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禮拜後。

「Fish蛋糕店,可以點出自己想要的蛋糕。」,聯合報。
「屬於自己的蛋糕,就是走自己的風格。」自由時報。
「存在,不存在,這邊都可以讓他真實的呈現。」水果日報。
……
……
我拿著報紙,看著,「不錯吧。」
「不錯阿,還虧你想的出來。」阿姨笑笑,剛剛他接到了總經理的關心電話。
「現在總算有理由可以做出我們幻想中的蛋糕了。」柔安笑笑,「那…我先來做…這個『永情不渝』蛋糕好了,這個人一定是個超癡情的人!」
「不一定喔。」我說,「搞不好他是要送給他們家的狗的。」
三個人大笑。
歡樂迴盪在蛋糕店的每個角落,就連窗外的陽光似乎也開始跳躍起來,風也在踢踏著輕快的佛朗明哥舞。


就這樣,我在這邊,從九月,開心的工作,一直做到了隔年二月。
「今天,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喔。」阿姨看到我走進蛋糕店,對我說。
「幹嘛,今天是情人節阿,你該不會要放我假吧。」我說,走進製作室,放好書包,撕起剛剛放學前抄在便利貼上的單字卡。
「對阿,是要放你跟小妹假阿。」阿姨癡癡的笑。
「你是加入了辛普森家族還是阿達一族?」我扮了一個鬼臉。
「我要去約會~」阿姨的臉上出現了那種粉紅色的幸福。
「約會阿…好阿。」我不知道要說什麼,「還是你先出去,我等等顧到十點再幫你關門。」
「幹嘛,你不跟小妹去約會喔,你們很配ㄟ。」阿姨笑,果然被丘比特射中的人都會開始出現呆呆的症狀。
我沒有回話。
「哎呀,趁今天好好跟他說。」阿姨站起來,拿了一串鑰匙跟遙控器給我。
「再說。」我淡淡的說,看著柔安在製作室裡面專心的做著蛋糕。
我一個人背著單字,然後換寫國文考古題,然後寫了十六頁的化學題目,就這樣過了一個晚上。
整個晚上,都沒有客人來,除了下雨,或許是因為大家忙著跟自己的另外一半過節吧,就只有我在這邊孤伶伶的過讓我不爽的情人節。
後來,柔安做好蛋糕後,用盒子裝一裝,然後蹦蹦跳跳的下班了。
我看著他做給我的小蛋糕。
上面寫著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快樂阿,有你陪我,才算是快樂吧。」我喃喃自語。
看著牆上的大鐘,登登登的敲了十下。
關下鐵門。
「就這樣過情人節吧。」
我看著逐漸下降的鐵捲門,靜靜的說。


晚上,十一點多,快十二點了,手機跟家裡的電話都響了起來。
「喂?」我左手拿起手機,右手算著題目。
「你有沒有看到小妹阿?」阿姨。
「陳柔安?他不是九點半就走了嗎?」我說。
「他現在還沒有回家ㄟ。」阿姨。
「我不知道阿。」我說。
「你知道他要去哪裡嗎?」阿姨問。
「恩…不知…等一下,他好像要拿蛋糕給…給…一個人。」我不想說出「一個男生」。
「是喔,好拉,如果有事情我會再跟你聯絡。」阿姨。
「等一下,陳柔安的手機給我。」我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把電話給掛掉了,「掛得這麼快,至少聽我把話說完吧。」,我看著窗外的雨,下著。
「你有把那個女生怎樣嗎?」媽站在我房間的門口。
「我要怎樣?我能把他怎樣?」我啼笑皆非,「你怎麼會知道?有在我的手機裝竊聽器,還是你是中情局的臥底?」
「人家的媽媽都打電話來了,我怎麼好意思不管?」媽說,「你到底有沒有把人家怎樣?」
「唉唷,沒有拉!」我開始覺得媽有一點擔心過度。
「你要去幫忙找一下。」媽說。
「我?」我比著自己的鼻子,「外面在下雨ㄟ。」
「你是最後一個看到他的阿,去拉,要小心就是。」媽打了個哈欠,下樓去睡了。
媽跟爸就是這種個性,他把事情的原則,規定,過程,方法都跟你說,剩下的就靠自己了,他們也很尊重我的決定。
「好拉。」我闔上書,把手機裝進口袋,從衣櫃拿了兩件夾克,「不要有事阿。」,我對著窗外的黑夜說著。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恩阿,就像是在棒球比賽中,沒有人可以肯定他在這一場會敲出一支全壘打阿。」柔安笑笑,拿出一個蛋糕。
「那不是…?你昨天作的蛋糕?說要給一個人的?」我看著那個讓我鬱卒一個晚上的蛋糕。
柔安把蛋糕放下,用塑膠刀子切開,挑起,剛剛好落在盤子中央。
「是阿,不過,情人節還沒有到阿!」他把盤子遞給我。
「喔。」我接過,到櫃臺後面拿了一小排叉子過來。
「你們趕快吃一吃,等一等還要趕做蛋糕呢。」阿姨用叉子挑了一坨巧克力奶油送入嘴巴,轉身離開。
「趕做蛋糕?」柔安停下切蛋糕的動作。
「恩阿,有人來預約了。」阿姨頭也沒回,就這樣酷酷的說。
「喔耶!總算有人要我做蛋糕了!!這可是我來這邊工作第一次有人預約ㄟ。」他放下刀子,轉了一圈,圍裙飄動,很美。
但是,他漾起的笑容更美。
「這個蛋糕就送你吧!」他微笑。
我呆掉了,楞楞的站著。
「幹嘛,不喜歡?」他看著發呆的我。
「沒有。」我說。
「喔,我知道了。」他神秘的伸出纖細的食指在嘴唇前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我點點頭。
「那要好好努力喔。」他用手指輕滑我的臉頰一下。



「喂喂!小弟!蛋打好了沒。」阿姨做著裝飾,擠出一朵漂亮的玫瑰。
「好了拉。」我甩甩已經攪拌三個小時的手,不斷的換材料,但是我的工作就只有把東西給混勻。
柔安哼著小曲,輕快的在烤箱跟不銹鋼桌中走來走去。
「你們做的是什麼蛋糕?」我很好奇,我完全看不懂他們在做的是什麼蛋糕。
「沒有什麼蛋糕。」柔安擠出一個愛心。
「不是像黑森林或是一些其他的蛋糕嗎?」我把手上舉,讓血液循環舒暢一點。
「我們不做那種東西。」阿姨說。
「喔?不然做什麼。」我問,「不就是蛋糕而已嗎?」
「不不,這你就不懂了。」阿姨把奶油撲哩撲哩的一股腦壓出,「我們做的是藝術,你有沒有看過駭客任務?」
「有阿,幹嘛?不要跟我說那部電影其實像聖經密碼一樣,隱藏了什麼訊息,告訴了你們怎麼做蛋糕的密技。」我搞笑。
「那裡面不是有一句經典的台詞?『世界萬物都要愛,餅乾也是需要愛的』」柔安深呼吸,吐出一口氣。
「所以,做蛋糕也是需要愛的,很多事情,只要你用心去做,他就會脫離現實上的本質,進而內化成一種心靈上的契合,你可以說我們的蛋糕很有風格,也可以說他四不像,但是,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哲學,懂吧!」阿姨說了一段富有哲學意味的話。
「這個也是,為什麼我們店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了,因為徵來的都是一些過於理性的人,沒有那種感性存在。」柔安坐下,「總算趕完了。」
「是嗎?我突然有一個好點子。」我露出笑容,這地方我來對了,我終於可以讓我腦子中的幻想肆無忌憚的天馬行空了。

「就讓我們,做出讓大家比都比不上的獨特蛋糕吧。」

他們兩個看著我。
我相信現在我的背後一定有像七龍珠裡面的超級賽亞人一樣的金黃色鬥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了拉,你們要談情說愛前先幫我把店整理一下,今天真是開心,還好有你的朋友來幫忙,不然,我看大概真的會被迫關店。」阿姨站起來。
「不要這麼對自己沒有信心拉,對不對,我們就是一種傻啾啾的衝勁阿。」柔安說,現學現賣。
「是拉,所以說,以後就多我一個人了。」我舉手,「這樣生意會越來越好的!」
「是嗎!歡迎你的加入!」阿姨拍拍我的肩膀。
我微笑,好像蛋糕上的奶油一樣,一種鬆軟,卻又綿密的幸福。

我離你,越來越近了。

「恩恩,你果然是很會利用機會的人,我覺得你大概是諸葛亮轉世的。」何健鳴看著我,喝著奶茶。
「為什麼我會是諸葛亮轉世的?不是其他人?」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跟何健鳴他抬抬槓。
他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吐出,「這個問題,問的好。」,然後,把臉一直向我逼近,逼到有點快親到的距離,「你有沒有看過三國誌?」
「有阿。」我向後退了一下。
但是他又逼近,「那…自己去找,很多東西,別人說,你是不會懂的。」
「聽你在虎爛,你明明就不知道。」我巴了他的頭一下。
「唉壓,反正我就是說你很會利用機會阿。」他閃開。
「當然阿,你都已經干擾投手,讓他投出直球,我有什麼理由不好好揮棒?」我反問。
「所以說?」他看著我。
「所以說?」我看著他,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所以說…..」他賊賊的看著我。
「幹嘛拉,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很怕他幹出什麼怪事。
「什麼時候可以再拿蛋糕給我?」他說。
「等我心情好。」笑笑。
「那…什麼時候要用蛋糕當喜餅?」他大叫,然後一溜煙的跑開。
我看著他,無言以對。

因為已經答應人家要去那邊幫忙了,所以放學後我又向那邊報到。
到那邊,我嚇了一跳。
「幹..幹嘛弄成這樣?現在又要賣咖啡了喔。」我看著他們兩個人把放蛋糕的冰箱移開,清出一個空地,然後擺上三四張的咖啡座。
「沒有阿,昨天看到你同學在吃蛋糕,後來就想起來客人都沒有地方吃了,所以我們要空出幾個位子讓人家吃阿。」阿姨用抹布把玻璃桌擦了一遍。
「是喔…」我沒說什麼,把書包進置物櫃,然後簡單的洗了手就從製作室出來了,「今天要幹嘛?還是週年慶嗎?」
「週年慶?唉壓~早過了拉,昨天的事還在想阿。」阿姨說,把椅子靠進。
「哪有人週年慶只有一天的!」我把蛋糕的位子整理了一下,看著冰箱中彈糕的擺放位子,可以看出今天生意不錯。
「因為只有一天,所以格外珍貴阿。」柔安說。
「最好是,那才是你們生意不會好的關係吧。」我笑笑。
「不不,正因為我們很珍貴,所以我們只開一天,這是一種自傲,懂吧!」阿姨在桌上放上了一個小盆栽,「真正的寶物,是不會這麼簡單讓你遇到的,就像奇蹟一樣,沒有人有把握遇見奇蹟。」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妹!快出來幫忙!!」門外突然傳來阿姨的尖叫聲,「還有那個小弟也叫出來!」
「恩?」我站起身來,把視線從女孩的身上移開,而女孩聽到尖叫後馬上就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他又跑了進來。
「那是…你同學嗎?」他指著外面,我走了出去。
結果,我被嚇呆了,才知道,為什麼阿姨要尖叫。
人,都是人,而且滿滿的都是人。
有一堆學生,嘉中,嘉女,嘉工,協同,….等等等的學生都擠進這間蛋糕店。
還有公車司機,我家隔壁皮鞋店的老闆娘,還有一些上班族。
站在門口的是,他,何健鳴。
我奮力擠過人群,「這些都是你叫來的?」,我驚訝。
「是阿,朋友有難,要幫忙才行阿。」他靠著電動門,吃著布丁蛋糕。
「學生我還信,你連這些大人都叫的過來…會不會太誇張一點。」我不可置信,如果現在有鏡子的話,我想我的表情應該可以看到眼睛快掉出來的樣子吧。
「我厲害阿,平常累積來的,就是這個樣子。」他吸了吸鼻子,「我好像有點感冒了,要先回去,對了,你不要溜掉阿,那邊要你幫忙呢。」
「喔。」對於何健鳴,我只有感動兩個字。
「還有,追到那女生吧,我想,你應該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何健鳴說,「好好的把握揮棒的機會,用力的把命運投出的球轟成全壘打,不管怎樣的球都能轟出全壘打的人,才有資格叫做英雄。」他用拳頭在我胸口敲了敲,一種鼓勵。
「恩!」我點頭,是的,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就算,命運給我的是一記觸身球,我也會,很豪邁的敲出一支全壘打。
「喂,那個…你來幫忙。」女孩指著我,我笑笑。
走向櫃臺。
走向,我應該站的打擊區。
然後,準備贏得全場觀眾的歡呼。


「累死了,今天怎麼會這麼多人。」阿姨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坐在櫃臺前方的地板上。
「我也覺得很累。」我趴在櫃臺,看看表,十一點多。
「那是你同學嗎?上官。」女孩問,他整理著剛剛被我弄倒的盒子。
「是阿,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問,問了一個沒有深度,卻大家在同一種情況都會問的笨問題。
「他剛剛一進來就說,叫上官夏開出來所以就是你吧。」女孩把彩帶纏回原本的線軸上。
「恩,真是伶俐。」我稱讚他,「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好歹也讓我知道一下吧,不然以後怎麼叫你。」
「是嗎?如果不給你名字,你會叫我什麼?」他抬起秀麗的臉看著我,清澈的眼睛映出我的影像。
「傻啾啾的女生。」我說,我這個人不知道怎樣,特別喜歡傻啾啾這個名詞。
「我哪裡傻了?」女孩笑,沒有生氣,「我哪裡傻啾啾?」,我看著笑臉才發現,他笑的時候有兩個酒窩。
「有一種,很負責的感覺,傻裡傻氣的。」我點點頭。
「是嗎。」女孩閉上眼,似乎在思考我說的話。
「喂喂!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突然想起。
「我叫,陳柔安。」女孩張開眼睛,看著我。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你不去補習?」阿姨問我。
「不了,我想,看看他。」我說。
「隨便你,我要拼拼業績!」阿姨說,比出一副「加油!」的樣子。

然後,我就站在製作室的門口靜靜的看著女孩。
他沒有在做蛋糕,他坐在空掉的蛋箱子上,看著外面西沈的夕陽。
長長的直髮遮住了一半的臉,沒有被遮住的地方,是一片雪白的肌膚,還有一張清純的臉孔。
雙手交叉,放在腿上,靜靜的坐著。
似乎時間都因為這個景象而停止,我就這樣看著,看著。
一直到一個暴吵的計時器亂叫後我才停止了注視的動作。
「你在這邊幹嘛?」女孩。
「我?我來幫忙阿。」我隨便說說。
「哪有人要來幫忙卻站在後面的,明明就有別的事要做!」女孩把烤箱拉開,拿出一個未完成的蛋糕。
「沒有拉其實我是來…看你做蛋糕的。」我找了個理由。
「是喔,來欣賞我的嗎?」女孩笑笑,轉身,白色的圍裙飄動。
「恩…欣賞你的臉成分大些。」我的嘴巴突然脫序說出。
「阿?你說什麼?」他轉頭。
「沒有,我什麼都沒說。」我擺出一副今天天氣真好的樣子。
「是喔,你怪怪的喔。」女孩熟練的拿出擠花袋跟花嘴,還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東西。
他把東西一字排開,然後,拿出刀子。
把圓柱型的蛋糕給切成一個愛心的形狀。
「好特別的蛋糕。」我盯著蛋糕看,「是要給誰的?」
女孩沒有轉頭,專注在切割上。
「給一個,很特別的男生。」他說。
「可以做一個給我嗎?」我說,有點羨慕那個男生。
「不行,因為…這是很特別的人才有的喔!」他哼著歌。
「是嗎。」我有點…恩…說不出那是什麼心情。

「不過,對於不同的人事物,我都會有Special的蛋糕喔。」他說。

我聽不進去,一種,有點像難過的心情,或者說…像是知道自己考不好,對考卷又有一點幻想的失落。

我就在這樣的心情中,度過了一個晚上。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來,我不知道我站了多久,一直到他把雛形的蛋糕從烤箱中拿出來,關上烤箱的聲音「喀鏘」才把我喚回現實。
「對了!一箱蛋四百七,三箱…一千四百一十。」我說。
阿姨點點頭,「我讓你欣賞了一場藝術ㄟ,怎麼不打個八折?」
「打八折?你要我被我爺爺掃地出門阿!」我笑,接過一千四百一十,絕不手軟。
兩分鐘後,我拿了一袋昨夜的蛋糕,走出店門。
「阿姨,謝謝,掰掰。」我說,騎上野狼,戴上安全帽。

在燈光閃爍的車潮中,我的腦海還是一直重複播放著剛剛女孩做蛋糕的一舉一動,無法忘記。
然後,我就在優美的動作中,進入夢鄉。

隔天,還是一樣,我還是沈浸在那些優美的動作。
「喂喂!上官夏開!你一早就在發什麼呆?帶蛋糕給我,然後又一副裝喜憨的樣子,你是談戀愛了喔。」何健鳴咬著蛋糕,拉開我前面的椅子,反坐。
「沒阿。」我說,我看著他手上的蛋糕,有一衝動要告訴他那是兩天前的蛋糕。
「不然你每天一來就是蹦蹦跳跳的,今天不一樣ㄟ。」何健鳴爽快的咬下上面的草莓。
「沒阿。」我說。
「你是不會說別的話喔!搞笑!我看你真的有問題。」何健鳴把奶油用舌頭捲起吸走,然後一口吃了剩下的部分,吃完後就轉身離開。
「喂!」我叫住他。
「放學後陪我去,一個地方。」我說。

「所以,你要來捧場?」何健鳴看著貼著週年慶,客人卻寥寥數人的Fish蛋糕店。
「恩,如果你看到了他做蛋糕的優雅,還有她們之間的感覺,你會很想幫助她們的。」我說。
「是,是。」何健鳴點點頭,走進蛋糕店。
我也跟了進去。

「怎樣?不錯吃吧。」我說,看著何健鳴買了,當場就在櫃臺前吃掉巧克力布丁蛋糕。
「是不錯!」何健鳴點點頭,微微一笑,「晚點我會再來,記得等我。」
阿姨看著何健鳴的背影,「他好像有甚麼話想說的樣子。」
「他本來就是那個樣子,不要理他。」我說。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聲音就知道一定是一個正妹,心情就不由自主的好了起來!「恩。」
「我們這邊是中山路的Fish蛋糕,需要…恩…三箱蛋,可以現在送過來嗎?」聲音。
「可能不行ㄟ!因為老闆不在,我又沒辦法送過去。」我說,還很戲劇化的兩手一攤,即使在電話中,也是會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氣勢。
「為什麼,現在可以吧,員工應該都有辦法送過來阿!」女孩的聲音很著急。
「唉唷,我就是沒辦法過去阿。」我說。
「為什麼,我們這邊很急ㄟ,急到不行,明天就要用了。」女孩說,一種快哭出來的聲音。
「因為我是高一生,不能騎機車。」我說。
「不管,送過來!要是被怎樣我會負責。」他說完,掛斷。
我看著,嘟嘟嘟的聲音在電話筒裡迴響,被剛剛的那一句話震撼了好一陣子。
「女生,這麼嗆,說話這麼衝,我要去看看。」我搖搖頭,把電視關掉,穿上布鞋,然後搬了三箱蛋,牽出爺爺的野狼125,「還好爺爺沒有把機車騎走,只是騎腳踏車出去,不然我要騎腳踏車到中山路去…大概…算了…」
我關上鐵門,發動機車,打檔,騎。
「果然還是機車好阿!」我大叫。
在速度的催眠下,完全忘記高中生不能騎機車的規定。
「管他的,我就是這樣!」大笑。

五分鐘後,我到了中山路的Fish蛋糕店。看著乾乾淨淨的玻璃,還有張燈結綵的裝飾,「原來是週年慶阿!難怪這麼急!」我把蛋抱下來,走進。
進去以後,看到櫃臺的小姐,差點把蛋弄掉,他真是…算了,不說也罷,說來你們也是不信的。
「這個…要送到哪裡去?」我勉強的開口。
「終於來了!真是的!這麼慢!」櫃臺小姐說,一種甜膩的聲音讓我幾乎撐不住約三十公斤的蛋。
「恩恩…」我說不出話來,在這種情況下也最好不要說話,只好恩恩恩的敷衍過去。
「走,往這邊走!」他鉤住我的手臂。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部小說的主角都要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或者是一身驚天震地的武功。
如果有了少見的複姓,那就更妙了,如:令狐,軒轅,公孫……
我呢,兩項剛剛好都有。
我會了引進落空的太極拳,而且我有著一個令人稱羨的複姓。
上官。
但是,名字卻是一個無法匹配的組合。
夏開。

有人說,名字是一個人降臨世界後的標籤,同時,也代表了一個人的命運。
所以我的命運如此的可笑,似如老天爺因為我的名字而跟我開了一個大玩笑,然後他躲在雲端背後嘿嘿嘿的笑。

我看著電視,無聊的電視。
播著一些有錢人的事情,然後是抗爭。
我嘆息,為什麼世界上就是這麼不公平?我們家負債千萬,別人隨隨便便也是千萬,不過是正值的就是,搞笑,為什麼就是這樣?又不是說我作惡多端!
窮人就只能靜坐,甚麼話都不能說,一說話還會被說暴民。
有錢人說話,不管說的是實話還是屁話,大家都會把他當真。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攻訐。
這種新聞,不看也罷。
我轉台,轉台,又是新聞,再轉。
又是新聞,這個還是Live直播的,再轉。
我把一百多台轉完後,就這樣攤在椅子上。
「天阿,怎麼都是一些沒營養的電視節目,一直播那些新聞就算了,還有一些沒有品味的綜藝節目,竟然還有那種不適合我看的幼稚卡通…電視是生病了是不是?」我對著電視發牢騷。

沒有人理我。
因為大家都不在。

「這是什麼世界阿!都出去玩,就留我一個人顧家!」我把電視從一百多台倒轉回來。

「鈴鈴….鈴鈴….」電話鈴響。
「去你的,心情不好還打電話來!!」我大叫,反正沒有人在,而且平常在家裡喊這種話可是會被罵的,趁這個機會喊他個一兩句也不錯。
「喂!」我接起來。
「請問…那邊是蛋行嗎?」一個清脆的聲音說。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的心情很幹。
又很想哭。
因為看見了,一場我無法阻止的車禍。

我補習剛回來。
經過十字路口時,和一個人對看,他微微向我點了點頭。
我也點個頭,笑笑。

下個瞬間,我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從機車上摔落,一摔,再摔,然後,在地上拖出一條鮮豔的紅色。

我眼睜睜的看著,就這樣看著事情發生。
等到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大吼著,「救他,救他!!!救他阿!!」
沒有人靠近,只是冷冷的看,或交頭接耳。
我大吼著,幾近失控。
爸用力拍了我幾下我才不繼續大叫,大家開始拿起手機打110。
我就站在機車旁邊。
看著血向我流過來。
流過來。
流過來。
沒有人靠近。
他抽搐著。
抽搐著。
抽搐著。
我看著,也就只是看著,因為我什麼都不會。
還有一對男女朋友,一直抓著人說,「你有看到吧,不是我們撞他,是他撞我們的。」

幹!是救人重要,還是你的事情重要。
馬的,現在就只會推卸責任。
幹!你為什麼不救他!
為什麼!!!
這些事情有比一個人的命重要嗎!!!?
幹!
幹!
幹!

用眼睛看,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小康家庭的人,全身上下都是沙塵,連安全帽都是工地帽,連騎的車子都是破爛的125,或許他們家就只是靠他而已。
為什麼不救他!!
幹!
難道人命這麼賤嗎!


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了幾分鐘,看著,他抽搐。
漸漸的動作變小。
漸漸的,變小。
變小。
不會動了。
就這樣不會動了。

血,染了整條馬路。

我好想哭。
如果我是醫生,如果我會一些急救的措施,他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如果,我有在十字路口跟他說話,他是不是會期慢一點,是不是就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如果….
我無法再說更多的如果。

無法了。

只有一種無力的想哭。

生命,消失的好快。

我就這樣看著死神從我面前奪走一條生命。

我卻無計可施。

無常。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來,憂鬱大家都會遇到。
這是我這一段時間的總結。
並不是那些會封閉自己的人才會得到憂鬱。

最近的我,也不知道怎樣,有些事情就是想得很複雜,想的結局很糟。
明明事情就是很簡單,我偏偏就是要考慮很多,完全違背了以前自己對自己的風格,「不要想太多。」,我常講。
但是最近就是不知道怎麼樣,連「不要想」三個字的邊都沾不上,就是一股一股的藍色籠罩自己。
揮不開,躲不著。
就是一種矛盾的心理。
就是知道自己有點憂鬱的傾向,自己叫自己不要想太多,但是就是會不由自主的亂想。

一種無法隨心所欲操控自己的無力感,還有無法用文字表達的憂鬱。

不過還好,一個禮拜。
我就走過低潮,今天心情突然變的很好。
或許就像老師說的吧,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得憂鬱症死光了,也輪不到我。
不過這句話要稍微改一下。
因為我還是會憂鬱的。
應該說,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得憂鬱症,我也會得,但是大家走不出來的,我卻走出來了。

憂鬱,很累。

所以,不想再憂鬱了。

好好的看每一天吧。

最後,老話一句。

不要想太多。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去,我總是相信每件事只要堅持就能夠得到一個完美結局。
但。
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有些事並不是只要堅持就能夠有結局,能夠影響結局的事實在太多。
在影響結局的過程中,有著許多變因,許多我們無法控制,加上人為的干擾,結局總不會像我們想的這麼美好。
過去的我,總是相信,每件事都是可以勉強的。
但,勉強,我們真的得到快樂嗎?
是不是有些事勉強了以後,就會變的不快樂?
現在的我,完全變成一個空集。
和朋友變成空集,和喜歡的女生也變成空集。
我應該去勉強嗎?
繼續維持以前的模樣?

或許,維持,對某方面來說,是不錯的決定。
但,整體來說,真的好嗎?

我不知道。

或許我該學個順其自然。
不要繼續堅持。
因為我已經累了。
很累。
繼續向著井底丟石頭,卻一直得不到回音。
那倒不如坐在井邊等著,等著丟下去的石透落地,發出聲音告訴我。

就這樣順其自然吧。
就這樣。
就好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比較有空,而且漸漸的把最直接的情感畫成文字。
把我的記憶都呈現出來。

七月中,我跟爸去台中火力發電廠工作。
去那邊我才知道爸有多辛苦。
高六層樓,只有狹窄的樓梯,而且沒有地板,只有像水溝蓋用的鐵蓋。
只要低頭就能看到樓下的東西晃來晃去。
然後爸要背將近二十幾公斤的東西上下走,還好有我去,幫爸分擔了十多公斤,在走的過程中還常常搖搖晃晃,在這麼重的負荷下,還要到室溫快四十度的地方工作,那天很熱,但進去工廠後出來,你會覺得外面是涼的。
我連續做了三天。
手也被割了三天。
肩膀痛了三天。
全身上下都是傷痕。
每次只要碰到水,都是痛的快飆淚。
那爸呢?他是不是比我更痛?他都把比較簡單的工作給我,自己做比較難的,那他的傷口是不是更多?更深?
爸,一直努力的工作,就只是為了我們全家。
我,一直被爸逼著讀書,就只是為了讓我以後有好日子過。
爸,從來沒有想過他自己。
都是一直為我著想。
那我呢?我到底有什麼能夠讓他驕傲的?

我相信每個人的父母,都是跟我爸一樣,都是為了自己的子女。
我也相信,看到這篇網誌的人的父母親,有八成以上不是所謂的白領階級。
我更相信,他們同樣為了供你所需要的一切奮力的工作。

雖然有時他們嘮叨了一些,但是始終都是為你好。
有時他們會唸你兩句,但在他們奮力工作養育你的恩情之下完全微不足道。
如果,你真的覺得我說的都是屁話,那你可以跟你爸或你媽去工作看看,你就可以知道,為了賺那幾塊錢,他們必須低多少頭,受盡多少的委屈。

我並不奢望,我的文章可以感動很多人。
但是,至少會有一個人會被我感動吧。
一個人,也就夠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學那一天,我在整理書櫃,把我暑假去補習班的書跟講義,還有學校的課本通通整理過一遍。
然後,找到了好多東西。
然後,好想丟掉。
但是我始終丟不下手。

黃老師的講義。
十四張學姐給我的卡片。
一個已經碎掉,但是很有紀念價價值的相框。
等等等….

每一樣東西都有很多的感情在其中,雖然知道那些東西根本沒有用,但是我就是丟不掉。

我就是放不開。

女孩也是。

很多人一直叫我放棄,因為完全看不出女孩的決定。
我一直拒絕,甚至懶得理他們。
因為,我就是放不開手。
因為,我不想後悔。
放不開手,因為我不想在好多年以後,才聽到,其實我…三個字。
這樣的感覺很糟你知道嗎?所以我不想後悔,才沒有所謂的放棄。

很喜歡一句話。

並不是我的記憶力好,而是我常回憶。

但在我身上。
卻變成。

並不是我很有毅力,而是我不想放棄。

我知道,有時候的愛情,沒有完美的結局。

但是,看青春的花徹底的綻放過後,我再也無悔。

如果沒有真的用心去愛,而以抱著一種騎驢找馬的調調的話,你根本找不到你生命中應該愛的那個人。


不要去管什麼星座運勢,全部都是一堆沒有用的東西。
不要去管什麼什麼塔羅牌師,也是一根廢柴。

只要相信自己的嗅覺。
好好的,喜歡一個人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