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傳說中的英雄,都是為了義氣,所以被後世所讚誦的,而現在,也有一個即將成為英雄的初生之犢往著英雄的路上邁進
黑狗看著我,眼中映出我的身影,我知道在所有在場的人的眼中,我是一個英雄,但在黑狗的眼中,我卻是一個死神
「你,該死!!!」我一拳轟向他,「你,該死!!!」,一拳又一拳的招呼在他身上!!
「嗚阿阿阿!!!」黑狗的口中發出了類似求饒的聲音,但我不屑去聽!
「殺殺殺殺殺!!!」我這時殺紅了眼!但我不假借於任何器械!我只要用我的雙手殺了他!!
「碰碰碰碰碰碰!!!!!!」在身體裡面傳出的悶響就是反應我的憤怒的最佳證明!
「最後!!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義氣!!!」我右手聚集的所有力量,比吳志兆的那一拳還要強!!雖然我知道這一拳的後果如何,但我不去想
「很好….」黑狗勉力吐出這兩個字,手中從腰間再度掏出一把掌心雷的手槍,扣下扳機,一下又一下!「砰砰砰砰砰!!!!!」
五發子彈穿過我的身體,我只有感覺到金屬的冰冷感,和人心的險惡!!
「去死吧!!!」我這一拳轟下!
這一拳轟下,命中!!
一拳可以毀掉一面煉油廠的抗壓牆的力量,在人類的世界中是所向無敵的!
更何況,是打在人身上呢?
我的這一拳,在打出之前,已經預知到了這一拳打在他身上的後果,管他是不是人,就算他是一粒隕石、一道岩漿、一顆鑽石….等等,我照打不誤。
我想,任誰也沒辦法抵擋這種充滿了義氣、友情、想保護所有人的心所綜合起來的拳頭。

「砰!!!!」我的拳頭,打穿的牆壁,指骨裂開,刺出皮膚。
而黑狗呢?
當然是難逃一死,他的身體在這種強力的壓力之下,頭、手、腳都和身體分家了,因為被壓力壓到內臟都噴灑出來,手腳頭怎麼不會壓力撕裂呢?


打完這一拳,我累了…
永婷掙脫了繩索,用力的抱著我,「你這個笨蛋!!!不要救我嘛!我不值得你這樣的」
「不…你值…得…」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永提一個勁的哭著
「只因為…要再喝…一次你的….咖啡」我的眼前發黑
「我會一天泡好幾百杯咖啡給你喝的!!你一定要撐下去!!」永婷哭喊
我看見拳王的母親開始撥電話,知道警察快來了
「你知道的…我其實….在…這…半年內都…很想念你…的咖啡…」我的氣快喘不過來
「嗚嗚…..你不要死!!!」永婷抱我抱的好緊
我笑了笑,「人,在生..命即將…結束前,不管…多有…力的擁..抱都挽..回不了即將…消逝的..生命…的」
「不會的!!!」永婷的眼淚都沒有停過,他的衣服上沾滿了我的血跡
「我,從零開始,一直到現在,其實都…在等你的咖啡啊」我熱淚盈眶,用著我最後力氣擁抱他,「我告訴你喔…我現在..答應你…我會一…直愛你」,聲音,漸漸的微弱…….

我的手,輕輕的放下…
我依稀記得那個雨天,我和他坐在校們口喝著咖啡
……………..
……………..
「哭完,可是要補充一點水分的喔!」他嘻皮笑臉的說著並且從旁邊拿出了一罐用保溫瓶保溫著的咖啡
我感動的接下那一罐咖啡,「謝謝」,就在這一分這一秒我和他和咖啡結下了一段不解之緣
我喝著咖啡伴著蒸汽伴著咖啡香伴著他,在階梯上喝著咖啡。
我靜靜的喝著咖啡,而他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我臉上有一種期待的表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似的,之間的沈默或許是世間最寧靜的時候吧!
喝了很久,我嗅著香味回到了剛剛的回憶,開始想起剛剛自己失態的表情,不禁啞然失笑。
「學長,你在笑什麼啊,心情大起大落的,可是對身體不好喔。」他微笑著,風輕輕的吹過.....
「沒有...只是想起了一些回憶」我含糊帶過
「學長,我...以後可以幫你準備咖啡嗎?」他說的很輕,但很清楚
………………
………………
記得,我國二升國三的暑假的那個下午,天氣很涼爽,一滴雨都沒下,空氣很香。
我在最幸福的距離,聞著我最愛的女孩的頭髮。


THE END
ps...這篇基本上是改寫自九把刀--刀大的打噴嚏...有興趣的可以買來看看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樓,很高,擺設,很氣派,但就是掩飾不了這棟大樓的擁有者財大氣粗的感覺。
我們現在坐在這棟大樓的擁有者的桌前,但坐在這張桌子的並不是永婷他老爸,而是台灣縱貫兩路赫赫有名的黑狗老大!
「我,就是黑狗!你們應該知道我吧…」他的臉上有這一種過度自信的笑容
「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綁架永婷他們有什麼目的!我相信你不只是只想要錢吧!」我看到這間擁30坪的辦公室裡沒有人,便著急的脫口而出。
「沒錯!你這個從前震驚台灣黑白兩道的小鬼頭果然名不虛傳!」這個看起來臉上盡是狡詐之情的黑狗老大說。
「你到底有什麼陰謀,還是什麼條件?」拉不爾說,臉上隱隱約約籠罩著一層殺氣。
他拍了拍手,「你可以進來了!」,而走進來的是一個比我高半個頭的肌肉男。
「你這是什麼意思?」拉不爾問,「兄弟!你為什麼在這邊!」
「兄弟?」我疑惑
「好好的兄弟竟然在即將進入監獄的情形下見面,呵呵!!越來越有趣了」黑狗呵呵的笑個不停,「提拿米蘇!你跟你的拉不爾說清楚吧!!」
肌肉男低下了頭,「兄弟…對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的!」
「逼不得已?你給我說清楚!!你以前的霸氣到哪去了!」拉不爾憤怒的大吼!
「我…得了…帕金森氏症…加上肌肉萎縮,醫生說我只剩下三個月好活了..」肌肉男看起來就像一頭被鬥敗的公雞。
「就剩下三個月!你就這樣放棄自己的生命!!這不是你阿!!」拉不爾說
「我不是隨隨便便的放棄生命,而是…『完成我的夢想』!!」這時肌肉男的眼中發散出一種五彩繽紛的光芒。
「為了完成夢想?哈!!」拉不爾大笑,但笑聲中盡是悽楚之意,「為了完成當一次綁匪的夢想!!你怎麼那麼笨!!」
「我的夢想是和這一個小鬼打一場拳擊賽!!」提拿米蘇不耐煩的說,「來吧!小鬼!」,說完,脫掉他那脆弱的上衣
「等等!你是誰?」我現在根本就是在狀況外
「他就是現在世界聞名的拳擊王—提拿米蘇!!!」黑狗說,「對了!你的前呢?我跟你約定好的錢呢?」
「匯到你戶頭了」拳王繃緊全身的肌肉,臉上出現了猙獰的表情,但…僅僅只是氣勢而已
「不不…」黑狗的腳在辦公桌上敲來敲去,「我要的是這家玉翔企業的二分之一,不然我就讓你完成不了這個夢想」,一個響指,外面的黑衣人帶進了雙手都被縛在背後的永婷和拳王的母親
「你!!」拳王提拿米蘇這個人看的出來是一個不會將事情層層分析的人,現在正好中了這隻蹩腳狗的圈套
「我是跟你說真的!不是跟你開玩笑!」黑狗拔出了一直藏在腰間的九0手槍
「一樣都是兄弟,但是…為什麼你就是那麼沒道義?」一個沈穩的聲音在黑狗背後出現,黑狗即時轉頭,但隨即在轉頭的那一瞬間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提拿米蘇,完成你的夢想吧…畢竟兄弟這麼久了…我也不是不知道你的個性」拉不爾感嘆的說。
「我願意替你完成這一個夢想!」我也被感染到拳王和拉不爾它們之間的那種熱血情緒。
「時間採每回合三分鐘!」拉不爾這時自己當起了裁判「好了嗎?」
「是嗎?那就來吧!!」拳王興奮的大吼,一個強而有力的直拳轟出,拉不爾菜此時喊出了開始
我向旁邊一閃,下勾拳!但其實這只是一個幌子,更厲害的是緊接而來的重擊!「殺!!」一拳直接命中拳王!他用如岩石一樣的腹肌承受了我的攻擊,但臉上仍微微透露出痛苦的樣子
「好樣的!」拳王大吼!「我要使出看家本領!」
「恩?」我微微詫異?「什麼鳥看家本領?」
「刷!」一個清脆的左拳擦過我耳邊,我甚至沒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
「怕了嗎?小鬼」他的臉上有種豁達的表情!那是一種對生命的結束毫無懼怕的表情!
「才不呢!」我決定要陪他燃燒完他最後的生命!
「刷刷刷刷!!」我們的直拳飛來飛去,誰也不讓誰!
「中!!!」他大吼!「碰!」打中了我的腹部,打得我吐出一堆沒消化完的東西
「嗚…」我用手支撐地面才勉勉強強的爬起來,「果然是拳王,名不虛傳!但是你絕對擋不住我晴天霹靂的一擊的!」
拳王笑得很燦爛!「來阿!!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
我看著他的笑容有種想哭的感覺,「來吧!!!」我將力量運上右臂,但不是之前那種爆破一拳的威力!
「喂!提拿米蘇!小心那一拳!之前的你讚賞有加的吳志兆被這一拳打到胸骨粉碎性骨折,左手臂是複雜多錯性碎裂!」拉不爾提醒他,但在一個腦子理只裝得下拳擊的人來說,這種提醒根本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只聽的見熱血在血管中激烈的奔騰!!
「來吧!!!!」他用力扭身!我看得出這是他決定性的一拳!到現在,唯一被拳王願意使出這種所向披靡的拳頭的人大概只有我了!

呼呼呼!!!這是拳頭掃過空氣時產生的風聲

碰碰碰!!!這是男人和男人決鬥時血管中脈動

『不對!』我的心中告訴我有事發生了!
我和拳王互毆的身影映在地板上。
「紹昊!!!黑狗他…」永婷大喊!「砰!!!」一聲槍響!
「轟!!!」拳王的拳頭轟在我胸口,,我向後飛了出去,熱熱的血潑灑在我臉上,我知道這是他最後的一拳了….用盡生命換來的這一拳
子彈打到人以後,還是會再向前飛,我的右胸也被開了一個大洞
「提拿米蘇!!!!!!!!!!」拉不爾大吼!!!他哭了!哭的很傷心,因為這是他多年的兄弟啊!!
我絲毫感覺不到右胸的痛,只看的見提拿米蘇的作左胸膛開出一朵又一朵的血花,我也哭了,我看見他那豁達的笑容,臉上似乎說著:我贏了
我哭的很大很大聲,因為我不是那種男子漢,男子漢是不會哭的!「我會替你報仇的!你知道嗎!提拿米蘇!」
「砰!!!」又一槍,子彈開進了永婷和提拿米蘇的母親座位後的玻璃
「幹你娘!你們是哭夠了沒!」黑狗惡狠狠的說
「我最恨你這種人渣!!我要為我的兄弟報仇!!」拉不爾瘋狂大吼!
「等等!!!!」我來不及阻止他,拉不爾已經拿著槍衝向黑狗!「砰!砰!」兩聲槍響,拉不爾的眉心中間被開了一個洞,而另外一個洞則是拉不爾開在黑狗有手臂上的洞,近距離的轟擊,把黑狗的手炸的只剩下薄薄的幾層皮連接而已
,但,他也拿不起槍了
我,接住到下的拉不爾,「你,好好的走吧…」,走向黑狗,準備告訴他!什麼叫做義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瑣事不多說了,直接跳到我和他坐著計程車在這棟24層樓的辦公大樓附近下車的這一段。
「現在怎麼辦,前面這麼多警察在盤查」我看著一閃一閃的警示燈。
他只是沈吟,加上看著那棟佇立在城市中的大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你的勢力只在法國有用吧,在這裡你就不是老大了」我訕笑他
「不」他沒頭沒腦的應了我一句,「我們必須找一種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方法進入大樓,不然….我的朋友會有危險」
「你是說我嗎?不會拉!我是天才中的天才,才不會出事勒」我自信的笑了笑
「少在那邊搞自戀了,我才沒那種閒時間來操心你」他看了我一眼,又繼續看著大樓。
「怪人!」我罵了一句,便走向大樓的圍牆邊
「等等!」他突然叫住我!
「幹嘛拉!!」我不大耐煩的轉頭看他
「我記得你的國中學校在這邊吧,就在大樓後面」他的眼睛中射出了光彩。
「恩阿..幹嘛?你怪怪的唷!」我開始覺得他是不是腦袋受到新聞的刺激太大所以開始變的瘋瘋癲顛的。
「你應該翹過課吧!你知道有沒有什麼小巷子可以通到大樓最隱密的地方?」他急切的問我。
我開始回憶我一年級和國二上作的好事,「好像有ㄟ…我記得上一屆的學長有說有一個地方可以通到大樓裡面的男廁,他們常常進去吹冷氣!」
「在哪裡!!你可以帶我去嗎?」他現在的表情很像那種宗教狂熱份子一樣的表情。
我吐了一口長長的氣,「來吧!」
我們先爬進學校的那種只可以關得住殘障的欄杆,再爬到後面的巷子,因為這樣比較不會讓別人注意到。
「你確定從這邊爬進去嗎?」他面有難色的問我
「應該是吧!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我說,一邊說一邊扳開鐵絲網,在這邊你可以聽到一陣又一陣的雞啼聲,你道是哪?Bingo!!就是雞舍!!「走拉!再拖的話救不到永婷我就找你算帳」
「喔…」看來他一臉的不願意,不過他不願意又有什麼辦法?
經過了躲避被雞群絆倒而摔成狗吃屎的反應神經訓練外,還有避免踩到那種新鮮的剛出爐大便,經過重重難關總算到達了大樓後面的圍牆。
「好高喔…大概有3公尺吧」我抬頭看著圍牆,而他正從後面走過來,邊走邊罵髒話,真不像平常時候的他—一個高貴的法國紳士拉不爾。
「現在呢!怎麼過去!馬的!害我的高貴皮鞋都沾滿了大便」他氣呼呼的說
「氣什麼呢?你也會大便的不是嗎?」我看了看四周,是不是有可以幫的上忙的東西,「你怕不怕摔?」
「怕什麼!我都有挨子彈的決心了!」他豪氣的說
「那就來吧!」我爬上了雞舍的屋頂,一個翻身,圍牆跟屋頂的高度只有差約40公分,「下去吧!」,一把就把他推下去。
「砰!!」的一聲,你可以看到他趴在地上像個死人,我在其後輕輕的跳了下去,
「這一點高度摔不死你的!走拉!我想他們是在第24層吧!也就是董事長的辦公室」我提起他的衣領,走向學長的冷氣間--男廁。
「不用了!」他冷冷的說
「為什麼?」我轉頭看他
「因為…」他手指指著我的後方,我轉了過去,三個拿著衝鋒槍的傢伙向我們走了過來。
「喔喔…這下事情麻煩了..」我的背後突然冒出冷汗,不!不只背後!是全身!我在背後示意準備出手時,這三個衝鋒槍男先開了口。
「老大請你們到24樓一聚!請跟著我們走」說完就轉身走,根本無視於我們的反應。
「怎麼辦?」我轉頭問他
「還能怎麼辦?走啊」他說,但臉上仍掩飾不住對死亡的恐懼。
『永婷!我來了!不管是多難纏的角色,我會像擂臺賽這樣!一拳把他轟飛』我在心中發著誓,「走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年後,我在人稱最美的都市---巴黎住了下來,我住在市中心那邊整天到頭全都是喧雜的喇叭加上一堆雜七雜八的聲音。
老實說我在這邊過的還不錯,只是偶爾會很想回到台灣去看看永婷,在這半年內,我著著實實的被法國人欺負了老半天後來還是找到認識的朋友才幫了我這個大忙,很多到外國讀書得莘莘學子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應該都是語言的問題吧!
而我,不一樣,我除了我努力的學法語外,當然也不可以忘本!!當我對他們開始不爽時都會面帶微笑的對他們撂下一句:去你的!!或者是去吃屎吧!渾球!等等等的
畢竟髒話是由我們的臉部表情和語氣和語言中的音調這三個要素所來判斷的,不然你想想嘛,我們常罵的x你娘、靠ox、操xo、…..都是很生氣才會講的~因為大音量加上語氣,而且髒話類都是四聲的,連英文中的FxxK或SHxT也是一樣樣有四聲的阿~~所以以後罵人要面帶微笑語氣溫和~,這樣別人比較看不出來

等等~我離題了,從最美麗變成髒話教學阿!
我看著夜晚的街道,正寫下我對法國人不滿時,背後的數位電視播出了今天台灣最新的消息!!
「今天早晨在嘉義的玉翔企業的總裁和其家屬通通被綁架,而本台記者四人也被綁匪帶入二十四層樓高的公司總部,而綁匪要求玉翔企業交出所有財產的二分之一,否則將讓他們全家被凌虐而死,且綁匪們經過本台記者的錄影機發佈了另一個消息:迅速釋放將在明天槍決的飛龍老大否則將整個嘉義市都炸成廢墟,以下是我們的獨家影片..」主播清脆的聲音在小小的房間中擴散出來
「怎麼會!!」我一拳砸在桌上,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電視上的轉播,「不會…這樣的…」我吞著口水,眼睛盯著電視,而手不停的按著電話上的數字鍵,打電話給我的那個朋友,他在法國滿有勢力的,我想他或許可以給我一些幫助吧
「喂?找誰」他的聲音透露出疲憊
我不等他的聲音消失便急著大聲問道「:你知不知道永婷被綁架了?」
「阿?永婷?誰阿…喔喔~~我想起來了!是不是那個有名的勢利眼的女兒」他果然是有這種異於常人的記憶力!
「別的事情我不多說,你趕快用數位電視看中視新聞!」我盯著電視上播出的搶匪所錄製的錄影帶,電視上的搶匪有著亦口不怎麼標準的中文,想必是外籍人士。
他把電話放在櫃子上,等了一下下,「恩,我看了…」,接著是一陣沈默…「怎…怎麼會是他!!!」這一下子換他叫了起來。
「誰阿?你那邊出了什麼事?」我忙問,現在所有發生的一切都出奇的詭異。
「對不起,現在我要趕回台灣,我會幫你處理那邊的事…」他那頭的聲音逐漸冷靜。
「等等!!我跟你一起回去!」我深怕他掛電話,「我三分鐘之內趕到你家!」,手中電話一掛,拿著一件外套和錢包便匆匆出門去了。
一直向前跑一直跑,我甚至衝進了平常我最不喜歡進去的陰暗小巷,腐臭的餿水,肥吱吱的老鼠….
「到了…呼…到了…」我看見他正焦急的在他的別墅前面等著我。
「快快快!!!」他打開車門,是一台法拉利的名貴跑車,我坐了進去
「快快快快!!!」這次換我催他!!
「好了拉!!」他發動車子,狠採油門,而輪胎在地面擦出令人更為焦急的摩擦聲。
法拉利就是法拉利,普普通通的公路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不到15分鐘我們馬上在機場的前面下車了。
一下車,馬上就有兩個守衛靠近我們,「拉不爾先生歡迎光臨你的大駕」
而我這位朋友絲毫不領情,急躁的喊著:「去把車幫我停好!順便叫機長把我的那架私人飛機開出來!現在我要趕回台灣!!」
兩個警衛馬上接手車子,並用無線電呼叫塔台
「ㄟ…我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ㄟ」我揶揄他
他看了我一眼,「士為知己者死,你懂不懂?」
我笑了笑,「好吧…等等飛機幾點開?」
「十分鐘之內」他肯定的回答
「相信你」我走進機場

果然,十分鐘後,就有一位金髮空姐來恭請我們上飛機,「拉不爾先生和她的朋友,飛機的所有事項準備完畢,請你們登機」
「上去吧!」他說
飛機,在直直的跑道上起跑,然後升空逐漸把法國丟在腦後了
「我預估大概八小時會到吧」我把這架豪華客機的躺椅攤平,躺了下去,我的第六感告訴我等等下飛機後會有一對很累的旅程呢!
「大概是吧」他說,他看著窗外,似乎在想著一件很重要的事,隨隨便便應了我了一句。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鷹在微煦的蒼天飛翔
戰鼓、號角漸漸起響
一抹晨光射入眼簾
瞳孔嘗試著看清一切
睜開雙眼 一柄刀就放在胸前
一躍上馬 衝上那千古不變的血腥沙場
僵硬的身體已經熟悉了場上的氣味
一片混亂 四處為敵 殺氣振響天地
為何有人願意為了江山、美人拿生命來奉獻
在這一瞬間 我殺紅了眼 不分是非 奮力殺出重圍
清醒時 混亂早已不在身邊
我恨我恨我失去一切 我想回到從前
不想看到鮮血浸滿荒野 屍體橫臥平原
這一切的是是非非為何在歷史上不斷重演
過去的歷史情節早已經過了數千年
為何我還是逃不出沙場重複著這一段孽緣
或許在我成為戰士的那一刻 便永遠不能和沙場說再見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街頭跳著我的腳步 眼中映出我的態度
似有若無的心靈接觸 Les’s star to move
oh!yeah!我的舞步開始在街上追逐
隨著Rap起舞 讓我的心開始起伏
擺一個帥的pose 加上一個完美的曲子
鄙視一切的態度 旁邊的fans專注
誰說街舞沒有深度 他一定不懂街舞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 風怎麼吹?
吹過我的胸前
我不知道 風怎麼吹?
是否吹遍了世界
我不知道 風怎麼吹?
其中夾著你對我的思念
我不知道 風怎麼吹?
是否帶好我給你的信件
我在這邊 你在那邊
不同國界 有不同的風在吹
我的愛 如同風吹
沒有方向 沒有常規
連我自己 都不知道
他會晃到哪邊?
我不知道 風怎麼吹?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把月傾倒
倒到我家水槽
傾聽 心跳
有什麼 不一樣
雲朵 抓來炭烤
加上烤肉醬
張嘴吃掉 一種幸福的味道
事情發生的莫名其妙
常常想 怎麼這麼剛好
全部都在我身上 發酵
神在雲端大笑
一切都是他在主導
故事的長短 在他手上
而人在下界煎熬
神的幻想 毀滅的時間倒數
只有他知道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黑暗中 我沉默
藍 襲上心頭
太陽一樣的 東昇西落
不理會我的感受
現在的我只需要一個擁抱
不需要什麼勸說
一切 沉默 全都 淨空
我的心 已經足夠
不用太多 更無所求
因為懂得放手一搏
得到的 比付出更多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樹影 在風中搖曳 我拼著破碎的回憶
沙漏般的點點滴滴 全都付之一炬
撿著灰燼 收拾著殘局 想要一塊塊的修補 看不出痕跡
一切發生得太快 讓我措手不及
所有的絕望.無情同時發動攻擊
我完全沒辦法防禦 只是默默的看著淚滴
李清照的詞:「悽悽慘慘悽悽」 形容我的處境狼狽 無人可及
記得有某個大師曾說:「你失去了一切,世界將屬於你」
我 不要世界 只要平靜的過去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完後當然要領錢阿!我領完這一場獎金就直接回家了,畢竟我不想再節外生枝一些有的沒的!
帶著永婷,身上的傷似乎都不痛了,他和我兩個人走在靜靜的巷子中,沒有交談,因為交談都是多餘的,,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這或許就是所說的心電感應吧。
「你家到了,你爸和你媽應該都不在家吧」我笑看這一棟擁有二十個傭人,但其中不包括親情的豪宅。
「恩!我也該回家了…」他的語氣中表現出了他不想回家的意念,畢竟在一間大房子中沒有人傾聽他、關心他。
鑰匙插進鎖孔,還沒有轉開,我們都知道等等會有一堆傭人大喊著「小姐好!!」,但我們錯了…今天的這道門打開後,卻是一段無法回逆的命運,一個設計好的陰謀!
「還記得回來阿」一個聲音低沈的說出這句話,其中帶著些許威嚴,連想都不用想…永婷他老爸…回來了..!!
「爸!」永婷的眼睛瞪大!「你怎麼回來了!!」語氣中一掃不快和憂鬱
但他老爸的回應卻是令人失望的..「爸?你還有臉叫我爸?現在都幾點了!!幾點放學!!怎麼混到現在才回來!!」永婷低下頭,我想他正在哭泣吧..
情況變成這樣,我也應該有作動作吧,「ㄜ… 阿伯,其實是…...」,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永婷給打斷了!
「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為我突然想要去逛街,拉了幾個同學陪我一起去,結果逛到太晚了..也沒有向管家報告..都是我的錯!」永婷哭哭啼啼的說,完全不讓我有插嘴的機會
「他呢!他是誰!」老伯用手指指著我的鼻尖,咆哮
「他是以前國小的同學,前幾天剛轉到我們班來,老師要我好好照顧他,而且..他家就住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永婷神色自如的說著..而臉上的眼淚成為他最好的武器
就在我暗暗稱讚虎父無犬女時(他老爸聽說是國際上有名的企業家),老伯瞪著我,「真的嗎?」,兩眼投射出一種企業家所擁有的氣魄
我也不是沒有見過大風大浪,也是神色自若的回答「是阿,我剛從美國回來,在這邊人生地不熟的,還需要黃同學多多照顧呢..」
勢利眼就是勢利眼!一聽到我是從外國回來的,馬上就換成一副嘴臉!比四川的變臉術還厲害!除此之外還頻頻招呼我進去裡面坐坐,嘗點小點心
「不用了,今天也麻煩黃同學太多了,我要先回家了,那先送黃同學到這邊就好了」我急著想走,連忙推辭
「對了!」老伯突然對我說「,以後不准任何男生來找我女兒,包括你也是一樣」,雖然聲音很輕,不過我清楚的聽到了!
「為什麼」我問!
「我女兒是誰?可以和你們這些賤民來往嗎?」他的臉上嘲諷之情和吳志兆那時一樣!或許渾帳的表清都是一樣的
「你說我是賤民!」我猛然轉過身,「你評憑哪一點說我!!」
「憑你家不是全世界前100名的富豪!」他大笑!
「你……」我氣到說不出話來
他刻意貼近我的耳邊,「因為我本來看你頗有大將之風,想套出你是不是哪一個企業社的兒子..但是呢…一聽到從美國回來的我就知道你只是普通的移民戶而已」
「你又知道了!」我的怒氣已經完全的被激發出來了!只差沒有揮拳扁他而已
「因為….真正的有錢人不會說從美國回來,而是會說剛從外國回來…這是我們的暗語呢…見不到我女兒,那就只好怪你的父母親吧!!」他哈哈大笑!永婷低著頭對我做出『不要打他』和『對不起』的手勢…
「很好!!!!」我一把推開他「,你總有一天不要栽在我的手上!!!」
轉身,在夜晚的微風下…走了
『我一定有一天要把你這對狗眼看人低的眼珠子挖出來!』我在心中忿忿的大喊
在回家的路上,我認真思考老爸上個月問我要不要到法國去留學一趟的事,現在既然不能見到永婷,但又在同一個學校,這樣又有什麼意義?
我決定離開!
隔天,我轉學了….

整個晚上,我收著東西,把這兩個月來的酸甜苦辣通通收進旅行箱,把我在這邊的過去通通鎖進櫃子中,最後,我錄了一卷錄音帶回到學校,交給工友伯伯請他代為轉交給永婷
早上七點,桃園中正機場,有著約末一百多名的黑衣人來送行,在最後,我看了台灣一眼,「再見了,我最愛的地方!」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獨自坐在石階前 有個老人陪我聊天
他說的世界戰火連天 彷彿在好幾十年前
而我在現在的科技社會 思緒連接不到從前
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就像一條平行線
傳說中 平行線不會相交在一點
但現在它突破了時間和空間 硬生生的截斷了一切
當起兩個不相干的句子中重要的連接詞
我靜靜的聽他訴說過去
我靜靜的為以前的他喝采
但我不忍心破壞他的美夢 像是一隻不斷吐絲編織過去的蠶
畢竟 一個已遲暮的老人能說什麼呢?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他,有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寒意....
我現在怕什麼? 怕他? 不...我不怕..
我現在為什麼會有寒意? 不知道...
「叮!!!!!」第二回合鐘聲響起
果然又是一陣像小鉛球般的毆擊,我實在沒有經過很精密的訓練,所以我只能夠處於被毆打的狀態
「幹!反擊阿」觀眾席的人大喊
我也想反擊阿,但我有什麼辦法?
我開始在想…我是一個白痴嗎? 因為他的一句話,我來這種暴力的格鬥賽
我開始在想…我這樣不算的上是匹夫之勇?…因為我就是要得到勇氣
就算他只剩下一隻手,但攻擊力道還是很強…
轟轟轟轟轟,還是如同小鉛球的攻擊….好不容易撐到第二回合結束 但我的兩隻手臂都快報廢了..,已經沈重到快舉不起來了,好在有這個該死的鈴聲
我現在考慮這要不要直接用一拳就把他直接打倒,我在以前,有一個師傅教了我一招拳法,他說人的一生只打得出三次,但在第三次時,我們人類的手會承受不住那種衝擊力道…整隻手就會報廢掉
喘著氣,我開始衡量利益關係…..「叮!」又要再上場了!我還沒想好ㄟ!

一開始又是瘋狂的毆擊,我想這個就是他的個人特色吧,「砰!!!」他一拳打在我的臉上!硬生生的命中我的俊秀臉龐!!!我向後飛出!
「好痛!…」我隨便用這手臂擦著鼻血和一堆嘔吐物,『我一定要你倒下!!』在唉了這一拳以後,本來不想用這招的想法被憤怒以一面倒的方式擊倒!!
「他沒事吧!!!難道脫離我們幾年而已,傳說中的獨孤之月竟然退步成這個樣子!!而這個美國來的渾球小子會不會刷新這個新紀錄呢,打倒獨孤之月的不敗傳說??」主持人以嘲諷的語氣大喊…
我不可以說變弱了,只可以說是那股暴戾之氣不見了吧,我在心中說著,開始準備那一個反敗為勝的機會,但我還是用手擋著所有攻擊
「你現在就像一隻堅守不出的鱉!!沒種的烏龜!!.」吳志兆大吼,語氣中有著不可一世的鄙視
我笑著,閃來閃去「烏龜跟鱉都很可愛喔」,我抬頭看了一下旁邊用LED燈顯示的賭注和陪率表,346比15,『我有這麼退步嗎?』不禁自己問自己
吳志兆呆了一下,我想他大概被我的莫名其妙給搞混了吧,這樣正好!!
「ㄟ!你的小雞雞跑出來了」我向他叫了一聲,他趕忙向下一看!我一拳送到他下巴!「砰!」,他和我一樣的姿勢飛了出去!!
「不用看了拉…比我的小上好幾號,看個屁阿」我故意激怒他
果然,他經不起我的挑釁掄起拳頭就向我打來!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會有兩種下場,一個是被他打成重傷,或是他的大幅度揮拳讓我有了有乘之機!
閃!閃!閃!我現在在找尋時機..找尋著一個空檔!我如果再繼續閃下去,我大概要改名成為閃靈二人組了吧,等等!!我才一個人怎麼叫二人組,大概是我一個人可以當兩個人用吧,ㄟ!現在在危險的時刻,我怎麼還在想這個阿!!
正當我要專心起來,不要再讓自己的注意力開始亂想時,我只聽到一種深沈的重擊聲!「碰!!!!!!!」,深沈的聲音不必透過麥克風就已經清楚的傳達到每個人心裡!!!
『靠!!!!』我暗叫不妙,吳志兆已經跳躍起來了!我清楚他現在要揮出的這一拳的威力!
除此之外,他還用了最卑鄙的技術---如日當空! 所謂的如日當空,就是自己背向陽光或這是強烈的燈光攻擊對手,因為強烈的光線刺激到人類的視覺時,人會有暫時失明的症狀,在這一段大概二十秒的時間內足以讓一個人倒下
「只好賭一賭了」,我蹲下,遵守中國武術的基本動作「上虛下實」,將師傅教我的威力一拳注入全身的內力!!因為注入全身的內力所以才會有威力一拳的稱號!!
「喝阿!!!!」我大吼,他也一樣,畢竟兩個高手在對決時,最重要的不是力量,而是氣勢!
我看不到他的手,只看的到一團黑影,我想這一次要看運氣了,右拳揮出!!
「砰!!!!!!!!!!!!!」兩拳相交的時候,時間停止了…….
吳志兆似乎停頓了那麼一會兒,但馬上就已意想不到的速度反衝出去!!
「去吧…」我坐倒在擂臺上,喘著氣,虛脫了…而吳志兆整個人飛出擂臺,撞在觀眾席上!!「贏了..」,我看著那些原本看見我一味防守而改變下注的人們臉上那種幹到不行的表情,和那些相信我一定贏的老友臉上那種喜悅的樣子,有如天壤之別

(未完--待序)我還沒從筆記本把字打完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根據其他人給我的訊息應該是在文化路附近的一家酒吧..我半信半疑的走了進去,馬上有人認出我,同時把我帶往位在櫃臺後面的一個隱密小門,我帶著永婷走了下去,打開了一道門,從門外照入的炫目光線使我張不開眼睛...
我一進場,主持人馬上大吼!!!而此時我才發現地下室的空間比10間教室還要大,四周坐滿了刺龍畫鳳的奇怪人士..
「今天是我們以前的傳奇人物--孤獨之月,不過他身邊多了一個漂亮的小妞..他大概不孤獨了吧!!哈哈哈哈哈~~~~」主持人抓著麥克風大吼,四周的觀眾哄堂大笑
「真是...唉..黑道這邊也太落後了...而且不進反退..還找來這麼一個沒水準的主持人」我小聲的嘀咕著
「我現在要幹嘛」永婷沒看過這麼大場面,怯生生的抓住我的手
「你幫我加油~~你坐在那個貴賓席好了」我帶著他走過去,又跟以前的好兄弟交代了幾句,我上場了
「現在!!!就是我們今天晚上最注目的一場比賽拉!!!藍邊!!神秘人!!紅邊!!孤獨之月!!!現在聽到鈴響就可以開始如野獸一般的戰鬥了!!!最原始也最熱血的戰鬥!!!!」主持人狂野的大吼,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黑道會找他那一種人來了,因為他擁有的是---炒熱氣氛..根據報導,人只要在狂熱的氣氛中就會變的沒有思考能力,如此一來,這些賭客們就會灑出一把一把白花花的鈔票
看著用披風把自己全部包住的神秘人,宛若一座沈靜的雕像,我調整了一下心情..這畢竟是我第一場的戰鬥..等著鈴響..
「叮叮叮叮叮叮叮!!!!!」鈴聲大響!我綁開傳統武術的預備姿勢,準備開始攻擊,但我在看到欄邊的神秘人掀開披風時,呆掉了... 是他!!!!

因為鈴響,所以上場
因為勇氣,所以上場
因為吳志兆,所以上場
在披風掀開的那一瞬間,吳志兆對著披風很狠的揮出兩拳,披風,飛向了觀眾席..
他一把搶過主持人的麥克風,大吼「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男人,比你在台灣這種沒有文化、沒有水準的地下格鬥場打架永遠沒有前途的一天!!!!!」
他一說完,噓聲四起
「美國真的比較好嗎?畢竟台灣是你土生土長的地方,何必把他說的一文不值,現在,讓我們在這邊把以前的恩怨一筆勾消!!」我踩著七星步,向前!
吳志兆像是一頭猛獸向我襲來,「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他的拳頭像是鉛球一樣瘋狂的毆擊我
我完全沒有辦法反應,只是用手護住頭部「shit!再這樣下去,我的手一定會在20秒內麻痺....」心中想著
「嗚阿!!!」吳志兆發出了瘋狂的叫聲!
「這個美國來的拳擊手是經過『全美拳擊協會』所認定的榮譽拳擊手!!最擅長的是流星擊!!以150磅的力量重擊對手!!」主持人大叫「現在是第一回合開始前30秒戰況就如此激烈了,今天絕對不辜負你所期待的!!!各位金主們!!下好離手!!」話剛說完,就有十幾個裝扮成兔女郎的女生開始登記、收錢(這是永婷事後跟我說的)
我不知道主持人是故意說吳志兆的攻擊方式,還是只是向大家介紹他?管他的,打就對了!!「赫阿!!!!!!!!」跟著大吼!!
身體一偏!!躲開!
「砰!!!!」吳志兆在我躲開的那一瞬間沒有辦法抵擋自己造成的衝力,所以跌倒了!!「抓住他的弱點了..」我心中呼了一口氣,這畢竟是我用好運換來的...
他又轉向我,「峱種!!」,一個直拳!
「機會來了!!」心中暗爽~~左手格,右手化太極!!
「嚓!!」清脆的響聲跟那時一樣..但吳志兆臉上的表情跟那時不一樣..有一種...我用言語沒辦法言喻的表情..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我還是一臉鬱卒的到學校去,希望他可以看到我憔悴的樣子回心轉意,但,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了這件大事!!!!!
因為這件大事讓我戴上了一頂帽子.....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再帶屎的時候都是都是如此碰巧的....就像不是有一個電視節目叫那個什麼---命運好好玩的喔...
命運真的好玩....也出現了很多不好玩的地方....
那天,下著雨,整天都是那種批哩啪啦的大雨,不知道天氣是不是和一個人的心情有關,那一整天我的心情都非常的不高興,一直到了下午天氣才漸漸放晴
下午太陽公公(又不是小學)把他的東西從雲層中透了出來(是陽光!!),但天仍下著細雨,一下課 ,我慢慢的走了出去,希望可以遇到黃永婷,就算看一眼也好 ,我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搜尋,希望可以找到我熟悉的那個影子
「喂!!你在找什麼!!」一個女生在我耳邊輕聲的說,我急忙轉過頭去希望這就是我要找的人,到我一轉過去時心中的希望就像一個氣球被針刺破一樣破滅了
「是你喔...沒事拉」我說,但我的眼睛仍在人群中尋找
「聽你在唬爛...明明就在找學妹」李昭依說
「你從紙條上就知道我在幹麻了,幹麻明知故問」我笑笑
「看你心情這麼不好,我們去一趟回憶之旅好了」他說,他還沒有得到我的回應就把我的衣服向著校門口拉去
「等..等等..一下」我硬把我的衣服拉回來,「要去哪裡拉」
「一個神秘的地方」他說,此外還帶著神秘的笑容,接下來他做了一個讓我晴天霹靂的動作,牽住我的手!!!!!
「手放開拉!!!!」我壓低聲音說
「走拉!!!!」他不理會我的抗議,硬是把我拉出校門,但就在我被拉出校門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他---黃永婷
「黃....」我還來不及叫他,他就已經走入人群中,好像故意躲我
「嗯?」李昭依轉過頭看我
「沒事」我撒了個謊,但心中就是有一種愧疚的感覺,一直到我坐上了公車
我越想越不對,在公車上我看著許許多多不同的車子從我的身旁掠過,看著不同的顏色的車子彈起了晶瑩的水珠,我陷入了那些擁有許許多多不同顏色的咖啡杯中,一股股的回憶混雜著咖啡香,衝擊著我的心中....心中只有愧疚,但回憶仍衝擊著我
我呆坐了好久好久...,視線總是無法從雨景移開,突然,我的身體衝了出去,「司機先生可以現在就停車嗎?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問
司機先生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好像我這樣說褻瀆了他那開車的聖職,「很難喔...不到站是不停的」
我從皮包中抽出幾張鈔票,我也沒有看清楚是藍色的還是紅色的,「這樣可以嗎?這樣夠你停車了吧」,他笑瞇瞇的停了車,開了門,我想他心中一定是覺得很幸運,今天遇到了一個凱子
我衝出雨中,斗大的雨珠,打在我身上,我向著最幸福的方向跑著,為全沒有理會在我背後的叫喊聲,在雨淋在我身上時,我突然感覺到期是永停一直在我身邊,完全沒有離開我,也一直愛著我,其實那天我和吳志兆打架時,他只是一時氣話而已!!
「我來了,等我」我在雨中大喊,身體不住的奔跑



我站在校門口,看著他,呆呆的站在雨中,兩個人對看著,我,喘著氣,「不要再淋雨了」
「你不懂..心碎」他淡淡的說著
「我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說
「沒有?」他苦笑,「那怎麼會牽手?」
「我是被他拉著的」我說
「那你為什麼不把你的手甩開」他說,「我不想聽見事實」,他轉身就走
我抱住他,「我真的被他拉著走,不是甩不開,而是嚇呆了,就像你那天對我一樣」
他呆立著,無語
「我懂了」他說「不過你要發誓不能離開我,一直一直在我的身邊」
我,輕輕把他的臉轉過來,「人生無常」
「告訴我你一直愛我」他哭著
我注視著他的臉龐和清澈的眼睛,良久,「我答應你」
而雙唇就像心一樣緊緊的交錯在一起....那年,在國二的雨中,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午後
手機響起,我接起了手機
「馬的,你會不會挑時機阿,我正在雲端徜徉說,你居然把我拉到地獄~~」我無奈
手機那頭傳過來了一個令我驚訝的消息「今天你就有第一場比賽了」
我驚訝「我?這麼快?」
「嗯!你要小心一點點...因為你的比賽有一個人向主辦單位下了一大筆資金...然後要求一定要讓你來比...連你的對手都是指定的..」以前的小弟低聲告訴我
「我?我哪有那麼大的勢力阿?」我歪著頭說「我可是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交了那麼一大個朋友,再說黑道那邊怎麼越來越下流了...隨便收了一堆錢就開始替人家作事」
「不知道ㄟ...反正你小心一點就是」
「好啦」我把手機關掉,諄身告訴永婷「今天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喔」
「喔?」他疑惑的看著我
「我第一次要得到勇氣的前哨戰」我牽著他的手走出校門...向著我的擂台而去
「我不能太晚回家ㄟ」永婷說
「開玩笑..」我輕捏了他的臉頰「你爸和你媽不是都兩三天才回家一次..走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回到現實
「你想要雪恥嗎?」我不屑的笑著,現在,我要用當時的正義對抗你這個色魔,被他踩著的頭,輕易的舉了起來
而他一臉的詫異...
「The time is starting now.」我說...
我一拳打過去,他也一拳打過來,互不相讓...他一個上勾拳命中我的肚子!我一個滑步,壓倒!
我們一來一往,沒有人倒下,彼此都硬撐著所有攻擊,一直到了我把他用左手壓在牆上,右手向背後一弓,一個威力強大的勾拳登時出現,蓄滿力的拳頭快爆炸時,有人叫住了我...
「給我住手!!李紹昊」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叫我住手的神聖使者,「學妹」,他一出現,我呆了,手也不由自主的放了下來,吳志兆就趁這時掙脫我的手,跑到另外的一面牆和我對立著....
「為什麼你要跟他打架?為什麼你要和他打架?他不值得你這樣做!!你知道嗎?」學妹生氣的看著我
我,無言以對
「哼!總算看出他就是一塊上等的流氓料子,黃永婷你看出來了嗎?」吳志兆這隻敗家犬盛氣凌人的說
我依舊無言...
「我有話跟你講..」黃永婷拉著我背向吳志兆「我,不值得你對我這樣出手!!!」他的口氣很堅決...
吳志兆在一旁看著好戲
黃永婷說完這句話,鬆開我的手,離開我這個他看見的流氓...
他走了不到10公尺,突然轉頭告訴我,「我愛上你是因為你以前曾經救了我一次,祇是很純粹的報恩而已,你知道的」
「你知道了吧!孤獨之月,他看清你的為人了,他也要離開你了,你,嚐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了吧!!!!!」吳志兆猖狂的大笑
我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但我著實賞了吳志兆一拳,一拳而已,直接把他的下巴打歪!!
我失控的追上黃永婷,終於在樓梯口追了上他,「黃永婷,除了就你可以讓你愛上我,還有什麼方法???」我向著下樓梯的他大吼
他回頭對我笑笑「成為一個勇敢的人」
(未完--待續)禁止轉載
經過他說了這一句話後,我上課時都魂不守舍的,整節課老師在上什麼我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我心中只是一直想著如何變的更勇敢。
我不想當警察...........因為警察都很黑
我不想當消防隊員.........因為我怕被火燒到
我不敢做爬101大樓的那個法國白痴的蜘蛛人....因為我有懼高症
我在紙上寫著一切我覺得勇敢的事,但手就是不由自主的寫著害怕的原因,我嘆了口氣,絕望了....
一張紙條傳了過來~~我打開看:你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喔,是不是因為那個學妹的關係?不要難過了喔︿︿
我笑笑,也傳了一張回去:人生就是這樣,不過先不說這個,我現在需要一個人給我一個建議,一個可以讓我變勇敢的建議~~
又是一張紙條:向著你的方向去走吧,一定會有一個適合你自己的舞台的!!︿︿
我看著紙條呆了一下子,終於我想開了!!!我向著他比了一個大太陽的動作!!
「李紹昊!!!你給我站起來!!上課搞什麼怪!!到後面罰站!」我想老師看見了我的動作,大聲的咆哮叫我去教室後面罰站...同學哄堂大笑,但我不以為意,走向教室後面的途中還回頭報以老師一個溫暖的微笑~
看到剛剛的那句話,心中已經有點譜了,接下來就等著想辦法進去....
現在目標----------目前最熱烈的街頭格鬥賽!!!!
大家應該都知道格鬥賽是一種沒有規定的比賽,只要其中有一方倒地另一方即算勝利,但現在盛行的格鬥賽是從大學的地下集會所衍生而成的,你們不要看大學都是一些很陽光的活動,其實有時他們會辦一些意想不到的派對或是比賽,為了安全起見,現在的格鬥賽只有用拳頭不可以帶任何武器進去,這些其實只是其次,重要的是:有錢可以拿!!!他是依你的勝敗戰績計算的!!贏越多錢越多也代表身價越高~~這樣的話不愧是男人表現出魄力的最佳舞台!!
我放學後跑到附近某一所大學的地下室去,因為我脫離堂主的身分後還是有人會來跟我報告一些東西,所以我當然知道在這邊舉行~~~
報名完後就等她們去排出對戰組合就像我們熟悉的數學單元----排列組合一樣...(又勾起我痛苦的回憶....)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那天起,我的桌上都會放著一杯咖啡,有時候是拿鐵有時候是黑咖啡,反正每一天的都不相同就是了,其中最令我最感到感動的是目前世界聞名的麝香貓咖啡,真是感動(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口齒留香)!
我喝咖啡喝了快一個月,突然有一天,我發現早上的咖啡沒了,然後有幾個一年級站在外面看我.....
「ㄟ!你很囂張嘛搶我們老大的女人!」一個看起來就很像卒仔的學弟說
我滿頭霧水,「我有嗎?」我一直回想哪時我又惹上這麼一個大人物
「沒有是不是!我明明看到你們走在一起」另外一個胖胖的學弟長的很像麵包超人,故意裝一副很屌的樣子跟我說話
「哪一個?」我就是想不起來我有跟哪個女生一起走過路
「你是欠打是不是!」那個卒仔瞪著我
我也瞪了回去,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你沒給我好臉色我也不會給你好臉色看的,「我欠打?不知道是誰才要被打!」
「你很秋嘛!我們3個人喔!」麵包超人學弟抬頭看我
對了對了!我忘了說,那三個學弟都很矮,比我矮多了,「我要是打輸你們那不就笑掉同學大牙了」我故意裝的很不屑的說,不過我只是沒把握把那個長ㄉ很像麵包超人的學弟打倒而已,至於其他的都還OK
「是嗎?」一個帶著狠戾的聲音從另一端的門口傳來 ...
「你又是誰阿?」我沒好氣的說
「三個人不夠,再加一個總該夠吧!」那個聲音停在太陽照不到的陰影...我只看的到一雙極為像狼的藍色眼睛...
「你是那個一年級傳說中的藍眼之狼嗎?」我看到他的眼睛想起了之前有校外的學生跟我說我們國一裡面有一個下手毫不留情又不講江湖道義的兔崽子,原來就是他!
「我是不是藍眼之狼,可以不回答你,但我知道你是獨孤之月」他用著一種得意的表情看著我
我在心中暗暗一驚!這個名字我已經3年不用了,在三年前我在國小時,我就已經是個幫派的堂主,後來決定好好讀書後就拋棄了這個名字--獨孤之月「你現在要怎樣」我盡量把我的脾氣壓抑下來
因為這個名字被他說出口以後就好像被解了開什麼封印,又挑起了我以前混幫派時的那種因子...
「我只是要你給我注意一點而已」他說「上!!!」他毫無預警的大吼,我還在納悶說上什麼東西,但是我的身體已經做出了驚人的反應!
身體一側左手一撥!一個倒地!右手屈弓順勢向前一撞,腳步滴溜溜的轉了半圈用力一推卒仔學弟用頭去撞柱子!「只剩下你了,麵包超人!!」我的眼神比鷹還要銳利,瞪著他
「果然不是唬爛的」他鼓著掌走向我「你們先走吧!沒有用的垃圾,接下來,只剩下我和你而已了請多指教」他行了一種令人感受到那種陰森感覺的西洋式敬禮.....
他一拳轟來,以詭異的速度接近,我隱約看到一個人影閃過,藍眼之狼已經在我腹部正下方!「碰!!」,我吃痛跪下,一點都沒有反擊的意思。
我跪在地上,有著鹹鹹的液體流過,不知道是汗還是淚...
「怎麼了,一點都不像你喔,為什麼不反擊?老了嗎?怕了嗎?還是..怕你用太極拳後會傷到我?」他用著一種自己以為溫柔的語調對著我說,但突然口氣一變!「我不可能輸你!因為我已經有全美職業拳擊手的執照了!」他用腳踩著我擱在地上的頭...
「吳志兆!!我早該想到是你...」我擱在地上的頭閃過了許多以前的記憶...這個藍眼之狼和學妹都是從美國回來的ABC..所以會被降級一年..現在他可能是為了3年前的事回來找我報仇!!「為了3年前的事嗎...」我說...
「你還記得那件事嗎?記憶力真是不錯啊..那種恥辱..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他腳踩的更大力,而我不想回到以前混幫派的那種生活,我決定不出手...但這一番話...我又回到了3年前的記憶...
3年前,我很喜歡去打球,這件事的清晰度已經降低了,我還依稀記得那天的事..那天,我把求打到國小的教學區中,進去拿的時候,友誼個男孩強行抱住女孩,一張嘴好像吸塵器一般,想要強吻著女孩
「馬的!!」我把籃球用力丟過去,人也在同時痛毆那個看起來很色的男孩,我和他在地上翻滾著、扭打著..
最後,我以太極拳的以柔克剛硬生生的把他的手折斷,一聲慘叫迴盪在中走廊....我帶著女孩快跑,而女孩的臉上兀自帶著淚珠..
「不要哭了...知道嗎..其實事情沒有這麼糟!你先回家,然後不要遇到他,剩下的我來處理」我急急忙忙的說完催促著他快走,因為我看見了那個色胚從後追趕而上
「喝阿!!」我大吼一聲,他停了下來,我和他的眼睛對看著...也可以說是對幹著...彼此想要用氣勢壓倒對方....
漸漸的,他藍眼中的狂暴憤怒被壓抑了下來,只是淡淡的說...「你,叫什麼名字」
「李紹昊」我生硬的回答
「很好,我記住了..」他說..「後會有期..」捧著斷手..走出了校門口
當時我以為那只是一個混混,永遠不可能來找我算帳,但現在事情發生了,就是要解決!!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在國二看完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後,覺得這一個題目不錯所以用他來寫我的第七本小說~~希望大家可以捧場,畢竟我是新手阿~

在國中那一年,我遇到了生命中的轉捩點,那年,我隔壁班的一個學妹,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臉龐就像一朵盛開的花帶著微笑,總是有點故意又有一點點不經意的從我面前經過,看著他的群擺,總會想過去和他說說話認識他..但就是提不起勇氣,直到了那天
那天,我的期中考考的很糟,一看到我把答案卷整個填錯,而且只剩下一分鐘,我哭了,放學後,大家都回家了,只有我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階梯上哭,沒有一個人理我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安慰我,直到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我身旁響起...
「喂!學長..你怎麼在哭,發生了什麼事嗎?」一個女孩的聲音問我
「我心情很糟,考試把所有的答案都填錯了,好糟...,世界都這麼糟...我招誰惹誰阿」 我總算有一個人願意傾聽我的心聲,我不顧一切,把我心中的委屈、不快通通說了出來,而他,只是是靜靜的聽著我說,沒有人家所謂的噁爛廢話,只是聽著我說。
一直到了我哭完,就像從下大雨一直到陰天,我說到最後把所有的委屈都說光了,我才抬起我埋在掌心中的臉,看著他原來是那個學妹。
「哭完,可是要補充一點水分的喔!」他嘻皮笑臉的說著並且從旁邊拿出了一罐用保溫瓶保溫著的咖啡
我感動的接下那一罐咖啡,「謝謝」,就在這一分這一秒我和他和咖啡結下了一段不解之緣
我喝著咖啡伴著蒸汽伴著咖啡香伴著他,在階梯上喝著咖啡。
我靜靜的喝著咖啡,而他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我臉上有一種期待的表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似的,之間的沈默或許是世間最寧靜的時候吧!
喝了很久,我嗅著香味回到了剛剛的回憶,開始想起剛剛自己失態的表情,不禁啞然失笑。
「學長,你在笑什麼啊,心情大起大落的,可是對身體不好喔。」他微笑著,風輕輕的吹過.....
「沒有...只是想起了一些回憶」我含糊帶過
「學長,我...以後可以幫你準備咖啡嗎?」他說的很輕,但很清楚
當時我只想著有東西吃就好了,完全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了,而他把臉別到另一邊,不知道在想什麼。
風越來越大,把他的頭髮一陣陣的吹向我這邊,一陣又一陣的撩撥著我的臉,我嗅到了淡淡的咖啡香味...
「你在想什麼?」我用手撫著他的頭髮
「沒有啊」他學我一樣含糊帶過,但我感受到其中有濃濃的笑意
我看著他的側影一會兒,他突然衝下樓梯,在校門口得廣場跳起了舞,我跟了上去...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在我們衝出去的那一瞬間,天,下起了雨,只是細細的毛毛雨,似乎在慶祝著什麼似的...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這個資料夾裡面的小說或是什麼其他的

幾乎都是我剛開始模仿寫作的東西

或許你可以說我抄襲(模仿)--(因為抄襲跟模仿的定義不清...還是應該說完整抄下來的叫抄襲...那有修改過在經過重組的叫模仿)

但是抄襲(模仿)是為自己風格的創始吧...

或許抄襲(模仿)不對

但是我們接觸到的就是那一類的東西

在綜合了許多風格跟許多文辭的技巧應用下

我們寫作的幻想家才能慢慢的找到自己的定位...自己的天空

進而--發展出自己的世界

所以請不要攻擊我抄襲或是什麼的...請用一種改寫者或是大雜燴的角度來看...或許會看出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祝...品文愉快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