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天都是這樣,打打鬧鬧,而中村的情況正好相反,他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回去那豪華的住宅區了,他窩在兩個小跟班的公寓中,一步也不出。
「唉唷!今天我的女人要睡這邊啦!老大!回你的房子睡啦!」佐佐木無奈的看著佔據他的床的老大,「不然你的房子借我,讓我享受一下!」
「要,你去啊,鑰匙給你!」中村丟出一串鑰匙,「不過要有一個人留下來陪我!」
「廢話!不然要去玩3P喔!」佐佐木開著玩笑。
「好啦,可以滾了沒!」中村的煙一口接著一口,沒有斷過。
佐佐木心滿意足的走出去了。
門關上,中村又陷入上禮拜的恐怖回憶中,「不要找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抱住頭。
現在的中村一點都沒有之前的混蛋,有的只是頹廢,而且膽子變的很小,只要有一點聲音就神經兮兮的找尋聲音的來源,整個晚上都翻來覆去,連窗外的蟲聲他都可以幻想成索命厲鬼所發出的聲音。
「答!」門打開。
中村倒抽一口涼氣,又吐了出來,「正郎,以後麻煩在門外發出聲音好不好,說你是誰以後再開門,不然我怕我會被他的陰影壟罩住,然後被嚇死!」
「喔!」正郎把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整個房間都是濃濃的煙味,「中村老大!去看看靈媒好了!順便跟她做個了結,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這樣你就不用怕了!」,他拍拍中村的肩膀,但心中卻是想著藉中村之力去安撫優希的怨恨。
「說的也是…要什麼都給他,這樣就沒事了,只要不要我償命就好。」中村把煙按熄在菸灰缸中,站起來,「那這件事你去聯絡一下,到樓下的廣場去透透氣!」
「恩!沒問題!交給我!」正郎走了出去。
中村看著外面的天空,「是阿!怕它幹麻,一個死人而已,好好的拜一番就好了!」


焚香環繞。
四周充滿寂靜的一個小房間,中村跟正郎恭恭敬敬的跪坐在一旁,看著中年婦女閉上眼,口中喃喃的唸著經文。
等了一下子,中年女人猛然一頓!「來了!」
中村跟正郎向後退了一下。
中年女人時而點點頭,時而搖搖頭,「不見了?」
「不見了?」他們兩個努力裝出驚訝的聲音,卻掩飾不住臉上的欣喜,「為什麼會這樣?」,正郎從驚喜中回過神來。
「應該…投胎了吧,不然不會招喚不來的…」女人慢條斯理的說。
「很好很好!來!這是費用!」中村從皮夾中抽出一大疊鈔票,直接放在桌上,「謝謝你,再見!」
留下女人的驚訝跟那疊鈔票。
門關上,香煙仍在迴繞著。
「還有,索命已經開始時,我也無法召喚…」他看著紙門,輕輕的說。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電視上一點都不好笑的搞笑節目,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每天良相都是在讀書,只有今天破例看了一整晚的電視。
「叮叮噹噹!!!」門鈴。
「這麼晚?有人來?是郵差嗎?」良相搞笑,可是女孩沒有笑,反而用著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他,「ㄜ…不好笑嗎?…算了…」,他走去開門。

手還沒有碰到門把,門卻開了。
「嗨!要不要吃章魚燒!」久紗。
良相看著久紗,才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你來做什麼?該不會要跟我過夜吧!」
「買東西跟你吃ㄚ,一起共進晚餐啊!」久紗搖了搖手中的章魚燒,「順便來看看你要找的妹妹找到沒。」
「找到了啦!我經過這邊的時候發現我的燈亮著,進來一看,他就在裡面了。」良相說,把門帶上。
「是嗎!!在哪裡!!優希的妹妹應該跟她長的差不多吧!哪裡!他在哪裡!」久紗走到客廳中轉呀轉。
「廚房吧!」良相說,把電視關掉,打開音響,「你要聽什麼歌?濱崎步?宇多田?火影忍者電影版?」,他在CD櫃找著。
「我要多啦A夢的!」久紗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奇怪的女生!」良相咕噥了一聲,還是找著。

廚房,傳來一陣陣的談話聲,良相沒有聽到。
「終於找到了!」良相從最底層找出了多啦A夢的CD,放入音響,啟動,又是熟悉的ㄤㄤㄤ的歌聲,他拿出今天的解剖學跟通識教育各科目的書排在桌上,死魚般的看著它們,「射飛鏢決定好了…昨天擲過骰子了!」

沒一會兒,久紗就跟女孩從廚房中出來了,「來!一起吃!」他把盒子打開,「優香你也一起來!」
「她叫優香喔!我不知道說!他沒有跟我講!」良相現在才發現他不知道這女孩的名字!
「你喔!這麼笨!只會念書有什麼用!人家隨便拐你你就被拐走了,笨蛋一個!」久紗坐上搖搖椅,搖著。
優香笑笑。
「笑什麼!沒笑過喔!」良相窘迫的說,優香跟久紗在一旁竊笑,「好啦!讀書啦!」
「讀什麼書!人家今天剛來,不歡迎一下嗎?」久紗牽起優香的手,「走!我們不要理這個大笨蛋!我帶你出去玩!」
「去!出去阿出去啊!出去就不要回來!」良相賭氣的大喊!
「你不要忘記我有鑰匙喔!」久紗把頭探回本來要關上的門縫,說了這一句後,就把門關上了。
「咧咧咧!笨蛋!怪女生!妖怪!」良相把脫鞋丟過去,砸在門上。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一節下課,良相都找不到小女孩,就算用空堂騎著腳踏車在校園閒逛也找不到,良相累癱在草地上。
「好啦!不要找了!搞不好他在公園啊!那個小女孩是誰!?」久紗貼心的替牠擦汗。
「不行!他是優希的妹妹!所以我不行這樣!」良相喘著氣,站起。
「是嗎?」久紗站起,臉上掃過一抹古怪的神情,也只是一掃而逝,「我要回家了。」
「ㄜ…你生氣了?」良相看的出來久紗有點生氣了。
「沒有阿…有一點事要處理而已…」久紗轉身跑掉。
留下良相一個人笨笨的站在那邊,「女生的心…真難猜…」,看著久紗越來越遠的身影,「不管了,先找到優希的妹妹再說!」,良相向著公園騎去。

良相找著,找到快要發瘋了,一直找到晚上八點多,才邁著疲憊的腳步回家。
到家時,他居然發現自己房間的燈亮著,廚房的燈也亮著。
「誰在我房間?該不會是小偷吧…還是久紗?」良相看著窗戶,決定先進去看看。
打開門,「歡迎回家吃晚飯!」小女孩看著電視,指著電視前的一桌好菜。
「你…怎麼進來的!你知道你讓我找了好久嗎?」良相有點生氣。
「先吃吧!等一下再說!」女孩仍然看著電視。
良相一鬆懈下來才發現自己的肚子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了,顧不得形象得狼吞虎嚥,此外,他在飯菜香中嘗到了當初優希做菜給他的味道,熱呼呼的飯菜,冷冰冰的表情,一直在他腦海中打轉。
一直到他吃飽。
良相把碗盤都收拾完後,也坐在椅子上看電視。
「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良相吃的肚子很撐。
小女孩還是不回答,「你有沒有想起熟悉的味道?」
「你先回答我的….」
「我問你,有沒有想起熟悉的味道?」小女孩強硬的截斷良相的話。
「有。」
「什麼味道?」小女孩偏著頭看著他。
「優希的味道,你姐姐的味道,還有….沒事。」良相欲言又止。
「是嗎?」女孩心滿意足的轉回去看電視。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這幾天真是爽….做流氓真好賺,隨便擺個臉,都有五六萬可以收,嘻嘻…正郎阿,你們跟到我真是上輩子有修行阿!有錢可以花,又有女人可以玩…嘻嘻嘻…。」王八蛋中村口齒不輕的說,跟佐佐木一起扶住爛醉的中村的正郎連連稱是,佐佐木也在一旁阿諛奉承的拍著馬屁。
「哈哈哈哈!!!這還用說!」中村狂妄的大笑,「好啦!老大我要從這邊回家了,明天我們還要上工阿!好好得賺錢吧,然後成為全東京,不!是全世界的有錢人!!哈哈哈哈!!!」中村歪歪斜斜的走向另一邊的街道。
既然老大都不要別人的幫忙了,佐佐木跟正郎也樂的輕鬆,兩個人勾肩撘背的走回共租的公寓。
「哎呀…今天那個…那個誰…美夕!對了!就是他!他還真夠騷的,一次不夠還要第二遍….不過不像大爺我這麼有持久力阿,ㄚ哈哈哈!!!」中村開始瘋言瘋語,路邊的行人開始走避,「哎呀!老伯,閃什麼,怕我跟你比大小嗎?我不會這麼沒品的!我還是日本敬老尊賢第一的好國民呢!」
「你才是日本最嚴重的敗類吧!」每個人低頭快步走過,唯恐被瘋子纏上,整個晚上就會沒完沒了了。
中村走著,走進了東京的高級住宅區,位於此地的房子,都是他靠著收保護費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的,由此可見他幹了多少壞事!
高級住宅區的街道都是寧靜的,因為他們追求的是恬淡的生活,更何況普通人是進不來的,風吹過。

一個少女,迎面走來。
中村的荷爾蒙開始分泌,斜斜的走向少女。
「小妹妹阿…這麼晚了,一個人,不好吧…」中村一臉淫穢的笑。
「不會ㄚ,我今天是來找一個人的!」女孩笑笑,聲音很甜美。
「來找誰ㄚ!叔叔可以送你過去喔!」手,搭上了少女的腰。
「找一個叫中村三川的叔叔!聽說他超持久的!美夕阿姨叫我來找他!」少女沒有抗拒。
中村一把摟住女孩,「我就是中村啊!來來來!一起回去吧!今天我讓你嚐到銷魂的滋味兒!!哈哈哈!!!」
少女順勢摟住了中村,用著很爹的聲音在中村耳邊呢喃,「人家不能白玩的呢,要有代價的喔…」
中村邁開大步,「老子有的是錢!等等你搞不好連錢都不要了,還要我多來幾次。」
「不,我不是要錢。」
「不然呢?代價是什麼?」中村沒有發覺四周冷了起來。

「一條命。」

女孩面對中村,撥開頭髮。

「啊啊啊啊啊!!!!!!!!」中村摔下女孩,向前衝去。

尖叫聲,迴盪在夜晚。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明,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良相看著新鬧鐘,久紗給他的,「昨天,有點幸福ㄟ…今天可不能再遲到了!」,他梳洗一番後就出門了。
走著,走著。
經過公園,卻發現以往每天早上都會遇到的瘟神中村三人組沒有出現!
「咦?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混蛋三人組沒有出現ㄟ…真是奇怪!」良相站在公園門口,向內探視,也在附近的小巷轉了轉,生怕他們躲在哪個地方襲擊自己,找了大概十分鐘以後,他又站在公園門口,「真的沒有ㄟ…奇怪…真的很奇怪…」
「什麼好奇怪?」小女孩的聲音。
良相轉頭,「喔!是你喔!好久不見啊!」
「前天才見過面而已!」小女孩提著行李站在公園口。
「這是我的習慣嘛!」良相因為今天沒有遇到混蛋三人組心情好到連說話都顛三倒四,「對了!你來這邊幹麻!」
「我?我來讀書啊!讀中學!」小女孩說,指了指行李。
「是喔!…讀中學?那裡我的過去好遠了!」良相陷入沉思,他又想起過去。
「喚起你的一些回憶了嗎?希望是好回憶!」小女孩靜靜的說。
良相聳聳肩,並不答話,「你住哪裡?東京是沒有地方可以住小女孩的!還是你有親戚?」
「不知道…我爸爸跟媽媽都在姐姐那一年一起走了,誰還會照顧我?」女孩的臉上有著一抹悽涼。
「恩…」良相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來住我這邊好了!跟我一起住!不過你要會煮飯才行,不然我都吃的很簡單,有時只吃泡麵。」
「好吧!反正我也找不到地方,我在公園住一天了!」小女孩。
「你現在剛畢業嘛…要一個月後才要去報到…你跟我去東大好了,看要跟我上課還是去圖書館!」良相邊說邊下意識的去看錶,「要遲到了!!!」,她拉著小女孩就走。
兩個人跑著跑著,良相靈活的閃過人群,女孩更是快的不可思議,兩個人就很快的衝進校門,然後一鼓作氣的衝進教室!
「我˙沒˙有˙遲˙到!!!」良相高舉雙手,像是得到了奧運冠軍一樣。
全班寂靜。
因為沒有人。
「咦?我沒有跑錯教室吧…」良相退了出去,看了看門牌,「今天還是解剖課…沒錯ㄚ…」
「因為你的手錶被我調快了半小時!」久紗氣喘吁吁的聲音,「我今天早上才突然想起來,要提醒你時已經來不及了!你的手機也沒帶,我要怎麼找你…」,喘了口氣,「喏!你的手機!」
「謝謝….不對啊!你怎麼進得去我的房間」良相突然想到。
久紗臉上漾起得意的笑,「我跟你房東說我是你的女朋友,他就給我進去啦!」
「天哪…那房東是我媽的朋友ㄟ…他一定會跟我媽說的!」良相哀號了一聲,「你會害死我的!我的一世清白就毀在你手上了!」
「不會啦!我前天還在你家吃飯的!還住在你家ㄟ!都沒有怎樣ㄚ!你不喜歡我?」久紗嘟起嘴巴。
「好好好…隨便你!」良相就是沒辦法抵抗女生的嬌嗔,馬上舉白旗投降。
「耶!!以後我們就是男女朋友了!」久紗笑了。
「我可沒這樣說!」良相否認,「對了!小女孩勒!剛剛不是還站在門口的?」,他探頭出去,外面是一望無際的長廊。
「哪有?剛剛我沒有看到阿!」久紗看著良相,「你該不會是太高興了吧!小心腦充血!」
「不是!是真的….」良相嘀咕著。
教室的人漸漸多了起來,久紗牽住良相的手,「好啦!坐下來了啦!等一下又找不到位子!」
「喔…」良相乖乖坐下,「下課再找她好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喔。」良相看著久紗的馬尾在陽光下閃耀。
靜靜的,風吹過。
「你喜歡優希嗎?」久紗問,但卻不像問句,良相還沒回答之前,他又自顧自的說下去,「那就發生一些事時你不要插手,懂嗎?」
「?」良相疑惑的看著他。
久紗沒有理會他的眼神,看著很遠很遠的天空。
「你喜歡我嗎?」久紗問。
良相沒辦法回答,或者,他無法回答。
其實,在他心中,他是喜歡的,他有著優希的樣子,又有著比優希更陽光的個性,但他怕自己說出喜歡她後,優希的過去,一切,包括回憶都會被捲入那些深層洪流中,一去不復返。
所以他選擇沉默。
「等事情過後再說好了,你會懂的。」久紗站起身,「回去吧,吃飯了。」
風還是吹過。
「咦?小孩子呢?」良相四處尋找。
「不要扯開話題啦!回去吃飯了!」久紗牽起良相的手。
「等等,真的有啦,剛剛有一個小孩….」良相跟久紗的身影逐漸隱沒在樹林深處。
風,吹過。
小女孩站在墓碑前,靜靜的。
「這就是你要的嗎?要的,是這種結局嗎?」

風,還是吹過。



過了兩天,太陽依然閃耀,月亮依然皎潔,地球還是如同平常一樣的旋轉。
但兩個人之間卻有了一些些不同。

電車。
久紗的頭靠在良相的肩上,熟睡著,良相看著他熟睡的臉,一種幸福的感覺,「如果他是優希多好啊。…哎呀!想太多!」,他的手輕輕繞過去,替久紗拉了一下蓋在身上的夾克。
「良相!明天我們要一起去玩喔!打勾勾!」久紗輕輕的換了一個角度,又睡著了。
良相看著他,一直看著。
一直到下車,他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他,一直到良相送她回家,在家門口把他叫醒,送他進屋。
送進屋後,良相還呆呆的站在門口,望著屋裡亮起的燈光又熄滅後,他才轉身離去。
今天,真是幸福阿。
他想。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教授念著教科書上的字字句句,良相卻開始進入迷惘狀態,一直到有人向他的耳朵彈了一下後他才回過神來。
「幹麻?」他無奈的看著久紗,耳朵,是他最不喜歡讓別人碰到的地方,正想發脾氣卻看見一張微笑的臉,剛剛撞到的漂亮女孩。
「來聊天!老教授的課好無聊!」久紗假裝抄筆記,卻在課本上塗鴉。
「要聊什麼?沒有主題的話就讓我發呆吧。」良相嘆了口氣,也裝模作樣的抄起了筆記。
「恩…你信不信鬼?」久紗思考了一下,說。
「信阿…你該不會對這個有興趣吧?」良相覺得旁邊的這個女孩跟平常女孩不大一樣。
久紗輕輕笑了笑,「信阿,我還看的到喔。」
一股涼意爬上了良相的背脊,「….不要嚇我,我很怕那種東西!」,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夢。
「所以你要成長阿,最近你就會遇到了,不過你只是旁觀者的角色。」久紗低著頭不知道在畫什麼東西。
「遇到…有沒有方法可以解決的!!我超怕的,不要害我嚇到心臟病!」良相低著頭,回想起優希的呼救聲。
「天機不可洩漏!」久紗比了個噓的手勢,笑笑。
良相嘆了口氣,「上東大這一年來我碰上以前跟我同村子的小混混,天天早上都 在晨跑…現在又要遇到鬼….慘…」
「以後不會了!」久紗斬釘截鐵。
「是嗎?」良相苦笑。
「恩!」久紗回答,然後兩個人就沉默下來了。
教室,教授的聲音逐漸把大家帶入另一個「空空世界」,教室沉默了。
「你家在鄉下?」久紗突然打破沉默,問了一句。
「是阿,一個小山村,有很多稻田還有樹,有時還可以抓魚吃!」講到家鄉的事良相就打開了話匣子。
「那我跟你回去好不好!」久紗。
「嗄?」良相呆了,這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自己約他。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放假,我們一起去吧!」久紗牽起良相的手,打勾勾。



「所以你就把她帶回來了?」爸問良相。
「恩。」
「要住我們家?」
「恩。」
「喔…那你要好好把握喔!」爸大笑,用他那耕種三四十年的手用力拍了拍良相的背,「我要有媳婦了!!」,爸開心的走了出去。
「那不是我女朋友!!」良相向著爸的背影大喊,但是爸還是重複的那一句我要有媳婦了,「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阿!」,良相嘆了口氣,「去看看優希好了,帶點東西給他。」,他向廚房探了探頭,看到媽在教久紗用老式的爐灶煮飯,他們兩個正忙得不可開交。
良相到後院摘了一點水果,用袋子裝一裝,走向村外的墓地。
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
走著。
多了一個腳步聲。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良相轉頭看,沒人。
繼續走。
又走了一段路。
另一個腳步聲出現。
「誰!」良相想起昨天久紗警告他的話,轉身一探究竟。
一個小女孩,而且還有影子。
「呼!」他鬆了一口氣「小妹妹,你怎麼會到墓地來?」
小妹妹看著他,眨了一下眼睛,「我來看我姐姐的,你呢?」
「奇怪,這小女孩的談吐完全不像小孩,有一種成熟的感覺,很像一個人…」良相看著小女孩,想著。
「你是要來看誰的?」小女孩的聲音有一點不高興,好像因為良相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
「喔!!」良相從思考中回到現實,「我來看…優希,以前喜歡的一個女生。」,他想說對方只是一個小女孩,說說他的愛情紀錄也沒有關係。
「優希,是我姊姊。」小女孩臉上閃過一抹無法形容的神情,卻又一閃而逝,向前走。
「你姊姊?」良相追上他的腳步。
小女孩不回話,默默的走著。
一直,走到了墓地。
良相放下水果,看著墓碑,像是看著一樣最珍愛的寶物一樣。
「好久不見,優希,前幾天你托夢給我,是不是你想我阿,不要不好意思啦!……」一回來這個村莊,一到這個墓地,良相就脫下在東京那拘謹,老實的外衣,把自己像小孩的性情表現的淋漓盡致。
他就對著墓碑一直說話,不管大小事,不敢對女孩子搭訕用的伎倆在這片不到一米見方的墓碑前他都說了出來。
一直說著。
一直到影子縮到身下,只剩一點時他才站起身。
「再見,我會再找時間來看你的,下次我會帶一點雜誌回來給你,不然你一個人在這邊太無聊了!」良相摸著冷冷的墓碑。
「我怎麼沒有,我也要!」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良相嚇了一大跳。
「原來是你阿,久紗。」良相的臉上有一種快虛脫的感覺,「妳怎麼來了?」
「我來找你回去吃飯阿,爐灶真難用,瓦斯爐真是又快又方便!」久紗氣喘吁吁,坐在一旁,看著墓碑。

瀨之川優希。

「這是..」良相解釋。
「我知道。」久紗坐著,靜靜的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你也坐下來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良相在睡夢中又回到了那個村莊外的草叢中,而,優希也在。
「良相,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處理,不必你管。」優希傲氣的說。
「六年了,你還是一樣…我很想你。」良相說著,他不在乎優希是否是鬼。
「不必,你知道我的個性。」優希說。
「是嗎?但至少我會找中村討回他打我的那筆帳!」良相說,但是他卻沒有把握,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大學生,而且身體還是跟以前一樣瘦弱,一點長進都沒有,有的只是半生不熟的見到吧,而國粹—柔道更不用說了,根本摔不過中村那種大塊頭,良相在心中嘆了口氣,看來討那筆帳有點不可能。
「那是你的事,跟我沒有關係。」優希冷冷說,冷歸冷,卻讓良相有著那種熟悉感,「記住,在討債前不要死了啊。」
「恩,我知道。」良相說,他從來不擅於言詞表達,但是他聽的出來優希話中的關心。
風吹過,吹得良相睜不開眼。
又是掉落深淵當中,再一次驚醒。

「優希…還是一樣美啊…現在的我,連一張相片都沒有,就連想看他,也只能回老家看看墓碑,或是閉上眼想像了…」良相呆呆的坐在床上,呆了一會兒,「好啦!今天把課上一上,明天放假回老家!」
良相像平常一樣,隨便吃點東西,就趕到學校去了,又是一樣的日子,又是一樣的課程。

剛走進校門,良相的心情突然壞了起來。
誰看到討厭的人事物時心情會好的?「又是中村跟他那兩個小跟班….三個王八蛋!」良相罵著,但卻不敢說出,而身體也自然而然的繞向另一旁的側門。
再怎麼閃,該來的還是會來,更或許是他們三個人早就在這邊等著良相了。
「良相小書呆!別走嘛!」正郎上前踢了良相一腳,良相踉踉蹌蹌的向前衝了好幾步。
「不要吵。」良相頭也沒回,站穩之後馬上向前跑。
「追!!」中村大叫,三個人便追著良相跑了起來。
每天,良相都會遇到一樣的鳥事,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逃生方法。

「渾蛋,又被跑了!之前都可以攔下來打一頓的!」中村氣喘吁吁,「好啦,該上工了!」
正郎跟佐佐木轉身走出小巷,「老大,今天要送哪裡的?」
「三丁目的田中太太的,還有….唉呀!管他的,回去看記事簿就好了,今天再好好的敲他們一筆竹槓吧!哈哈哈哈哈….」中村大笑。
笑聲漸行漸遠。
「呼….好險,他們還是一樣亂搞啊,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報應…或許垃圾會比好人更好生存吧…畢竟他們沒有羞恥心阿。」良相說,手自然而然的舉了起來,瞄了一眼,「啊!!要遲到了!」
衝出巷子。


「快快快快!!!」良相衝向解剖教室,口中不自禁的大喊。
同時卻也有一個聲音也叫著同樣的話,「快快快快!!」,從轉角漸漸接近。
「碰!」兩個人都倒在地上。
「哎呀哎呀….痛ㄟ,不管了,要遲到了!」兩個人同時擠進教室,卻尷尬的卡住。
全班靜默。
接著是哄然大笑。
就連老教授也趣味盎然的看著他們,「又遲到了啊,良相,還有,久紗,你也是,你下次再遲到,我就把你當掉!今天是你們一起遲到100次的特別日子,所以我不計較,快去坐好吧。」,全班又哄堂大笑。
「謝謝教授。」兩個人尷尬的咕噥完這句話後,就找了一張實驗桌坐了下來。

「喂!沒位子了怎麼辦!」良相看著以往熟悉的組員。
「坐那邊阿,第十三桌沒有人坐阿!」長得非常魁武的藤川說,他靠近良相,「還有漂亮的久紗喔!!」
「白痴!」良相向他的頭敲了一記,「快讓個位子給我!」
「不要!」藤川拒絕,整組的同學吃吃竊笑,「你忍心看一個柔弱美少女一個人孤獨的坐在那邊嗎?要有男人的擔當阿!」藤川煞有其事的說。
「白痴!快啦!」良相拉著藤川的手臂。
「不要!不要勒!!」藤川依舊嘻皮笑臉的說。
「可惡!以後作業不要想抄我的!」良相還是拉著藤川。
「那個,良相同學,已經上課了,怎麼還不坐下?」教授嚴峻的說。
「對嘛對嘛!!」全班附和
良相看了全班一眼,又看了看教授,像一個洩了氣的皮球,有氣無力的拿著背包走的第十三組坐下。
一坐下,教授卻綻放出詭異笑容,同學們也在下面竊竊私語,良相假裝沒聽見。
「好啦!浪費太多時間了,明天來個小考好了。」教授停下來看了一眼哀號的學生,「明天考的,連今天的都要喔!翻開解剖學第二章六十八頁!」,哀號聲更大了。
哀號是一回事,他們實力堅強是一回事,能夠進東大醫學系的絕不是泛泛之輩,大家也把考試當成一種樂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本,小鄉村。
小鄉村有著一種淳樸的味道,和那種辛勤工作的好傳統,更是小孩子在原野追逐嘻鬧的一個好地方,但是,一件事,卻改變了這一切。

小山坡。
防空洞。
三個男孩,一個女孩。
「嘿嘿嘿…今天真是被我逮到機會了,老早以前我就想上她了!」一個穿中學制服的高大學生猙獰的笑著,他是這三個不良少年的首領,中村。
「老大,搞完以後換我!」另一個長的像猴子的瘦子淫穢的笑著。
「正郎!別這麼急嘛!老大我可是練過帝王功的!」中村笑著,看著被抓住的少女,優希,「等等就讓你嚐嚐銷魂的滋味!」
優希瞪著他,冷冷的說,「你敢動我一下,我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優希,就是這樣的一個女生,冰山。
「唉唷!!有沒有聽到!他說要讓我吃不完兜著走耶!!我好怕喔!」中村雖說這樣,手卻開始移向優希的身體。
「不要!!」尖叫。
但是,在這個小山坡的防空洞附近一個人都沒有。
「嘻嘻嘻!!!」三個大野狼,正要咬嗜一個純潔的身體。

「不要動他!」一個聲音從洞外傳來。
「哦?是哪個不要命的?」中村瞇著眼看著外頭那人影,強烈的陽光讓她張不開眼睛。
「把她放開!」人影走進洞裡,拖在地上長長的影子看的出來他有帶著武器。
人影越走越近,樣子也越來越清楚。
「原來是良相啊,小書呆!」正郎大笑,「你也有種來叫我們停下來啊,好好的肥羊為什麼我們要放開?」
「不不!他一定是要我們也給他插一腳的!」另一個敗類,佐佐木大笑。
「用說的不懂,那就用打的!」良相衝上前,竹劍用力一劈,劈向中村。
中村向左一閃,躲開,「喔!正好拿來當暖身操!」,轉頭對著他的小跟班說,「不要讓他跑掉阿,大哥料裡完小蝦米就可以開始正戲了!」
「殺!」良輛重劈。
「啪!」竹劍卻被牢牢抓住。
「小書呆!你不適合跟人家打架啦!」中村的聲音帶著一種諷刺。
良相掙扎著,想把竹劍從他手中拔出。
「就讓我來敎你什麼叫打架吧!」中村說完,
一個右鉤拳把良相擊倒,馬上再撲上去騎在他身上,用力的向他的肚子招呼。
「砰砰砰砰砰……….!!!!!!」毆擊的聲音在防空洞中迴響,回升膨脹的令人害怕。
打了十幾分鐘後,中村才站起,看著他的傑作,全身血汙的良向,「哈哈哈哈哈!!!我還以為他多強呢,哈哈哈哈哈。」
中村開始走向深處,走向少女,而三個大野狼的黑影,又覆上了那個身體。
「救我!!!!!!!!!」
尖叫聲迴響著。

因為迴響,所以,激盪出了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在暗處看著你。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嗚…他們呢?」良相從地上爬起,看著外面黑壓壓一片的天空,知道自己昏迷很久了,「不知道優希怎麼了…」,良相站起。
走出洞外。
地上,有著一滴一滴的血跡,向著村子而去。
還有…
還有…優希制服的碎布。
良相臉色大變,急忙衝向村莊。
「老天保佑,優希千萬不能有事啊!她可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女孩子!」良相一邊跑,一邊祈禱著。
跑到村莊口時,他停了。
因為,村口聚集了一大堆人,平常只有慶典或是喜喪事才會有一堆人出現,莫非…優希出事了?
良相慢慢的走著,躲進一旁的草叢,慢慢接近人群。
「唉唷!!優希姐姐的死狀好恐怖喔!」小孩子。
「嗚嗚嗚…為什麼優希姊姊死了…」小女孩。
良相的視覺在那一刻失焦,「優希死了…死了…」,但這卻只是小程度的攻擊,接下來的話語才是讓他的血液沸騰,恨不得將中村碎屍萬段的原因。
「….在我放學回來時,看到有兩個鬼鬼祟祟的人扛著一個布袋,然後把東西倒入水井,我就過去看看,沒想到他們竟然打我!所以我跟正郎還有佐佐木跟他們就打起來了,打跑他們後,我看到水井裡面浮出一個人,用東西撈起來後才知道是優希!….」中村的聲音穿過人群,一字不漏的傳入了良向的耳裡。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失去了一切的感官。

「救我!!!!!」優希的聲音在耳邊迴響。
「救我!!!」
「救我!!!!!!」
然後掉落進一個無底深淵。

「啊!!!」良相瞪大眼,猛然坐起。
滴,答。滴,答。
「原來,只是夢啊…都已經六年了。」良相閉上眼,用手背擦擦流下的冷汗,「是阿,都已經六年了…我不會放過中村的…總有一天,我要他付出代價!」良相摸著臉上的疤痕,恨恨的說,他看了看時鐘,兩點。
「再睡吧!明天還要上解剖課呢…」他躺下,又睡著了。
滴,答。滴,答。
一個人影出現,靜靜的滑過橘黃燈光的牆壁。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強顏歡笑。
為什麼?
我不知道。
一點倔強,加上一點不服輸,我才不會這樣就倒下去。

曾經說過,只要我還拿的起劍,我就會一直戰鬥下去,雖然,很痛苦。

我知道我還沒有睡夠,我沒有渡過很多個明天,醒過來,還是在痛,我知道又是一個明天。

但是我知道,我離呼吸到開心空氣的那天已經不遠,雖然不知道還有幾個明天。

強顏歡笑,是把悲傷越埋越深,自己把悲傷埋到連自己都看不見的地步,不知道,悲傷會不會長大,長成了一棵傷心樹,還是長成一隻跟酷斯拉一樣的大怪獸,用力的啃食我的心?

我還是不知道。

強顏歡笑,是因為我笑不出來,也哭不出來,把自己深深的關在書中,關在小說,麻痺自己。

喜歡把不愉快逼到浩瀚的宇宙,想看見廣闊的天空,但是,我到現在才知道那種感覺是無法捨棄的,也,捨去不了。

因為我分離不了感情,分離不了自己,更分離不了一切的回憶

所以,我只好強顏歡笑。

一個人,承受。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5年6月29日

國內外大事

今天期末考

一周大事

老師,為什麼不讓我寫週記了?



才離開沒多久就開始擔心今天的試考得好不好
整個畫面都是題 想題想到睡不著
白考卷那犯賤的模樣 還有在紙身上油墨的味道
我的快樂 是寫週記時的微笑
沒有週記 我有多難熬 (沒有它在我有多難熬多煩惱)
沒有週記 我有多煩惱 (沒有它煩我有多煩惱多難熬)
穿過雲層 我試著努力向它奔跑
才剛發現 它卻已在天空那端

就是開不了口讓它知道
我一定會呵護著它也逗它笑
它對我有多重要 我後悔沒讓妳知道
安靜的隨便虎爛 上課睡覺一直到老
就是開不了口讓你知道
就是那麼簡單幾句我辦不到
整顆心懸在半空 我只能夠默默等著
這些我都做得到 但那個人已經不是我

今天數學的考卷真是難,難到我十分鐘就寫完了

1-5
AABCC
6-10
CBABB
11-15
BACBB
16-20
BACAA
填充
根號三加二,六減根號三i,費氏數列,1.1.2.3.5.8…..

老師,你會寫嗎!?

導師評語

1. 之前叫你寫,不是怨言很多嗎!現在怎麼又要想要寫了?你越要老師越不要讓你寫!哈哈哈嘿嘿嘿!!
2. 考試時寫什麼週記!
3. 不要抄歌詞
4. 也不要把數學考卷的答案報給我知!更不要把計算寫在上面!老師是英文系的!不是理工科的老師,不要太囂張!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怕。
就算要我跟你單挑我也敢(看情況)。
即使要我開槍我也不在乎。
但,昨天晚上,我卻下不了手。
去視聽回來(不要以為我的週記是在寫假的),回家,上樓放書包,結果衝上樓梯時卻發現不明飛行物!
我疑惑的倒退兩三步,看清楚…

看!蟑螂!!

我最怕的就是蟑螂,小隻的我不怕,怕的是大隻的,而我已經好多年已經沒有看過大隻的蟑螂,最近下雨天又出現了…所以我跟他打了聲招呼,「嗨!好久不見!…不對!我應該躲開才對….」,等我想要尖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停在我下一階階梯上,愉快的擺動觸鬚,像是萬蛆鑽動般的美麗(哪門子的美麗?)

我趕緊衝到三樓的房間,找出我的嗶嗶槍,不對,不是嗶嗶槍,是BB槍!我把會叫的手槍丟到一旁,裝滿子彈!

穿上迷彩衣,檢查彈藥是否有補充完畢,拉動保險,灌飽瓦斯,校正準星!
準備完畢,下樓反攻大陸!…不對!下樓反攻蟑螂!我拖這麼久的時間,就是餵了不要看見他,看到他自己離開,然後我就可以說他不見了!

結果,他還在那邊…

所以我只好開槍射擊!
咻!碰!

咻!碰!

咻!碰!

咻!碰!

咻!碰!

咻!碰!
……………
……………
……………
……………
(中間省略,我不知道我打了幾發)

等我把所有彈藥用光的時候…他完全沒有死!!
我妹站在旁邊,疑惑的問我,「你在練習開槍對不對,不然怎麼一直打空氣!」
「什麼!沒有死!!」我氣得要拿鋁珠出來!」
我不敢說我是瞄準後閉著眼睛開槍的,我爸聽到我的槍聲,跑了過來,看到我的BB槍,和一堆的BB彈,撿起一顆,裝進彈匣。
看著我,「槍,是要這樣用的。」
啪!
一隻蟑螂從中間變成扁的,好像剛去妹X豐瘦身過一樣,我看我爸以後可以開減肥中心了,它可以把一支橢圓型著蟑螂變成8字型的喔!現在可以預約!請打我家電話!22XXXXX!

爸淺淺的笑了…「是男人,就像是這樣!」

我媽跟我妹在一旁鼓掌叫好…唉…我像一個自閉兒一樣,在一旁畫著圈圈…

這時,發現了又有一隻蟑螂爬過。

我顧不得尊嚴,又叫了起來,「有蟑螂!!」

這時,我爸,用拖鞋打他,結果他飛了起來,黏在我腳上…
就跟看到鬼一樣,跳著奇怪的舞蹈,隔壁來哈啦的李媽媽還問我媽,你兒子不是畢業典禮完了嗎!練習什麼舞啊!
從此以後,我變成了,我們附近鄰居的笑柄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5年6月28日

國內外大事

立法院昨天抗爭,旁邊的陽春麵很好吃。


一周大事

今天我被國文老師叫起來罵,心情很幹。
今天我只不過在看課外書而已,他就很不爽的把我叫起來,「何小鳴!你下面是什麼?」
「我下面?」我看了看下面,「我拉鍊有拉好ㄟ…?」
「我說,你課本下面放什麼書!」老師的臉看起來快冒煙了。
「安妮的日記…」我才搞清楚說老師問什麼,小小聲的說。
沒想到老師更生氣!「你說什麼!安妮的日記?你偷看人家的日記?真是罪該萬死阿!!!」
這時林背就開始不爽了,我偷看人家的日記?好笑,我都正大光明的看的!哪有偷看!「你把罩子放亮點!這是!安˙妮˙的˙日˙記!」,我還把書舉高。
老師像是看到紅內褲的被閹掉的公牛一樣,向我衝了過來,「你看看,你看看!還英文的哩!!!去後面提水桶罰站!!!」,他就把書沒收了,後來上課的時候他的手都會不由自主去翻一下,又在那邊說什麼這是罪過這是罪過,神哪請原諒我的罪過,不過,看一下也沒有關係吧!
哪有人這樣的,他明明自己想看,還找這樣的理由,看!!(請老師看他的舉止)
因為不爽,所以我又向著他說,看!(外面有飛碟)
他又叫我另一手提水桶,這篇週記是我在後面罰站時寫的,沒有手,老師,妳應該知道我用那個地方寫的吧…(秘密)

現在終於要寫到正題了!老師,請翻頁。






再翻。





再翻。





再翻。





再翻。





翻到底。




















因為,它抓得住我。




導師評語
(因為你的週記太多需要批閱的地方罄竹難書,所以老師用條列式的方式)
1.陽春麵是哪一家!?
2.以後你敢在我的課看課外書試試!(老師記得沒有在上課時看過你…)
3.下次班會叫你表演
4.不要罵粗話,你被記了兩大過兩小過留校察看了,現在的你就跟溜鳥俠一樣
5.不要浪費週記本
6.不要抄廣告詞
7.你以後不用寫週記了。
PS你罰寫沒有寫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6年6月27日

國內外大事

在西班牙的雪梨有上千萬人民暴動,因為他們輸了橄欖球。
衛斯理跑到外星人住的地方把正妹



一周大事

今天,很開心,因為我被記大過了,被記大過後,我很不爽,所以跑到教務處潑汽油,後來想一想,把教務處燒掉沒有快感,所以我再去準備一桶新的汽油,結果開著停在學校外的超級阿斯拉到加油站去了。
在那邊加油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跑過來,說,你就是AE86吧,我想跟你跑一場。
所以我就跟他跑了。
超級阿斯拉的性能不是唬爛的,他有噴射引擎,還有加速器,更可以開到時速六百公里以上,因為在台灣!就要選一個可以代表台灣的地方!

當然就是玉山啦!

我們從玉山山頂一路向下飆,飆到快接近零的領域了,那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燈!每次在最緊急的時候都用飛車來彌補我們之間的距離,後來我們開到普通公路上的時候他更大顯身手!用出暴走兄弟中藤吉的閃電過彎!快的跟閃電一樣!跑著跑著,突然有一個開破爛,送豆腐的車插進了我們之間上面還寫著藤原豆腐!看來他好像是要跟我們一起玩3P!
越接近山下,就越多彎道,大家開的還不算慢,大概時速都在三百而已,送豆腐的小子開髮夾彎的時候還用一隻手開,另外那一個更不用說了,他根本就是用翻車的情況跟我們一起下山的。
不過呢,我是我們學校最優良的學生,當然不會輸給一台送豆腐的破車,在最後一個髮夾彎的時候,我從車底下發射了針刺飛彈,後來我就用加速器加速到一千四百公里左右,不知道那個小子有沒有怎樣?

當然我沒有忘記買汽油,買了以後,心情突然好了起來,所以那一桶汽油就送給個我的超級阿斯拉喝了,至於教務處的汽油不用白不用,大家還是把他點燃了,還有很多老師以為我是原住民在跳什麼豐年祭,也跑過來一起跳。
還一邊發出,「啊!!嚕嚕嚕!!鋪哩哩鋪哩哩~~!!啪啪啪拉伊!!!」
所以我就度過了充實的一天。



導師評語

1.現在我要嚴厲的懲罰你,污辱了我心中衛斯理的美好形象,沒有一個正妹可以比的上老師的美!所以我準備向教務處提出申請記你一隻小過!
(如果你帶老師去找衛斯理,我記你一大功!)
2.不要亂掰時事!雪梨在澳洲不在西班牙,還有,那是英國跟德國球迷互K人數也沒有這麼多,下次罰寫…老師對不起,我不會亂掰時事了
3.請問玉山山頂有路可以開嗎?
4.週記是要記事實的不是你的幻想,如果你有某方面的需要的話老師可以幫你聯絡精神科醫生
5.為了防止你亂寫,下次你週記的題目是,我為什麼會寫這麼炮的週記




部分笑點參考--bbignose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6年6月27日

警告

學生何健鳴專寫一些很炮的週記,故記大過一支,另又在週記出現政治立場,故再加大過一支,再,週記中引用校長偶像星爺的台詞作為搞笑用途再加小過一支,最後,週記中寫出太多粗話,有損於我們中華五千年炎黃子孫的禮義之邦之威信,再加小過一支

總和:共兩大過兩小過,留校察看

PS校長大人喻下:如幫校刊社製作出星爺語錄,跟綠總統語錄,兩大過兩小過可免,更可加兩大功兩小功。



教務處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過了一個禮拜,終於劉X沒有遲到,不過我看那天他一定沒有來,因為我爸在高速公路都可以開到兩百三左右,那天我爸還是保持水準,所以根本沒有塞車嘛!
不過這個禮拜終於可以上課了,還是本尊,不是上次那個老外(老外的位子被我頂替了…),因為上次跟老外的一段緣,所以我被劉X叫到他的講桌前去坐,也就是俗稱公媽位的地方!

結果,我今天非常不爽,因為我正好夢到林志玲幫我馬殺雞,陳思璇餵我吃布丁,林嘉綺餵我喝奶茶,然後要有泳裝秀的時候…老師把我吵醒了!!!
所以我罵了他一個國字,還來不及經過消音處理,老師臉上暴出青筋,像是…該怎麼形容好呢…阿!!像是一堆青色的蚯蚓在老師臉上鑽動!(這比喻不錯!)
他很不爽的問我,「你英文有比我好嗎?到底要不要好好學!」
我回他,「英文還不用林背費心!現在看你要怎麼處理我的林志玲還有林嘉綺還有陳思璇的事!!最讓我不爽的是沒有看到泳裝秀!你要怎麼賠償我!」
他罵我,「我高中畢業後一定會退化成用下面思考的人猿!」
我回罵,「你都已經坐五望六了,還沒有妻兒!古人說百善孝為先,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這種人根本不配為我們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優良品種炎黃子孫的資格!我們是東方之龍啊!!!!!!」,轉身,手一比,馬上全班大合唱。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
它的名字就叫長江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河
它的名字就叫黃河雖不曾看見長江美
夢裡常神遊長江水雖不曾聽見黃河壯
澎湃洶湧在夢裡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
它的名字就叫中國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
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巨龍腳底下我成長
長成以後是龍的傳人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
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
巨變前夕的深夜裡槍炮聲敲碎了寧靜夜
四面楚歌 是姑息的劍多少年炮聲仍隆隆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地擦亮眼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地擦亮眼」

他拼不贏我們的雄心壯志,所以轉移話題了,「你除了混,鼓動群眾,你還有什麼長處!」
我一邊打哈欠,看著他,「只要我會鼓動群眾,沒有辦不到的事!而且我告訴你,你懂的英文不一定比我多!」
他冷笑,「好笑!」
「不然你知道火山矽肺症怎麼拼嗎?」,我看著他癡呆的表情。
全班靜默。
冷氣吹過。
我吸了一口氣,「pne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老師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很跩的站上了講桌,鼓動著大家,「來來來,跟老師一起唸一次.1.2.3..(吸氣) pne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奶某腦毆垂艾秘客羅斯扣比可吸理口佛歐肯弄靠尼唷西斯!!!)」,念了一次不夠,他們還要求第二遍第三遍…廿到後面還有人不知從哪弄來KEYBORD一起狂歡!!(怎麼我都遇到一些怪人…)
老師摀著臉跑了出去。
我終於可以跟我的名模團纏綿而去。


導師評語

今天老師要去你家對你爸爸做交通安全宣導,還有,請告訴老師怎麼樣才夢得到名模,每次老師都只夢得到阿匹婆,最後,不要以為會火山矽肺症很跩,那只是你剛好背過而已!不要拿來炫耀。
PS你的舊班導黃老師今天從蘭嶼打電話給我說要提醒你交危險心靈讀書心得報告,最重要的是MONEY要記得附上。










笑點參考模仿自BBIGNOSE 笑點參考模仿自南方大表哥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ㄚ阿阿阿阿阿!!!!!!!!」
「看!」害我嚇了一跳。
「你真好心ㄚ!所以…所以…我我我…..給你這幾本秘笈吧,看我們這麼有緣,一本算你一千就好了。」一邊說一邊從懷中掏出一堆書。
「喔喔喔!!!有毒菇九件!一陽指!六賣神劍!價衣神功!….真是棒!」
乞丐從該邊掏出一把把鈔票,「你看你看,大家都有買,你要的話要快買喔!以免向隅,如果沒現金的話還有刷卡機給你刷!」

「真感謝。」





我一腳踹過去,搶了他的書,當然,沒忘記搶錢。
看看躺在一旁口吐白沫的乞丐,進教室去了。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來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從美國來的Tom teacher!因欸劉x老師現在塞在高速公路,所以請你們先體驗我們專業訓練出來的外籍老師!他脾氣超好的,但是他不會說國語也聽不懂國語,大家要好好相處喔!」進教室後那個台籍老師向老外用英文機哩咕嚕說了幾句話之後便出去了,接下來就是一群面對老外雞同鴨講的時間。

哇喔,不會中文的老外!這個正合我意!
那個老外看一看我們,先傻笑一番然後突然像殺豬般的大喊:「Good afternoon everybody!」
黑熊被嚇的罵出三字經,還好老外廳不懂。
其他小孩子鴉雀無聲,只有我們回他:「Oh!Good afternoon 你這摳大肥豬!」那個Tom teacher只有苦笑說:「No Chinese!OK?」而我們則是當作沒聽到繼續用中文嗆他,要不然就是他講話時完全不理東看西看,或是拿書背剔牙。

「Well, we goanna practice the pronunciation… 」Tom teacher拿起了一疊字母卡的「A」對大家說:「OK!Let’s go~~ AAA a a a A~a Apple!」
其他的小孩子照著那個老外a a a A A A的害羞的念,但是身為高中生的我們怎麼可以唸這麼幼稚的KK音標呢?

我們偏偏要念:

「AAA a a a ~A~a Asshole!」說完這句的我們互相擊掌叫好!
猩猩還對teacher說:「Teacher!Show us your asshole!」我們則是在一旁吹口哨叫好,teacher則是露出一臉無奈笑著說:「Don’t kidding!OK?」

接下來又是繼續無聊的字母練習:

Teacher:「BBB bbb B b Bird!」
我們:「BBB bbb Bb Bxll Shit!」

Teacher:「CCC 喀喀喀 C喀 Cat!」
我們:「CCC 喀喀喀 C喀看!」

Teacher:「DDD 的的的D的 Dog!」
我們:「DDD 的的的 D的 dxmned!」

我們唸到這裡teacher的臉色有些難看,但他還是強顏歡笑繼續敎下去,其他小朋友的反應一開始也是只敢偷笑,到最後也不想跟老師唸了,一起跟我們這些白目高中生來個大合唱!

Teacher:「FFF 夫夫夫 F夫 Flower!」
全班:「FFF 夫夫夫 F夫 Fxck your mother!」

Teacher:「GGG 個個個 G個 Glass!」
全班:「GGG 個個個 G個 睪丸癌!」
小孩子唸到這個笑到差點疝氣……

Teacher:「LLL了了了L了 Leg!」
全班:「LLL了了了L了LP!」

最後唸到S的時候:「SSS 死死死 S死 Sun!」
全班:「SSS 死死死 S死 塞林老母!」

全班笑的東倒西歪,有的笑到跑去換尿片,還有個蘿莉笑到差點直接出山。

只有Tom teacher一臉不爽把字母卡放下,拿出兩個骰子擠出一點笑容說:「Let’s play game!」
Teacher指定要猩猩先玩,猩猩拿起骰子像猴子一樣鬼叫後便往窗外丟,teacher看了忍不住大罵:「What are you doing?」猩猩笑著說:「Teacher don’t 生氣!我也有骰子Too!」

之後猩猩拿出兩個「國王遊戲」專用的骰子,黑熊這時興致勃勃的用超破爛英文跟teacher介紹國王遊戲的玩法,哪知講到一半,突然間!!!!!!!

「啪」的一聲!
黑熊臉上的痘痘炸了12顆,因為teacher的手飛到他的臉上,全班同學嚇了一跳,那個Tom teacher大罵:

「看林家教勒!你們這掛白目台灣高中生給林北咖差不多一點喔!」

我沒聽錯吧!?這個老外居然用台語罵我們?還罵的比我們還流暢!?這感覺像是春天的花香、鳥叫,又好比蔣公看鯉魚逆流而上!

那他之前全都在莊孝偉囉!?猩猩嚇的骰子掉到地上,Tom teacher將他那兩顆骰子踩爆塞進他的嘴裡,而我則是被他整隻抓起來摔到地上並用他的屁股「坐臉」。
其他的小朋友哭的哭,笑的笑,歡呼的歡呼。Teacher這時又罵:「看!你們這些沒用的高中生,英文那麼爛還不好好努力聽課,只會在那邊耍白爛,真是豈有此理!我要送你們四個字!」
這時Tom teacher在白板上寫著龍飛鳳舞四個大字------------「東亞病夫!」
Good job!竟然可以把白板中國字寫的有如說文解字名人FAX的張老師一樣屌!?

猩猩和黑熊受到剛剛的驚嚇已失去意識,而我不知道怎麼搞的看到著四個字體突然有一種力量湧了上來,就好像是塞亞人看到月亮一樣,我大叫一聲:「哇差~~ ~~」把整塊白板給踢成兩半。
Tom teacher這時嚇的肥肉抖了一下,我拿著半片白板瞪著他說道:「你這塊死老外!你怎麼能夠理解我們學習英文的痛苦,你以為學英文有那麼簡單嗎?簡單的話我們現在還會坐在這裡嗎?為什麼國際語言是你們美國人的語言?我不懂?明明講中文的那麼多人卻被你們壓榨?你們美國有在重視中文嗎?你們美國大學考試有考中文嗎?你們美國有人會接到叫你去補中文的電話嗎?你們美國看電影會有中文字幕嗎?你們美國有在考全民中檢嗎?你們美國會有父母強迫孩子去學中文嗎?

我們台灣人……花了那麼大把銀子去讓下一代學習你們的語言,這些錢都被你們這些老外給賺走了,還嫌不夠啊!我們連買個軍購都不算便宜一點這算什麼?為什麼我們的官員到你們的國家都要說英文,而你們的來我們這邊卻還要我們自己翻譯!?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

這時Tom teacher一臉不好意思說:「Sorry Jason(我的英文名)……我不知道英文對你們那麼傷?」

「你明白就好啦!那你知道現在要怎麼做了吧?」

Teacher疑惑的說:「What?」

此時…………
教室的門上鎖,窗戶全關,只聽見裡頭吵鬧的聲音、哭喊聲,還有豬肉摔在沾板上的趴搭聲。

老爹!我果然是你的兒子!那天………我終於擊敗了老外!
不過那天的晚上,劉X打電話到我家,是老爹接的………

而那天………
我開始戴上那金色的假髮了…………
TO BE CONTINUE


導師評語

阿鳴...老師這三年來...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敎好你...嗚嗚...
每次都寫這些莫名奇妙的鳥文章...
不管怎樣都要記得老師
要記得有好康的要找老師
(讀書心得要記得交喔...MONEY順便一併附上!)



ps這篇週記後...老師就被調職到蘭嶼去了...去跟原住民一起生活



笑點參考模仿自南方大表哥--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5年6月25日

國內外大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會照實寫時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我以後一定會寫一些有意義的大事

趙建銘被關了

一周大事




學英文像是被槍斃,無法抗拒它只能強迫自己學著去面對……。

但…但…在烏黑槍口下閃爍光輝的子彈下,我如何去面對?
打從出生開始對它就產生了反感。也不知道為啥?討厭英文是不需要理由的!只記得老媽曾經說過,她說我小的時候過2歲生日到麥X勞去慶生,那時有個店員扮成麥X勞叔叔在我面前用雙手寫了一個M字之後……我整個人熊熊吐奶休克,醒來之後還發現麥X勞叔叔幫我做口對口人工呼吸!

從那個時候開始……小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創傷,這種感覺像是被那個!除了討厭麥X勞外,更是討厭英文符號!
上了國中後,該死的考卷上選擇題的選項變成了ABCD,每次都知道答案是什麼…但是手就是沒辦法寫出英文符號,還要用左手抓著右手很辛苦的一筆一畫的把它寫出來,還可以聽到右手肌肉斷裂的聲音!寫完之後整個人也差不多精盡人亡了……。
作弊的時候,隔壁的同學報答案給我,我有聽沒有懂,因為他一直報ABCD的選項,所以……每次作弊我一定考零分,老師也知道我考零分的時候,就是作弊之時。

直升之後更是不得了,英文這個科目居然多了作文這個鬼玩意出來!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還記得有一次英文老師把我叫到他身旁問我:「阿鳴…你確定你寫的是英文作文?」我疑惑的回:「不是嗎?」
他大聲斥責:「胡扯!我最討厭小孩子說謊的!你寫這東西明明就是法文!要不然為啥我一個字也看不懂?前滾翻前進一百米!」說完還將我辛苦掰完的作文甩在我的臉上。

高中畢業的那個暑假,老爹告訴我:「阿鳴ㄚ阿鳴,你這個樣子是不行的!?想當初李小龍靠拳頭打倒老外,現在21世紀的新新人類必須要靠英文來打倒老外啊!所以我決定這個暑假將你送去補英文!」

說到這裡不得不跟大家介紹一下我的老爹,他是個標準的李小龍迷,每天每天都是沉醉在李小龍的電影裡,像我們現在迷星爺一樣動不動就將台詞掛在嘴邊講。李小龍的海報貼滿房間,衣櫃裡只有李小龍專屬的功夫裝。
以前我做錯事情的時候,老爹一定買頂金色的假髮叫我戴著,然後拿雙節棍鞭我的屁股,還逼我一定要用外國腔講:「對不起!下次不敢了!」


老爹這個人平常除了開計程車溜搭溜搭外,也做了很多好事,所以常常有人會做匾額送給他,但是老爹要求匾額上面的字一定要是「東亞病夫」他才要,因此誰送他匾額他就在誰的面前將這塊匾額踢爆,滿足他想當李小龍的慾望!

回歸正題,老爹要我去補英文!?
這真是天殺的事情,就好比是把我推入火坑中,我哭泣、絕望,但還是想問把我推入哪家的火坑?老爹回:「你去劉X補習班補好了,反正高中視聽不用錢,還有錢可以拿」

補習的第一天,我背著的背包和水壺在家門口一臉大便等公車!
臉上除了大便還是大便。
一上了車,就有兩個聲音叫住我。
熟悉的聲音
原來這兩個聲音不是別人,是猩猩和黑熊!

經過互相交換情報後,我們知道三人組即將到達的是同一個目的地,而且做的也是一樣的事!

下了公車,我們先到文化路晃一晃,然後到噴水雞肉飯吃個飯,再到噴水池洗個澡,再回到稻O補習班。
「等一下!那個乞丐好可憐喔!」我看到一個乞丐趴在稻O門口乞討。
「管它的!衝阿!今天的200元試聽費!!」兩個人飛也似的跨過老乞丐,上樓了。
我掏出身上的所有財產…十三塊。
給了他三塊。
它突然抓住我的腳,哭了起來。
「嗚嗚嗚!!!你這個小孩子怎麼這麼沒有良心阿!!爺爺養你十六年了,卻只有三塊錢!!我命苦阿!!嗚嗚嗚….」
「看!你妳你…..」我被嚇到了,旁邊也開始一堆人圍上來。
開始了台灣人最會的輿論攻擊!
「唉呀你怎摸摳以這樣捏….(省略)」
「現在的小孩子越來越不知道知恩圖報…..(再省)」
………….不及備載
「好啦好啦!錢全給你就是了!」我苦著一張臉,把口袋的錢都掏給他。
他馬的,錢給他以後還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我極力辯解,只差沒把褲子脫下來給他檢查了。
許久,人潮散去。
我瞪著死老頭。.
他也看著我。
「小朋友,其實,剛剛是試驗你的!這十三塊還給你!」
我有點沒法接受剛剛的事情,起身離去,當然我沒有忘記拿錢
「小弟第…小弟弟呀…請留步…你天靈蓋上有到靈光噴出,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真是了不起阿!!!來來來!今天杯杯就送你這一本試聽秘笈吧,保證你光靠試聽就可以月入百萬!!!」
我伸手接了過來。
翻開第一頁,我被震撼住了!眼裡流下了淚水!
看!怎麼又是英文!
但是還好第二頁開始就變回中文,難怪嘛!不然她自己也看不懂!
他看看我,「好好修練吧!!」倒下去繼續睡。
看在他這麼誠意份上也不好意思多拿書,所以給了他一塊錢。
沒想到…..





TO BE CONTINUE


導師評語


妳的英文真的很爛
上課記得好好聽
周記不要寫小說
還有下集待續...你以為你是海賊王的下集預告阿
國內外新聞只寫幾個字!用手指算都算的出來!那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下次你搬到教室外面坐!還要探頭進來說 因為
我不知羞恥!!!

這樣老師才能在走之前好好的演一齣特別版的危險心靈

記得要看危險心靈...2006.6.26晚上八點
隔天要交讀書心得給我



笑點參考模仿自南方大表哥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