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用這樣的悠哉呼吸自己了。

似乎,都忘記自己能夠大口大口的呼吸。

歪斜的躺著。

不必像在學校這樣死板板的坐著。

一直坐著,坐到都有點失去自己了。

聽音樂,照著午後的陽光。

空氣中,一種屬於慵懶的特殊香味。

我輕輕的被放進時間的夾層中。

時間,似乎幻化成一隻貓,在我身邊滴溜溜的圍繞。

偶爾,輕風吹入。

聞到的是一種夏日即將到來的宣告。

這樣的午後。

很美。

美到。

讓我有點捨不得。



我。

深呼吸。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年4月4日

國內外大事



最近好像沒什麼事情,頂多只是總統大選。

總統大選可是攸關我們的未來耶~!因為趕快把杜部長換掉,台灣才有希望ㄚ!

所以段考算什麼東西!考試的隔天是總統大選,兩相衡量之下,當然是總統大選重要嘛!

然後,敢賭誰贏了以後的祭品文在選完後趕快祭一祭才實在嘛!

像烏龜康,說要生吞大X的就快嘛!

大家可是都等不及了!!



一周大事



說到剛剛烏龜康吞大X,最近的主任實在有夠無言。

喜歡到我掃的廁所上就算了。

還一直拖時間。

害我被另外一個主任罵說,「你為什麼不跟他說現在是掃地時間!」

「啊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掃地時間來上!」

「搞清楚我是主任!」

「喔。」


除了拖時間耍衝突以外。

恩。

還在那邊搞笑!

前一個不上進去我已經快要抓狂了,掃他的寶貝時,另一個又來攪屎。

「不好意思,現在我在掃地。」我手上拿著鹽酸,跟刷子,用力刷。

「恩。」他還是一副我欠他五百萬的臉。

我繼續刷,他繼續看。

過了兩分鐘。

我忍不住了。

「請問你很急嗎?」我手上的鹽酸已經快要爆出來了!!!!

他竟然……

他竟然……

搞笑耶~!!!(靠!現在是什麼時間,還給我搞笑!)


「我已經拉半條出來了。」他說。

「你可以換一間。」我手上的刷子已經無意識的指向他了。

「我寸步難行了,同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變身啦!!!!!!

變成超級賽亞人5拉!(有沒有超級賽亞人5?)

真是TNNDS(他奶奶個熊)!

我手上要是有機關槍一定會拿起來掃射。

不好意思,現在沒有。

「喔。」我很俗辣的點點頭到旁邊去。



然後。

第一個主任又回來了。

「啊~~~你這邊怎麼沒有掃。」

「有人進去了。」

「你不會跟他說現在掃地時間喔!」

「他是主任。」

「我也是主任啊,剛剛怎麼叫我出來。」



「你不會現在進去跟他一起上喔。」我很不爽。



「兩個大男人在一起,這成何體統!」

我無言。

因為。

這時,廁所傳出一個聲音。



「我們只隔一面牆,兩個男人有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主任啊,來吧。」


接下來。

主任推開我。

踏進了廁所。

恩,接下來不是我該寫的部份了。




導師講評

1.請不要將總統大選當做考不好的理由
2.請勿與同學互相打賭,特別是奇怪的賭注
3.可以告訴老師是哪幾位主任嗎
4.請勿亂改古詩詞,要尊重古人
5.請不要因為懶的寫,所以隨便帶過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長,我喜歡你。」

「學長,我愛上你了。」

「學長,你可以當我男朋友嗎?」

「學長……」

恩,以上這些話稱為什麼呢?應該叫,告白吧。

可是是在愚人節發生的事情。

愚人節告白,其實我不怎麼喜歡。

不論是真的或是開玩笑。

如果,是真的,純粹只是為了怕受傷,所以用這種節日當作盾牌告白。

那這樣子的愛並不完整。

沒有經過轟轟烈烈,蕩氣迴腸的感情波折。

這樣的愛情就好像少了點味道。

就算對方答應了。

自己也會懷疑。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把自己搞的這麼累?


那如果是假的呢?

那或許會傷害到某個人。

或許他臉上帶著微笑,但心裡卻是沮喪跟落寞。(學弟,不是說你。)


不過愚人節也是有好事情的。

例如學姊(還是他同學)畫了一張Q版我的肖像,感動~~^^





還有下午去買書的時候,恩,遇到一個自稱是蝴蝶的朋友(註:蝴蝶是網路作家,著有禁咒師……等等多部作品),一整個就是很神奇。


反正呢,愚人節也是有好事的。

至於告白。

啊啊,不好意思,早就已經習慣了!(甩甩頭髮,瀟灑微笑)

對了!下次信不要寫英文,拜託!

還有,學弟,你的字要練一下,這樣子不像女生啦,一看就知道是同志對我的告白……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戰將臨。

滿城風雨。



以上兩句是小說即將掀起高潮的經典名句。

但在今天(這算是回憶錄,應該可以用現在式吧……),青年節活動的前一天,我們青籌委員卻是。

「啊!太陽好大喔。」

「好舒服喔……」

或者。

「今天便當吃什麼?」

恩,不緊張。











然後,我們八點在救國團集合,翹掉了學校的課(因為救國團忘記發公文的樣子,所以目前在學校紀錄我是曠16節課……),然後開始一天行程。

早上是去,恩,我找一下相機。

是去嘉義縣政府,然後本來是要找縣長,然後縣長沒空找副縣長,副縣長沒空找議長,議長沒空變成找副議長,最後是秘書長出來跟我們會面。

從縣政府回來後,差不多十點多快十一點,然後我們開始搬……安全帽。

說到這安全帽真是讓我們練身體的ㄚ~~~~~~

從貨車上搬下來,搬下來後搬進去房子裡面放好,然後下午再搬出來,再搬上貨車去活動預定地,然後再搬下來,然後再搬到岑放的地下室前面放好,等搬好後,再搬進地下室。(親愛的同學,請別忘記,隔天3/29是活動,所以還要再搬出來一次!)

一整天的活動量真是非常充足……。



中間為了要殺時間,我們要等到預定時間才能去市政府,所以我們一群人就從中正公園晃阿晃,晃阿晃,晃去文化路(文化路是嘉義的熱鬧地方),一群人穿青籌的黑色制服,恩,請大家自行想像一下。

後來真的太無聊,我們只好騎機車慢慢晃去市政府。

說到這。

那真是太刺激了。

給副召載,中山路騎到快七十,平均六十(心臟差點跳出來),後來換我自己騎時,跟一樣新手的心妍互載,時速大概不會超過35吧……(我怎麼聽到有人在笑我?)

下午基本上,我們是去市政府跟副市長會面,然後送請帖,還討論了一下現在的教育政題,聽說未來這幾年嘉義市會有滿多好玩的地方……^^。







然後拜會完後,我們又回到中正公園搬東西,然後,騎車亂晃。









最後回去救國團吃便當,準備開會。

開開開,開會開到九點多我就先回家了,因為隔天要考英檢壓!!想說先回去洗個澡聽一下聽力,結果。

我睡著了。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咧!後來睡到兩點多想起來我的隔天要穿的青籌制服沒有洗,還爬起來洗衣服,然後晾在外面。

想當然,隔天沒有乾。(好濕ㄚ!!!!!!)

總算到青年節活動當天,本來想說,如果有空的話借車騎去嘉女去一下,結果,恩,不好意思,我失約了(有磨刀的聲音!?)。

真的一整個就是很忙很忙,忙到分身乏術,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
還要應付奇怪的老人。

例如有老婆婆不知道這是幹麻的,問我們說,「啊~~崊ㄗㄟ細蝦密挖洞?甘是二號ㄟ~~?(翻譯:你們這是什麼活動?是二號的嗎?)」

還有這樣子的。

「喔喔喔!牽腳踏車給你看就可以領摸彩卷跟安全帽喔!」然後他跑去跟那些阿婆講,一堆阿婆都牽他們的菜籃車跑過來……

恩,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然後中正公園忙完後,我們開始場地復原,要把東西搬過去文化中心接另一個歌唱大賽的活動。

路上看到一個阿婆在電線杆旁邊賣飲料,是那種一箱一箱拆開零售那種。

停紅綠燈燈時他一直叫我買,但是沒有零錢我一直說不要。

然後我載的那個嘉家的同學,直接就買100元。

看了,我有點慚愧(我好狠心ㄚ……),然後,也很感動。

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有好人的……

到文化中心後去幫忙場地佈置,佈置玩吃便當,然後還演了一下奇怪的短劇…(等等請注意照片,那不是麥克風……)

下面的是合照跟其他照片



























後來下午就去考英檢啦,去考英檢還被嚇到。

除了嚇到還被騙。

正確來說,我是被嚇到兩次,然後被騙一次。

剛開始在等入場時,被兩個學妹嚇到,突然就大聲的喊說,「何健鳴!!!」

害很多人都轉過來看我,我好害羞喔~~(謎之音:你又說謊了……)

作文還好,口說的話。

嘿嘿,我想,我念的最好的大概是座號吧……

考完後,我想說去拿個出席證明,證明一下我有來然後跑去找監考老師。

他簽完名後跟我說,「同學,你去試務中心318教室找承辦人員蓋章。」

然後我就跟小學妹跑去。

一開門。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是口說試場ㄚ!!!!!

一下子,一整間考場的人都在看我,害我小害羞了一下(我怎麼看你很自豪的樣子?)

然後一整個就很無言的。

結束這一天。

(我的結尾好爛ㄚ……不過不要罵我,因為我媽在罵我了阿!一個人罵就已經很控補了,不要落井下石好嗎?我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風很涼,夜景,很美。

女孩,和一個男孩在山上的一個涼亭,坐著,看著。

許久,女孩微笑,看著把半邊表情隱藏在陰影中的男孩。

「今天是我生日耶!說點浪漫的話哄我聽聽!」女孩俏皮的說著。

男孩微笑,「要說什麼呢?說我很想你的話,那平常都說過了呀!」

「不管!今天是我生日!」女孩搖著男孩,男孩輕笑。

「甜言蜜語聽多了,可是會失去那麼一點點味道呢!」男孩偏著頭。

「那就不要甜言蜜語啊。」女孩靠到男孩肩膀。

男孩輕輕摟住,「不要甜言蜜語,那要說什麼呢?要哄你的話不是要這樣子讓你小開心一下嗎?」

「不管!你想辦法。」女孩任性的說。

「好吧,我慢慢想。」男孩還是掛著微笑,但是輕輕的抱起了女孩,「我們一邊下山一邊想吧,如果想的到答案的話,那我會告訴你的。」

「好吧……」女孩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



野狼125在山路呼嘯而過。

隨著一個彎,一個彎的回轉,女孩對男孩的沉默終於感到不滿。

「喂!說句哄我的話很難嗎?為什麼要想這麼久!」女孩偷捏了男孩一下。

男孩痛的齜牙咧嘴。

「我很努力的在想了啊!很痛捏!」男孩抱怨,「你還捏!」

「不然你說答案,我就不捏!」女孩看著男孩的苦瓜臉,又補上「今天我生日,有權力這樣任性喔!」

「好啦好啦!」男孩嘆口氣。

又過了一下子,男孩還是想不出任何答案,所以一樣沉默。

「你還是想不出來?」這次換女孩嘆氣。

男孩笑笑的,抓了抓頭,一副今天天氣真好的樣子。

「好啦,那我問問題,你回答!」女孩說。

「這當然阿!我最不會說謊了!」男孩鬆了一口氣。

女孩聽見男孩這樣說,又補上,「絕對,絕對,不可以說謊喔!」

男孩點頭。

「如果,我們很久沒有見面,然後我還沒答應要你女朋友,你會不會變心?」女孩想了一會兒後,慢慢說出。

男孩微笑。

「如果,你也喜歡我,曾經給我承諾,我會一直守著它。」

聽到這回答,女孩亮了眼睛。

「那,你會愛我多久?」

男孩深呼吸,深呼吸。



「我會一直愛你,一直愛到,你不愛我以後,再多一秒鐘。」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藉口,害了我好多。

以前的我,總是一直找藉口。

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藉口……

我一直在找藉口。

因為我,就是面對不了。

痛,很痛,痛醒了。

所以,真的要面對了。

面對的,就是要面對。

該來的還是會來。

就像是西點軍校裡,只有四句話。

「Yes, Sir.」

「No, Sir.」

「No excuse, Sir.」

「Don’t know, Sir.」

在裡面只有這四句話,你可以隨便選一句回答,但就是要對你說的話付出責任,

還有。

沒有藉口。

現在的我。

學著,沒有藉口。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靠!」我看著這逼近110公里的速度在我腳下奔馳而過,那真是他媽的讓我心驚。
之宜拉著我,臉色更白了,好像隨時都會昏過去一般。
相視,然後,狂奔。
奔向第一節車廂。

「呼呼呼呼……」我們兩個喘著氣。
「現在……怎麼辦……」她問。
「我……怎麼知道……」現在的我毫無頭緒。

先是被捲入奇怪的事件,然後,現在又遇到了跟鬼片一樣的情節,我想,我正面臨崩潰邊緣。

習慣性的手插口袋。

卻摸到了,糖果?

我掏出來,看著這玩意兒。

平常對我來說,我是不吃糖果的,除非是肚子很餓,又不能在上課偷吃東西時我才會跟旁邊的何健銘獲康耀文拿糖果吃,但這糖果,卻不是他們常吃的那種沙士糖,是那種很精緻的小糖果。

哪來的?不知道,反正在這種身心俱疲的時候最需要的就是糖份補充體力,順道一提,就心理學上來說,糖分可以帶來一種滿足的幸福感。
所以,我把那一小包糖果分成兩堆。
「給你。」我把包裝拿給她,自己一顆一顆的把糖果送進嘴巴,咬碎。
她看著我,「現在還有心情吃糖果?」,臉色白的不像話。
「補充一下體力,好好放鬆,反正,總會有辦法的。」我已經沒有體力再去擔心了,從早上,九點開始,到現在下午五點半,十四點五個小時完全沒有進食,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過的。

或許,可以說是,一種求生的本能?

不知道。

但確定的是。

現在整台列車只剩下我們在的第一節車廂了。

呼呼吹進來的風說明一切。

「那就這樣吧。」我站起,大有荊軻刺秦王之感。
「你要怎麼作?」之宜問。



「跳車。」我說。




嗯嗯,說是比較簡單,營造氣勢跟氣氛也很簡單,但是要跳就不是這樣了。

看著110公里的速度,應該是沒有誰敢跳吧。

在這邊提供大家跳車秘訣吧,「跳車時要沿著火車行進方向斜著跳,且跳 車後得繼續往前跳,才不會跌倒發生危險。」,但這只是理論而已,面對到超高速的速度這樣跳……我就不保證什麼了啊。

「跳不跳?」之宜看著我。
「理論我跟你說過啦……但跳還是需要勇氣。」現在的我好想唱梁靜茹的勇氣。
「跳了有可能會死,但是至少還有希望。」之宜說,她一直在深呼吸,「不跳,就只能在這台見鬼的火車上被餓死。」
「但是至少,要死在我們知道的地方吧,死了還有人能收屍。」我全身冒汗。

我們沉默。

一個熟悉的景物飆過。


「那是,嘉北車站?」我看著遠遠被拋在車廂後面的那棟建築。
「嘉北車站?那是哪裡?」之宜看著我。
「那是一個小車站的名稱,反正很快就會到嘉義車站了。」我說,「我們應該只有一次機會。」,補充。
之宜沒說話。
我在等待時間。

熟悉的景物逼近。

列車絲毫沒有減速。

所以意思就是沒有停靠嘉義站,也代表了。

跳車。

等我意識到跳車時,整個身體比思考更早做出反應,就在意識的前零點一秒,我整個人就已經抱著之宜在半空中。

然後看著火車衝進火車站,看著衝進火車站那一瞬間,突然消失不見。

然後狠狠落下。

接著是一串的天旋地轉,天旋地轉,天旋地轉,最後,被吸進黑洞。

昏迷。



昏迷,其實跟睡著沒多大差別。

一個淡入,一個淡出。

醒過來,一個月了。

「嗨!老弟,你醒拉!」一個渾厚的聲音。

我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病房,然後是一個大叔,而且還是警察。

「警察,這很正常嘛。」我第一個心裡想的念頭是這個,但是第二個念頭開始發現許多事情,「靠!這哪門子正常,跳車雖然被抓到,但也只是當作一般突發事件處理,有需要派警察在一旁監視嗎?」

我環顧病房。

窗戶很普通,牆壁很普通,門口很普通,恩,這樣說不對,應該說,扣掉我身旁跟另外一個站在門旁的警察後一切就很普通。

「現在是什麼情形,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裝傻。
「你跳車後被人家發現在路旁的草叢奄奄一息,所以我們就把你送到這邊來啦!」他很有朝氣的回答。
照常理說,應該是一把抓住我的領子狠狠鬼叫,叫我不要裝傻,好好把所有我知道的事情說出來,但他不動聲色的陪我演裝傻的戲,這傢伙不是簡單角色,「是喔,那真的很謝謝你們呢!這麼盡責!對了,我是昏迷多久了?」,一邊問,一邊暗中活動筋骨,被子有點厚,所以拉筋時的劈啪聲幾乎傳不出來。
「一個月呢!」他笑笑,手上已經熟練的在寫筆錄了,「這樣子,我們很難辦事情耶!因為你一昏就是一個月,也害這案子壓了一個月。」
「啊?跳車的案子也要這樣大費周章。」我繼續裝傻。
「跳車已經辦完啦,我幫你拿你口袋的錢補票了,然後把它登記成意外事故,還申請賠償呢!」他從旁邊的茶几拿出一個褐色信封袋,沉甸甸的。
「謝謝啦!」我微笑,心裡暗自讚嘆他不是普通的棘手。
「但是,我們有事想請你幫忙。」他靠近我。

「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的,到哪去了?」他壓低聲音,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體溫漸漸因興奮而升高。
「你幫我們補完車票,就沒事了吧!」我繼續裝,「這樣子應該不需要請她當面說明吧。」
他當機了一秒,站起身,離開了我的病床,大笑。
「這年頭,要這樣子那麼會演的,沒幾個啊!」他的笑聲在狹小的病房中迴繞,激盪。
我沒回話。
因為另一個警察進來了。
「老胡,這小子就像我跟你說的,不好拐吧!」門口的警察說。
「阿昌,你看人真是有一套,我欠你一碗滷肉飯。」問我話的警察說。
「現在看他好的差不多了,該帶回警局了。」阿昌說。
我慢慢下床,穿好鞋子。
「不好意思,只有車票的事,應該不需要我陪你們到警局走一趟吧!」我深呼吸,運氣,肋骨劈劈啪啪的悶爆。
「你想逃?」老胡瞇起眼睛。
我點頭,昂首看著他們兩個。

我都可以,一個打三四個人呢!還怕你這兩個警察?

笑話!

我掌心朝後,開戰。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痛過,才會醒。

是吧。

但痛,卻不一定痛的醒。

但這痛,痛了,第三次,才徹底醒過來。

椎心刺骨,一整個,狠狠的把我打醒。

把我從那自以為是的夢中救出來。

第一次,走錯了那一步,恩,情有可原。

第二次,還是走錯了一步,恩,沒記取教訓。

第三次,這次,還是一樣。

我是笨蛋。

這次,真的徹底醒過來。

感謝,那囂張的戰帖,讓我找到以前自己曾經這麼自信,這麼囂張。

感謝,那戰帖,囂張的,卻也有那麼一點實力的,讓我醒過來。

不再迷惑。

就是一直被迷惑,才走不出來。

現在,痛醒了。

是該讓自己做點事了。

過去的我,囂張,缺少圓融。

現在的我,找回的,不叫囂張,叫做,久違。



現在,我微笑著。

看著那好久不見的自己。

回來了。


「兄弟,你醒了。」

我這麼說。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座位,通常都是一件刺激的事。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跟誰坐,或者是,你不知道你下個位置是不是會在老師的關照範圍以內。

說實在,我滿喜歡這種抽座位時的刺激。

但抽到不好的座位就不是這樣了。

「OH!X!怎麼會這樣!」蔗是我高二下第一次換位置時發出的驚呼聲。

全部七排,老師開放第一個位置給大家選,你可以自願去前面坐,普渡眾生。

但就是他奶奶個熊!偏偏我就抽到了沒人選的位置。

嗯嗯,在公媽位旁邊(編按:所謂的公媽位就是在講桌前面的位置),那整個就是很不爽!套句阿康說的話,「那真是天天開心ㄚ!」

後來,抽第二次位置時。

很開心的抽到全班的夢幻之位,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沒有人管的到,就算你在那邊拿PSP出來打也沒有人鳥你。

我整個人就過著閒雲野鶴的日子。(不好意思,我沒有PSP,所以沒這麼混啦!)

但現在突然就是被調回中原地帶,整個就很不習慣。

原本在窗邊,抬頭就是藍天,就算窗戶關住,你還是可以聞到天空的味道。

但現在在中原地區,只能遙望。

「很渴望天空。」,我的心裡發出這樣的聲音。

是不是一種心理上的反射,我不知道。

但之前寫過。

我喜歡悠哉。

喜歡看著天空。

喜歡吹風。

這樣子我就很滿足了。

SO,可以的話。

請為我祈禱,讓我再坐到窗邊去吧。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我生日,很開心。

其實比以前的生日好玩多了。

遇到認識的就叫他唱歌給我聽,嗯嗯,最近不知道怎樣,喜歡上聽歌了。

雖然說,一堆人都唱「生日快樂」,但還是感受的到你的關心~~~(下次請換首歌好嗎…)

然後這邊感謝,所有傳簡訊的朋友們。

竺螢的陪我跨進十七歲。

康耀文的好意。(你的片子留著自己看吧)

感謝學姊珮琳的名片盒。

感謝雅柔跟他媽送的圍巾。

還有一群學弟妹乖乖唱歌給我聽。

對了!還有處室阿姨也有唱。

整個就是很感謝。

今年十七歲,就是這樣,明年十八,整個就是要更成熟了。

回頭看看自己,真的成長很多,尤其是曾經跟我一起度過這些年的朋友們。

本來想說,要再拍個影片起來跟大家道謝的說,但是相機被我媽拿出國了,so,改天換我唱首歌起來給大家聽聽吧~~



在這邊。

再一次感謝大家。

謝謝你們,給了我,這麼溫暖的生日。

你好,我是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