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地方,一座公園的鞦韆旁,這是左安辰第一次遇見鄭天晏的地方,那時候左安辰看見鄭天晏和空氣嘰哩瓜拉的講個不停心裡蠻納悶的,湊上前詢問他到底在做什麼,『你沒看到這個小妹妹嗎?我旁邊這個穿著黃色洋裝的小妹妹阿!』鄭天晏用手指著他右邊的一團空氣。

『可是….我只看到空氣阿…..』

『你手伸過來,快點拉!』他拉住左安辰的手口中念念有詞。

『阿!!!』左安辰看著他前方的空氣慢慢的浮出一張稚氣的臉孔,接著是身體,沒錯!黃色洋裝,女孩的眼神透露出淡淡的悲傷。

『很不可思議吧!我們家族可說是道士世家,不過…並非正統的道教,而是分支出來的,比較不同的是,靈界的物體我能使一般人也看的到,依我現在的能力只侷限於一段時間能開啟一般人的陰陽眼,其實只是提高你的靈視力而已!』鄭天晏滔滔解釋著神奇的現象。

『你是說鬼魂這種東西存在?』左安辰有點不可置信的用手揮了揮女孩的位置,企圖讓催眠自己說這是幻覺。

『當然阿!不然你以為那個小妹妹是哪裡來的?』

『那你到底在和她說什麼?』

『她一直不肯成佛,因此在這個公園徘徊了好久,我剛好路過便詢問她為什麼不肯成佛,她告訴我她放不下這個世界…..她好想她的父母。』

左安辰緩緩走過小女孩的身旁輕輕的跟她說了幾句話,小女孩聽完後身影竟逐漸淡去,她成佛了。

『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我和她說了道理說了那麼久,就是不肯乖乖離去。』鄭天晏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奇景。

『你白癡喔!一個5歲小孩會懂你的道理嗎?我只不過跟他說了── 天堂有糖果喔!』左安辰笑了一笑。

『糖果…………..真是服了你,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阿!』

『左 安 辰』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左安辰回過神來,一個人背著一個背包從外面走來,左安辰每次一看見他總是習慣性的跟他有一點距離,他的身旁老是有一些【另一個世界的朋友】,雖然早就知道了但突然看見那些朋友還是不免有些不習慣。
『HI~老兄!好久不見!』鄭天晏熱切的往左安辰這邊抱了過來。

『挖靠!你走開一點!這次不曉得又是從哪裡來的【新朋友】了!』

他連忙閃開可惜還是慢了一步,一看到那個在鄭天晏旁邊的新朋友他差點把剛剛在醫院吃的午餐吐出來,一個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模樣的鬼魂在他四周飄來飄去,重點是他露在外面的那坨腦漿還不斷的滴著一種黃黃的汁液。

『…..我猜他是出車禍對吧。大哥…你也把你的眼睛塞好嘛…還有你的腸子可不可以別拖在地上阿,蠻..噁…..』左安辰有種莫名的無力感。

『你別這樣嘛,他人還算不錯哦!我參加靈修會期間他還教我一些功課勒!』鄭天晏翻翻他的背包拿出寫的滿滿的筆記。

『他為什麼不離開?該不會….像上次一樣又是一個非得要人家要把他的心願完成才肯走的賴皮鬼吧?!』左安辰回想起幾個月前的事。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視機,彩色,不再黑白
但,為什麼,過去的卻再重來
禮義,廉恥,深埋
反駁,沒有人給他交代
每次新聞打開
看見的都是,如果怎樣我就下台
司法,受困在,灰色地帶
民主,深陷,民族意識的腐敗
要有多久我們才看得見未來!
要過幾次歷史不再重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5年11月23日

國內外大事

馬市長的特別費受到誣賴,看!被馬市長拿去總比拿去買鑽戒送自己老婆好吧!然後一堆人在那邊唧唧歪歪,有時間打嘴炮大不如多做點事!

一週大事

前幾個禮拜在物理補習班上課,上到一半老師就叫我不要去了。
因為我回答他的問題。
喂喂,我回答他的問題ㄟ,這有什麼不對?
上次上牛頓第二運動定律,他問我們說,看到這種題目要看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根本沒有人鳥他,然後他又說,這個東西只有兩個字。
還是沒有人鳥他。
然後他又問一遍。
「這要看什麼呢?兩個字?」
結果我就自然而然的說了。

「你娘。」

靠!他就非常的生氣!!@@!!

後來他就不理我。

講阿講的,他又開始為他的補習班打廣告,說他那邊多好多好,好到可以讓死人變活人,讓吳淑珍站起來,又說他只要一開放問問題旁邊就跟了一堆人。

「老師真的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感覺好像四周圍了一群蒼蠅。」他說

然後我就很直接的反應。

「啊啊!!那你不就是大便嗎?」

然後我就被他給轟下台了。

明明就自己有問題,還惱羞成怒!跟我們英明的總統先生一樣!

導師評語

1.老師會幫你再找間補習班,學費由學校提供,你不要再來學校了
2.不准罵我們的總統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育,教了什麼?

學了以後,卻又被遺忘。

到頭,一場空。

最後,留下的是什麼?

有什麼意義?

教育,無法解釋。

當所有的一切,皆被遺忘時。

僅剩下的,才是教育。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哲學。

兩個字。

無法解釋。

它,只有兩個基本。

我們,由何來?

為,何而活?

每個答案都是答案。

每一個答案也都不是答案。

真理只有一個。

但,卻尋不見真理。

因為,尋不見。

所以,稱之為,哲學。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懷疑

『找到了!』

男子揮動著手興奮的呼喊著,沾滿血漬的符包被緊緊握在手中,小翠一接過手,符包馬上散出金黃色的光芒,一串古老的文字浮現在空中,將兩人團團包住。

村子內的惡魔感應到強大的法力突然湧現,更快速的將漏網之魚一一解決。

『這下麻煩了!』薩歐皺了一下眉頭。

兩人此刻正飛奔至村子唯一對外的出口,他們知道其他人應該是難逃魔爪了,『小翠,妳後退一點!』男子拿著不斷發出金色光芒的符包靠近那道隱形的牆。

金色光芒慢慢照到隱形的牆,牆上的醜陋臉孔頓時扭曲成一片最後化成粉末落在地上,破了!!這堵駭人的隱形牆在神聖的光芒下逐漸消退,也代表著兩人的生命透露出一絲曙光。

『想不到這符咒竟有如此的威力!連百鬼食陣都可以破解!不過….你們一個都別想逃!』聲音的主人不知身在何處,陰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

一個個充斥著邪氣的人影朝著兩人而來,小翠定神一看,竟是死去的村民!等不及她反應符包又啟動了防禦的咒語,踏入範圍內的行屍皆逃不過血肉糢糊紛飛的下場,就像電風扇不停旋轉,肉屑不知飛出了多少,行屍不知倒下了多少,天空下起了斷肢雨!

第一波攻勢尚未完全擋下第二波就接著出現,一些長久以來飄游不定的靈體和惡靈全成了薩歐的傀儡,集合眾多靈力所帶來的傷害也是相當驚人的!好幾次差點守不住。

『這樣下去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兩人無奈的觀望這場對決。

薩歐似乎失去了耐心,無止境的黑暗氣息籠罩在四周,不停的侵襲著逐漸包住兩人的光芒,互相交鋒互相撞擊產生刺眼的閃光。

極為刺眼的光芒包圍在兩人身旁,周圍充滿無數的黑色霧氣,兩者之間互有輸贏,一時之間難以分出勝負,男子右手緊緊握住一把短刀凝視著某處,他知道機會只有一次,一但失敗兩個人都勢必要成為薩歐的美食。

『喝!』手甩出,符包繫在短刀上,筆直地朝向該處。

『!』薩歐不知有這招防範不及,短刀直接命中他胸膛。

金光、黑霧融匯成一片混沌,成功了嗎?男子望著那片混沌。

『……怎麼會…?!』男子不敢相信的望著腹部的傷口,他明明擊中薩歐了,難道…….

咿呀,木門轉開的聲音吵醒了躺在木床上的男子『咦?這裡是….』男子眨眨眼,我不是受了傷?小翠呢?

『青,你醒了呀!』小翠一看到青醒來馬上丟下手中的東西,前來查探他的傷勢。

『我們….沒事了嗎?薩歐死了嗎?』

『應該吧,我被一陣閃光給振暈後再次醒來時只剩你躺在地上,我連忙帶著你逃離村子,這裡距離我們村子有一段距離,而且算是頗具規模的城鎮,我們就在這裡重新開始吧!』小翠眼中泛著淚光抱著青。

『嗯….』

牟陽城,當時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往來的商旅,各國的使節要前往都城都必須經過此城,此地也是宗教繁盛的地方,不論是佛教、道教、各教派分支皆在此地宣揚教義,尤其是不遠處的御清山更是寺廟林立。

小翠和青兩人就住在小村落的一棟廢屋內,村裡的人也很歡迎他們的加入,生活還算是不錯,只是,青一直擔心薩歐到底是生是死。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的天性,到底是什麼?
在最原始的階層,人類的本能是什麼?
在文明與原始本能的抗戰中,到底哪一項會脫穎而出?
以上,都沒有解答。
解答,就在我們自己身上,但我們卻不曾認真去探索過。
也從來沒有人真正去探索過。
但是現在,我將帶你進入文明與原始交戰的世界。
一場堅持跟慾望的戰爭即將開始。
請,傾聽你心中的聲音。
讓你自己,徹底的融合進這個世界,挖掘出你心中最原始的渴望。
然後。
看著它,突破禮法的牢籠,狠狠咬噬你心中的所剩無幾的理性。
就讓它,張牙舞爪的佔據無法克制的狂亂吧。

歡迎你進入了,廝殺的世界。

通往血腥的地獄即將開門。









學校。
午餐時間。
一堆便當,還有跟螞蟻一樣多的學生在中堂中遊走。
等著領便當,等著別人把便當抬回班上。
「幹!我的便當勒!」號稱大胃王的王儒明看著空蕩蕩的便當筐。
因為他總是最後一個拿,理由是因為找便當很麻煩。
「啊?你沒便當阿?」總務股長看著便當筐,「有誰多拿的?值日生,剛剛抬起來之前有算過嗎?」
「廢話!當然有。」值日生回答,「我們還數了兩遍勒,你該不會忘記之前的故事了吧,我才不要悲劇重演勒。」
這時大家都想起了兩個禮拜以前的慘事。
兩個禮拜以前,就是因為值日生沒有把便當算清楚,然後抬回班上的時候就少了兩個便當,後來好死不死的導師進來巡,就發現有人在吃泡麵,然後事情就被揭開了,揭開後,老師就開始痛罵值日生,然後罰大家午休到操場中間罰站,整整站了一個禮拜。
「喔…那…大家捐款拉,我去校外幫你買一個便當,還是去跟隔壁班買?一個好像四十元吧。」總務股長說。
「那…好吧,跟隔壁班買好了,那,四十。」王儒明自己掏了四十塊出來。
「你先回座位,拿我的便當放你桌上好了,不然導的可能會問你怎麼沒有便當。」
王儒明走回去,順手拿起總務股長的便當。
過沒幾分鐘,總務股長手上就拿著一個新便當,「那,你的便當,還有四十塊,有人總是暴殄天物,自己繳了錢,不吃就要把他倒掉,然後另外花錢買泡麵…算了,快吃。」
「謝謝你阿,總務。」王儒明。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窗台,輕哼給你的歌
刻意忽略,床底下那個舊鐵盒
皎潔的月,被雲微遮.
在你面前,我開始慢慢下沈
沒有風的夜,有點悶
寫著,和你的日記,厚厚一本
沈默,撫動,我們之間,細細一線,無法再忍
繃緊的繩,只會讓我們之間傷得更深
床底下的舊鐵盒
裝著天真,裝著我們
嘴邊輕哼的歌
有點悲傷,有點不肯
追悼,斑駁的,傷心鐵盒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空的弦月,陪我整夜不睡
桌上的手機,最懂等待的感覺
纖長的手指,在鍵盤,來來回回
黑白之中,響著一曲思念
手機開著,整夜,等的就是你的來電
整夜不睡,為的,就是兩字思念
飛舞夜蝶,詮釋織女眼淚
我很清楚,自己等的是誰
手機之間,說不清的曖昧
字裡行間,說不出的美
再怎麼樣,都不會拒絕
再怎麼樣,都不會後悔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流星雨的天空
我許願,要一個倒著走的時鐘
找不到天真的笑容
被困在成長的黑洞

逆時針的夢誰都會做
看著回憶中你的笑容
無法碰觸,只有心痛
當初的心動,讓我不懂
不懂,說不出口,好像過去只是場夢

逆時針的夢誰都會做
我用手輕輕撫摸
好似照片中能釋放一些溫柔
你離開以後,我踏進孤獨的沙漠
開始覺得陌生,在這地球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點滴的曾經,看著閃爍的星星
清脆的風鈴,似乎有你的聲音
過去的靠近,如今,卻是
遇不見的空集
在你眼裡,我只是一個過去
只是,看不見的透明
自己一個人旅行,代表了孤單的意義
再美的風景,沒有你,也只是短暫的記憶
或許,我真的很透明,透明到比淚更清
但沒有透明存在,玻璃就不再美麗
再也看不到美麗的流星
我願意是那透明,也沒有關係
就這樣陪你,黑夜到天明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周,悲傷的景象,刺激著眼眶
殘破的教堂,看不見希望
不完整的月亮,照耀出荒涼
飄搖的沙,訴著哀傷

我決定扛起槍,上場
用子彈,征出生存之道
撫著腰上的刀,扳機兀自灼燒
不吉祥的黑貓,輕發了聲喵
嘴角自信的笑,眼角閃爍淚光
黑夜中,我只想回家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坐在教室窗邊,看著輕鬆的外面
一層玻璃,分成了兩個世界
那邊光亮,這邊黑,空氣瀰漫迷惘的字眼
方格中扭曲的一切,映照出疲憊的臉
世界沒有公平,沒有完美
但,學校教的,卻是把缺陷隱藏在背
別跟我說,每個地方都有和平的夜
別跟我說,生命在任何時候都很珍貴
自然的真理,不是你能給
運行,有一套冷酷的暗規
弱肉強食,只有兩字,撕裂
戰爭的夜,充滿了淚
課本那理想化的一切
只是,一個,幻想的完美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