證明哆啦a夢身上有藍色的部份。

但你可以描述哆啦a夢身體為甚麼會變藍色的故事,

你可以舉出上百篇跟他身體藍色有關的篇章,

你可以用世上最豐富的語詞描述他身上的藍色是什麼樣的藍色。



但你說的再多,也只能證明他身上有藍色的部份,

卻無法證明他身上沒有白色、紅色、黑色跟黃色的部份。



所以我還是會像壞掉的音響一樣,重複我的話:

哆啦a夢身上不但有藍色,還有白色、紅色、黑色跟黃色的部份。


而且我從來就沒說過,哆啦a夢不是藍色的。

我只是說,「哆啦a夢是藍色的」這句話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正確。





筆試就是這樣。

他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公平客觀,這個評量方式也無法涵蓋「應該要」學習的內容。


但現況是:

我們以為哆啦a夢是藍色的,於是只準備了一種顏料。



那是不對的。




但我們不覺得奇怪,因為我們習慣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沙子。
這次是關於沙子的故事。

曾經聽說過,一座沙塔,就算少了一粒沙,也不算什麼。

但是,如果再少一粒沙呢,應該也不算什麼吧。

再少一粒沙呢?也是沒差。

如果,一直少下去呢,重複個一千遍,兩千遍,三千遍,一萬遍。

那,還有資格稱為沙塔嗎?

應該不算了吧。
這樣的比喻就好像這個世界一樣,反正自殺的人就想著,「我活不下去了,這世界多我一個少我一個都沒差,那乾脆死了吧。」,如果,世界上的人都這樣想的話,那這個世界就不叫世界了。
每一粒沙子都是不同的形狀,如果你有把它放大來看的話。
你會發現,其實,就好像每一個人一樣,都是不一樣的。
每一粒沙子的稜角跟凹口,都是等待著另外的凹口跟稜角來配合的,等到那天,你發現了,你的稜角跟他的凹口接得起來的時候,那就表示,你找到你的位置了,已經完成,屬於你人生的拼圖了。
或許,你在現在的這個位置,並沒有多大意義,或許你覺得大家都不需要你,更或許覺得,你在這邊找不到屬於你的位置。
但,不要灰心,因為,或許你不屬於這邊,你屬於其他的位置,搞不好,在轉個身以後,你會發現,其實,那些你生命中的人,都在等你。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他為什麼跟了你那麼久?』左安辰指了指正在把腸子收進肚子裡面的陌生男子。

『不是他為什麼跟我那麼久,你沒發現哪裡有問題嗎?』

『沒阿,有問題的是我們兩個旁邊多了一個鬼而已阿!』

等一下?!我記得…..每一次被他提高靈視力以後,雜七雜八的魔神仔都會一個個被我看到,因為他天生體質的關係所以早已習慣,但現在….
我轉了轉身,『你看吧!連你也覺得奇怪。』

『咦?我是覺得怪怪的,不過我說不出來哪裡怪。』

『你不覺得…..少了很多嗎?』鄭天晏語重心長的嘆了嘆氣。

少了很多?對了!!!就是這裡,除了那些動彈不得的地縛靈之外,那些可以隨處遊蕩的幽靈竟然不見了!『其他的都跑去哪了?該不會有什麼大活動吧?鬼也有新年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那些地縛靈都流露出種奇怪的神情,這就是為什麼我找你的原因,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左安辰開始把整個經過都說了出來。

『好吧!我們去阿燕他家看看好了!』

阿燕家附近的別墅住宅區自從發生命案以後幾乎家家都增加了更精密保全系統,那件命案警方到現在仍毫無頭緒,現場連一點指紋、鞋印都沒有,錄影帶也沒有出現可以人物,況且陳家並沒有與人結怨,平時待人也算是不錯,根本找不到嫌疑犯。

兩個人來到阿燕家後望著黃色封鎖線,『要翻進去嗎?』 『當然,被發現了應該也只是被臭罵一頓罷了。』

他們巡了巡房子四週,在花圃旁看到一個髒兮兮的佛珠項鍊。

『哇!咖啡,你看你看,這串大有來頭喔!』

『嗯……髒死了,你應該會說:這是一個擁有古老歷史的佛珠。對吧!』

『愛死你了!我肚子的蛔蟲。』鄭天晏笑了笑。『這串佛珠….我猜應該有個500年了吧!而且,每顆上頭都刻有梵文,絕對是用來鎮魔用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嗯?奇怪了,這上面怎麼少了一個字?


一個聲音響起,『你們是誰阿!怎麼在裡面!』一個正好要外出的鄰居把2人喚醒,『噢,我們是他同學,想來探望他爸媽。』

『唉…陳家也真可憐,就這麼一個獨子,偏偏讓他遇上了這種事,你們可能不知道吧!他們已經搬到別的地方了。』鄰居搖了搖頭便騎著機車出門。

左安辰突然發現那個一直跟著鄭天晏的大學生不見了!『喂!那個大學生不見了。』 『對吼,我一直忘記他的存在了。』

回頭一看,那個大學生躲得遠遠的,彷彿有什麼怪物在裡面,『你怎麼了?過來阿。』他搖搖頭並手指著他們的背後。

背後有什麼嗎?左安辰緩緩轉過身………..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