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跑著跑著,一步一步,看學校越來越近,但是障礙也越來越多,除了領先我的學長學姊,或是各位同學的「屍體」外,還有更恐怖的陣法!!

青蛙過河。

講到青蛙,你會想到大眼睛的可愛青蛙在優美的配樂中進行的遊戲,然後「咚!咚!咚!」的跳著,但是,但是,如果你是那隻青蛙的話,你會覺得怎樣?而且不是在優美的音樂聲和那可愛的佈景中,卻是在肅殺的氣氛和烏煙瘴氣的馬路中。
「哇靠!去你的!」這是我今天說的第一句髒話,如果你看到的話也是飆出口!
這…這…這根本就是謀殺!
老師們騎著腳踏車,在中山公園前面的十字路口上來回騎著。
前面還綁著西瓜刀!
「可惡!我的太極拳還沒學到空手奪白刃ㄟ!」我看著老師們騎過來又騎過去,頻頻向我招手。
「來啦!小鳴過來~~」國文老師。
「來!你過來」物理老師。
「過來!你給我過來!」體育老師。
老師一聲聲的呼喚,一次次的招手,考驗著我的精神力
「過來!就給你學期滿分!」
「過來!你沒過來的話我就把你當了!」
「過來!我這邊有好吃的東西!」
我一步步的靠近,「不行!不行!」,我克制住自己的雙腳!
老師們更開心了,叫的聲音更大了。
「呀!!!!!!!!」我終於忍不住!衝了過去!「去死吧!你們這些老師!一個一個都是渾蛋!」我忍了三年的不滿都爆發出來!!
氣沉丹田,將內力匯進周身百脈!潛能全開!
全身冒著白煙,那是內力催至巔峰的現象!
一腳一腳再一腳!我就一台一台的把所有腳踏車給踢爆!
「哎呀唉呀!你怎摸口以踢偶們捏?」一個老師口齒不清的說。
「有誰說我要陪你們玩青蛙過河的遊戲?」我站在馬路中間,沒有一台車敢再過來,「這樣很好玩嗎?」,我留下這一句話跟一地的腳踏車,走了。

我還是跑著,跑著,終於看見興華!!「嗚喔喔!快到了!!」我在最後的直線上衝刺!
一步。
一步。
一步。

突然,「轟隆隆隆隆隆!!!!!!」天上突然降下了大雨。
狗屁!冬天哪裡會下大雷雨!
我向前看,教官站在校門口拿消防水柱往天空灑著,旁邊還放著好幾台音箱!

算了…老師們都是賤的。

這時主任拿廣播器說話了:「嗯!這個…同學們,因下雨關係校園大路跑緊急取消!改成明日舉行,現在大家可以解散回去避雨了!」

聽到這番話…我笑了……。
雖然說活動已結束…但我還是繼續爬,只不過我爬的方向是反方向,費了好大一番的工夫躺在馬路中間看著哭泣的天空,雨水與我的眼淚交融,心中無限的Why:

為什麼會下雨?為什麼要路跑?為什麼鳥會飛?為什麼E=MC平方?為什麼拉屎要脫褲子?為什麼孫悟空是塞亞人?為什麼為什麼?

眼淚是鹹的…雨水也是鹹的,我將眼睛闔上漸漸的睡著了……。

睡吧…小鳴……明天……明天還要再重跑一次呢……。

(完)

ps...這篇是轉載並改寫於南方大表哥的搞笑文章...或許這就是我開始寫搞笑小說的第一步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跑著跑著,我突然想到一個方法!我不要讓線香繼續燒下去就好了嘛!所以我把它往牆壁一戳,所有的事都解決了!「啦啦啦~~」我用散步的方式輕鬆的走著。因為我知道前面會有一段艱辛的路程,剛剛被學長追的時候不小心看到的,既然大家都這麼忙著赴死,那我就不要去湊熱鬧!等等再踩著他們的屍體過去就好了,我一路哼著歌,「爺爺泡的茶~~」
到達了剛剛我所看到大家赴死的地方時,我相信又有將近二分之一的人被刷掉!因為!!那「隻」黃金守護獸同學竟然用他的黃金在馬路中間「拉」了一個八卦圖!!所以呢,等到那些領先者到達時,你就可以想像什麼叫「前仆後繼」了。
「啦啦啦!!!」我一路哼著小調踩在那些罹難者的身上過去,心裡真是只有一個字形容!「爽!!」

其中的過程就比較沒什麼好玩了,因為我越來越接近原本的起點,也就越來越沒有那些奇怪的現象跑出來,不過呢,真正的考驗現在才要開始!
接下來的是…直線不超過兩公里,但是卻有一堆氣機車跟紅綠燈所組成的障礙賽!還不只這樣,學校像是故意找我們碴似的,安排一堆老師在每個路口站崗,美其名說是要照顧我們的安全,但實際上卻是要開我們罰單!
「來!同學!你闖紅燈,開一萬元的罰單!」一個老師笑嘻嘻的開了一張紅單子給那個學長。
「喂喂!!哪有人這麼貴!」我認得這個學長,他是之前辯論賽上的冠軍主辯,「根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五十三條,若是汽車駕駛人闖紅燈,是處以新臺幣一八00元以上五四00元以下罰鍰…而我是行…」學長還沒說完就被那個老師打斷了。
「我管你是多少,如果你再囉嗦我就開兩萬!」,一個最有威嚴的回答,這下子就算是世界辯論冠軍也辯不贏了!
學長只好摸摸鼻子繼續向前跑,聰明的我看到了前車之鑑當然就是乖乖的跑了…
「學校的老師真的是有夠卑鄙!韓愈曾寫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現在的老師怎麼變成,師者,所以謊話、黑錢、不要臉!」我一邊跑過馬路,一邊對那個老師做了個鬼臉,他看起來一副想殺了我的樣子,不過現在不是紅燈,而且也沒有那種對別人扮鬼臉要罰錢的規定,所以他也只好看著我消失在他看守的那個路段。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終於痛苦的一圈結束了,但是能跑的第二圈的同學卻也只剩下一半,到了第二圈…路程改變,讓人痛苦難堪的山路SAY GOOD BYE,大家跑到一個定點後停下腳步,有幾位老師手上拿著好幾百炷香說:「恭喜同學進入最後一圈的路程,但是待會的路線你們只有兩炷香的時間可以跑,接下來的活動就是────『發揮淺能大挑戰』!!」每個同學聽了…嚇的差點出山!兩位老師將活動式黑板搬了出來,架好。
然後是一個數學老師上台,「各位同學!坐著休息一下,現在的這個時間是讓大家休息的時間,等等可是要從這邊跑回興華的喔,至於黑板呢,是要讓大家知道等等應該跑多快才會符合標準!」,他的手指間夾著粉筆,飛快的寫了起來。
至於你問我他到底寫了什麼,很抱歉我不知道!因為我已經累個半死,大腦的需氧量都不夠了,哪裡還有閒工夫去看他算的東西,但是呢,他在寫滿整個黑板後,講了一具超經典的話,「校長要我告訴你們,最後五個,要罰一個人四萬塊!」
我算了一下,四萬乘以五,二十萬,就是二十萬,原來兩個月前的獎金制是唬爛我們的,大家開始叫喊!!氣氛有點像五四運動的場面那般的浩大。
「你娘卡好!哪有人這樣的!」
「對嘛對嘛!!我不跑了啦!」
還有人更離譜,竟然大哭著,「教官!!!你欺騙我的感情,你要對我負責拉!!嗚嗚嗚…」,不過呢,她長得很抱歉,所以沒有人鳥他。

全部的同學領了兩隻香後,便心不甘情不願的往反方向出發。但是……雖然說學校方面發給我們兩隻香,但是兩隻都是一起燒的,這跟一隻香有啥差別嗎??

開始跑以後我才發現,什麼是快要死掉的感覺,那種感覺好像靈魂在我們奔跑的過程中隨時像拉肚子那般的掉出來,真是太恐怖了!你想想,如果哪天我們的靈魂被拉了出來是多麼的恐怖,不對不對!現在不是說拉肚子的事,現在要做的事跑步!!讓柔柔看看什麼叫真正的男子漢!!
跑步歸跑步,但是回程的路更難走!先前落敗的學長姐和學弟妹們當起了陣亡的冤靈,紛紛展開攻擊,那些和武術有關的社團的成員更恐怖!根本就像是世界大戰後從墳墓爬出來的幽靈士兵!
「你不要跑!!!」一個學長開始追我。
「不要找我!!!」我邊哭邊跑,「我會燒冥紙給你的啦!!嗚嗚…不要殺我」,剛剛我的頭被棒球社社長用力敲了一下後現在還在痛。
「攔住他!!!」後面一陣騷動,亡靈士兵全部都追上來了!!!「我們拿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拿!!!」
「嗚嗚嗚…」我邊跑邊哭,但是速度始終沒慢下來,此時,我發現了一件嚴重的事!我跑得越快,線香燒的越快!!線再距離我起跑大概只有十五分鐘,一炷香在沒有任何的干擾下應該都是一個小時的,現在,我卻只剩下半柱香了…
「哇哈哈哈!!笨蛋學弟!你就在後面等著被他們宰了吧!!哈哈哈」,剛剛的恐龍學姐拍著他贅肉的屁股向我挑釁!
然後就不見了。
「瞬間移動?」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腳步還是沒有慢下來。
遠處傳來一聲大喊,「何小鳴!小心那些水溝蓋!!」,我低頭看腳下。
「真是有夠缺德!哪個沒品的把水溝蓋打開當陷阱的!!」我這時才知道那個恐龍學姐為什麼會不見!不過呢學姐有沒有不閒沒有關係,現在有關係的是我的線箱只剩下四分之一了!「天哪!!剩下四分之一怎麼跑阿!我不要賠錢阿!!那些錢是我準備去買情人節禮物的基金ㄟ!!」,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掌擋掉風勢,不過沒多大用處就是了。
現在我的距離開始越差越遠,都是剛剛的那些白目害的,現在又多了要注意地上的陷阱!去!!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為了能在時間內跑完連廁所都不敢上直接就地解決,我那時還路過一個同學他就在路中央直接豪邁解脫,那個樣子…活像是守著神秘黃金的守護獸一樣,還不斷拉著路過同學的褲子問有沒有衛生紙?
有的同學受不了,想要直接抄捷徑,但下場卻是被教官用機車拖著回起點重跑。

「靠…去你的大頭鬼…」我喘著氣,「太多人了…剛剛閃那些嘔吐物跟那些躺在馬路中間的廢柴…浪…費我的…體力」,抱怨一串接著一串。
「對阿…」康姐姐勉強跟了上來,旁邊還有何小昇跟大頭誠,我想我們應該是全校唯一守著自己與同伴諾言的人吧。
「你們…都有跟上!!!」我熱淚盈眶。
「不過,接下來卻是一場惡鬥…要過關,就要看各人的運氣了」班上的長江一號,大頭誠冷冷的說。
我皺眉,「什麼意思?」
「你自己看。」他指著前面一百公尺處的人潮,看起來HIGH到不行,瘋狂尖叫,好似看到了什麼明星偶像開演唱會那般的HIGH!

亂鬥。

在此時地無分天南地北,人無分男女老少,每個人使出渾身解數就是為了…要擊倒在眼前的所有敵人!!奪得最後的獎金!!

我們在前30公尺就停下來了,看著戰場,開始評估。
不過不用評估用眼睛看就知道,跆拳道社、熱舞社還有田徑社的成員老是比較吃香,每次打起人來絕對會讓人哭著找媽媽,但是今天比較不太一樣,其他社團的人紛紛起來反抗,特別是棒球社的!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過去的紅葉少棒隊,對於棒球社的成員們有這麼大的影響,每個人的大腿處都綁著一支短小精悍的球棒!!
這…這…根本就是蓄意傷人!而且不只是他們…轉頭一看,原來大家全都是預謀殺人哪!!!

電子研究社的人拿電蚊拍狂電,雨中電擊POWER加倍,

減肥社的人甩著巨大的肉塊,像是雜耍團轉盤子的那種,飛快旋轉著,無人靠近。

佛學社不知怎麼搞的唸起經來,讓方圓10公尺的人宛如孫悟空受了緊箍咒一樣的發狂,

魔術社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學會瞬間移動!?

不過在社團裡還是屬「太極社」才是王道,用空、柔、靜、鬆的太極拳,輕輕鬆鬆的把一堆暴力到不行的社團成員摔的七暈八素,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戰鬥,持續著。
一直到天空下沒有慘叫聲為止。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個月後,學期末前夕,路跑豋場了,伴著10度的低溫登場了。

活動開始前,主任先站在台上向各位同學說明活動規則:
「嗯…相信同學現在一定迫不及待要開跑了吧?嗯哈哈哈,別急別急,先聽我說完規則,此次路跑總共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呢是從這邊跑到蘭潭,繞一圈,第二個階段的時候路線會稍做改變,至於會如何改變大家到時候就會知道了。還有…恩…,等一下,我看一下小抄,嗯嗯…當你們跑不動的時後不要勉強,雖然這算一個體育成績,如果沒在時間內跑完的話有可能會拿到難看的成績,拿到難看的成績後也許會被趕回家,趕回家也許會被父母趕出家門,趕出家門後也許會混黑社會,混黑社會後也許會被人拿開山刀砍死,死後也許屍體會被人灌水泥丟進台灣海峽,但是!你們不要緊張~~不要擔心~~我們校方還有貼心的服務,就是當你跑不完的話下次我們還會舉辦『補跑』的活動,好了!!廢話不多說!就讓我們趕快開始這熱血、愉快又充滿感性的路跑活動吧!!興華男兒們! GO GO GO~~」
「看吧…」我很無奈。
沒有人鳥我,他們只是低頭的拭著眼淚,痛斥自己為什麼這麼容易就受到誘惑。
主任自己HIGH完後,台下一陣冷風吹來,數百名學生默默的走到出發點上準備開跑。
裁判拿起槍,向著天空,讀秒。
我們問著天,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他,沒有回答。
也沒有時間回答。

「預備─────碰!」

槍聲響起,路跑活動正式開始,雖然大家剛剛都是一副死了老爸的臉,但是開跑後卻又是一股熱血湧出,每個人邊跑邊笑邊聊天,現場幾百名學生開心的跑在公路上,這畫面說實話…看起來還真是夠喜憨的!

過了些許時間後…本來歡歡喜喜的氣氛就開始變了調,現場漸漸安靜了下來,到最後,只剩下喘氣聲,閉起眼睛只聽聲音感覺還真有夠像…唉呀!你知道的嘛!
原本大家說好要一起跑一起同進退,到最後距離卻越拉越開,就像人生中沒有人可以陪自己一輩子一樣,我悲傷的想著,跑著。
但,這只是公路的部份,我們還沒有到達真正的戰場,或者說,現在從興華跑到蘭潭只是一個暖身。

跑到山路的時候,噁心、空虛、幻聽、虛寒、失聰等症狀襲擊著全校同學,教官們還騎著機車在後頭追著罵:「幹什麼!還不跑快一點,真是慢死了!體育是想要被當嗎?你看看我跑的多快啊!」罵完還在我們身旁成蛇行扭來扭去,這個樣子…比在馬路上飆車砍人的腦殘們還要來的討厭!
接著下來…路況連連,山路上面到處都是嘔吐物並散發著迷人的味道,還有掛在一旁的同學們,路都夠難跑了還要我們閃這些東西!渾蛋!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ㄟ…不過我不想跑就是了!」康姐姐偷吃桌子底下的零食。
「我也不要!」何小昇也是同樣的決定,「我自己賺搞不好比那個還要多!!」
大頭誠沒有說話,看著窗外想著他的祕技,還一邊自言自語唸著詩,「你輕輕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的心永遠和你相隨…..」,念著念著,流下淚來,後來還是教官把他叫回魂的。
教官握拳,看起來一副要砍人的樣子但還是強顏歡笑,「不會啦,學校的活動就只是路跑,很單純的啦!」,他這樣解釋後,氣氛完全沒有回升的跡象,他當了半晌,才緩緩的説下去,「那個大頭誠!你要是想要拿回你的違禁品,那就參加吧!!」教官用條件交換的方式來威脅利誘!!
「好!!」他猛然回神,立刻答應。
教官見這招有效,便說出了不是一個教官該說的話,「各位同學,如果有想要拿回違禁品的,那就參加吧!!」,這下子,大家不得不參加了,特別是康姐姐跟何小昇,他們被沒收的最多,絕對是跑定了!
這條計謀都是因為教官太機車所引起的,誰叫他們什麼東西都要沒收!
像我上次帶的「共產論」,根本就是上課有關的延伸書籍,他硬說我是親共,要把我的書沒收,還有上上次帶美國哲學家羅素寫的「左手的謬思」也被他沒收了,原因是:我有左派思想….這是什麼爛理由ㄚ!!至於其他人就不說了,說下去的話大概四五千字寫不完!這也是為什麼教官室要換大間一點的關係了!
我看到教官這麼墮落,所以打定主意不去!就只是一兩本書而已,就讓他們兩本書去喚醒教官心中沉睡的良知吧!!!
「何小鳴!你這個要不要!」教官叫我,我站了起來。
一個錢包,一張照片。
我一摸我上衣口袋發現錢包不翼而飛,「我的錢包!」,我大喊!
教官搖搖手,「這個錢包沒有什麼錢,只有一張學生証,我想應該是這張照片比較重要吧。」,賤賤的笑容在教官的臉上暈開。
「柔柔~~」,我深情的叫著,希望照片可以經由我的呼喚回到我的手中,那可是我喜歡的女生的照片ㄟ!!可惡!竟然被他這種墮落的人給玷汙了!我握緊拳頭。
「那你也來參加吧!」,一句簡單的話。
我瞪著他,「嗚呼!為何如此苦苦相逼,其心不如禽!」,
教官用手背揩著眼淚,「吾上有年邁父母,下有兩位幼兒,更有兄弟姐妹要扶持奉養,不得不出此下策阿!」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怒吼。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教官拿起手帕擤鼻涕。
我無言。
「好啦!不跟你耍白痴了,講什麼文言文!一句話,要不要!」教官馬上停止流淚,媲美王牌演員的演技。
「好啦!」我無奈。
照片中的女孩彷彿流下了淚水,疼惜著即將受到蹂躪的我.。

所以,全校在這個「拿回違禁品」的條件下,全都參加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歷史課,我們班導的課,一個歷史老老師,一節最好混過去的課,然後今天上的又是那種台灣史,所以一上課我就開始和瞌睡蟲大軍廝殺!!
「喂!何小鳴你看看這張通告!」坐我旁邊的康姐姐叫我看一張學校的通告。(註:康姐姐是男的,因為變成半男半女的陰陽人是他的興趣也是畢生的目標)
「嗄?」我猛然抬起頭!
「嗄個頭拉!我叫你看這一張通告!」康姐姐把那張藍色的通告丟到我桌上。
「喔!」我迷迷糊糊把那張通告拿起來看,不看還好,一看整個精神就來了!!「墾!!」我大聲的叫了起來,這一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驚動我左邊的長江一號,大頭誠,然後你就會看到他的頭上似有若無的伸出一支天線在蒐集情報。
老師停下來,推推老花眼鏡,「呃….這個….何小鳴你有什麼問題?」,在前面講的很開心的她抬起那張寫著「我很不爽」的老臉看我,好像我破壞掉她的生日PARTY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一樣。
「呃…沒有!!!我是說大陸先民來台開墾很辛苦,所以我們要好好的愛護我們的台灣,由於說到這個來台墾荒的先民,就讓我聯想到選舉…」,我話還沒講完,老師馬上就接過去了,因為他最喜歡講政治!!只要一講到政治就沒完沒了!
「對對…說到這個選舉呢…每次都有人在提出族群分化的計謀….」他滔滔不絕的說,大家也開始滔滔不絕的聊。

「他馬的…學校要辦路跑…」坐我旁邊的長江一號大頭誠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通告拿過去仔細的看了一遍,還用紅筆劃出重點(拜託!這個有什麼好畫的!),更列出六種混水摸魚的應變方法!!…結果沒有一種行的通的…
我坐了下來,轉頭開始討論,「對阿…無聊喔…沒事辦什麼路跑阿…而且還是跑到蘭潭!要人命嘛!!」,我抱怨。
「不只這樣…我相信一定有什麼更驚人的在等我們」康姐姐摸著下巴,「學校的老師有可能只是叫我們去跑步嗎?」
「不然勒,要叫我們倒立用雙手跑嗎?」我沒好氣的問,其實我從以前就很懷疑康姐姐是不是得到被害妄想症之類的病。
大頭誠沉吟了一下,「我的情報天線給我的直覺有點陰森耶…一定沒什麼好事!」
「真的還假的,這麼神!」現在我懷疑的精神病患又多了一個了!
聽了這句話大頭誠看起來很不爽,轉頭回去看他的RO密技,「不相信…」,他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學校中傳說神出鬼沒的「鬼影」教官就站在他旁邊,教官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很好!沒收!」鬼影教官把大頭誠的RO祕技收走,用著一種挑釁到不行的眼神看著他。
我們學生能說什麼呢?在記過為前提的校規下,我們連一個屁都不敢放,更何況是反駁他,所以大頭誠只好看著他新買的祕技被收走,墮落於碎紙機地獄。
教官走到講台,此時我才發現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掉了,講桌空蕩蕩的。
「咳!!今天教官我,要來宣佈一件事情,因為這件事很重要,所以採通告跟各班宣導的方式進行」教官一開始就是婆婆媽媽的一堆廢話!「現在基於我們的台灣學生都忙於讀書、考試,所以學校特別舉辦了一個路跑活動。」,下面的同學開始騷動。
「你娘卡好!!好一個忙於讀書考試!這些東西還不是你們搞出來的!」何小昇在旁邊碎碎念。
「他們一定有什麼陰謀!」我們幾個異口同聲的說。
不知道是我們說太大聲還是教官耳朵太靈,竟然聽到了我們的竊竊私語!!「其實,也不會啦!將金聽說有二十萬喔!」他故意輕描淡寫,小小聲的說。
「二十萬!!!!!」全班陷入瘋狂狀態!
「對阿!!因為學校很重視你們的權益嘛!又很關心大家的身體健康,所以家長會才會用這種方法來激勵大家!!」教官說的很激動,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